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競技 > 新紀元119年 > 200 很有前途的職業(作者:第十個名字)
新紀元119年

《新紀元119年》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200 很有前途的職業

    “陛下,您有沒有比較安全的選擇?比如卡尼迪王國……”越分析越絕望,新伊甸世界里最強帝國的皇帝,轉瞬間突然成了走投無路的逃犯,真是莫大的諷刺。看.毛.線.中.文.網

    洪濤現在也沒招可想了,唯一的期望就是能趕緊把這兩位送到她們想去的地方,自己換個身份該干啥干啥去,這個游戲自己玩不起。

    “確實,卡尼迪王國可能是唯一安全的地方……可我不能公開去,甚至都不應該去,你能理解嗎?”可能是覺得對著別人后背說話太別扭了,也有點適應了衍生物溶液的密度,賈米爾女皇靠著艙壁慢慢轉到了洪濤側面,這樣三個人就都能看到對方。

    “陛下,我能問句不該問的話嗎?”看著那張有些蒼白但仍舊精致的臉,洪濤心中既無奈又佩服。這位皇帝的具體情況自己不了解,可以說她能力不足,也能算眼高手低,但在人品上必須夠檔次。

    都自身難保了,不說趕緊想怎么翻盤,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得付出百分百的努力去爭取,反而怕給別人帶去災難。她所說的不應該去卡尼迪王國就是怕引起戰爭,這種可能性確實存在,還不小。

    “叫我熱法吧,從法理上講,很快我就不是帝國皇帝了……”確實和別的皇帝不太一樣,她對權利好像沒有刻骨銘心的眷戀,還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

    “我想知道您的家族此時會不會有危險?”其實這不是洪濤想問的,他本來想問你是怎么當上皇帝的,既然當了就應該當好,不能就這么輕易放棄。

    可是話到嘴邊又不忍說出來,每個人都有信念,自己認為對的東西并不一定被所有人認同。什么是責任、什么叫放棄,由自己定義也不合適。

    “選帝侯是一種制度,既然我改變不了現狀,別人也同樣改變不了,說不定下一任皇帝還是薩拉姆家的。www.kmljur.icu很奇怪對吧?很抱歉唐泰斯先生,為你招來了大災禍,這本不應該是你該承擔的。放棄吧,在你覺得安全時把我送到任何一個帝國空間站,然后帶著金絲蘭返回王國,以后就不要再踏足帝國了。我覺得最好也不要在王國久留,返回聯邦更穩妥一些。金絲蘭會代我向您表達謝意,請原諒,只能這樣了。”

    哀莫大于心死,賈米爾女皇估計就是心死了。想想也是,皇位沒了、事業砸了、家族也指望不上,想找個人哭一鼻子都沒人敢收留,還得故作鎮定撐門面,盡量保持尊嚴,累啊。

    “不!陛下是好皇帝,不該讓壞人害了她!唐泰斯,我給你信用點,把陛下送到花族行星上去!”花毒公主第一個聽不下去了,上前一步像是要擋在皇帝前面防止她被人欺負,只可惜在衍生物溶液里任何動作都是慢的,看起來很詭異。

    “金絲蘭,不要任性……”女皇也用同樣的慢動作試圖把花毒公主拉回來,但她的力氣顯然沒花毒公主大。

    “好像是你告訴我的,花族永遠站在帝國皇帝一邊。如果我把陛下帶到花族行星,你猜花族族長會如何選擇?收留陛下就會給花族帶來滅頂之災,出賣了陛下會給你的族人帶來恥辱。”

    洪濤愿意相信金絲蘭不是故意做作,她還沒有掌握這門很高級的技巧。所以就不懟她了,可是后果還得說明白,以免她鬧起來沒完。

    “……那你說該怎么辦?反正不能把陛下交給壞人!”性格二,不代表智商也二,只要肯耐心解釋花毒公主的理解能力其實還是不錯的。對于洪濤這番話她聽進去了,估計也理解了,所以就更傷心了,有些事知道了比不知道還難受。

    “陛下,您怕餓嗎?”就算花毒公主不說,洪濤也不會把賈米爾女皇交出去。自打女皇決定不去向卡尼迪二世尋求庇護時起這個想法就有了。原因和花毒公主說的一樣,不能讓好人老倒霉。

    這位女皇是不是好人另說,到底該不該用好人壞人區分也另說,反正洪濤覺得誰順眼就愿意幫誰,哪怕因此讓自己坐蠟也要試試,且不計后果。

    “……我沒試過……”面臨生死時女皇也僅僅是臉色略顯蒼白,洪濤一個問題愣是把人家的臉色給問紅了,猶豫了半天也沒想出頭緒。

    “你也沒試過饑餓的滋味吧?”這是是問花毒公主的。

    “你到底想說什么!”花毒公主的臉皮可沒女皇那么薄,根本不打算回答這個很無聊的問題。

    “我想說的是不管要去哪兒,我們都要做好忍饑挨餓的準備。現在我們哪兒也去不了,只能慢慢等對方撤離。我是克隆飛行員,不需要常規食物,所以飛船上只有營養液。靠它能讓陛下和殿下的生命維持十多天,可饑餓感是無法消除的,會很難受……”

    說起這個事兒洪濤也笑了,笑得很無恥。總算是有了能碾壓別人的技能,哪怕對方只是兩個普通人,還是女人,依舊能感到無比暢快。

    “……有必要這樣做嗎?”女皇最先表達了異議,她寧可體面死也不想餓個半死。即便沒親身經歷過這種感覺,在帝國環境里也很容易見到饑餓的奴隸。

    “離開這里之后你想把陛下帶到哪里去?”花毒公主更關心另一個問題,自打被救上鼴鼠號之后她好像一句也沒說過自己的安全,真不枉女皇之前對她的信任。

    “哪里也不去,我們去當海盜,慢慢調查這次伏擊的背后主使者,看看能不能找到證據,如果陛下肯幫忙還是有成功可能的。從現在開始要聽我的指揮了,咱們先去看看伏擊者在說什么、在干什么!”

    洪濤其實也沒具體的計劃,他只是覺得既然能折騰天使聯合體,那再加個艾瑪帝國也不算末日,無非就是累一點。自己在暗他們在明,也不完全被動。

    “海盜!你?”女皇還沒說什么呢花毒公主就不樂意了,不是不樂意當海盜,而是不樂意跟著洪濤當海盜,太沒前途了。

    “唐泰斯先生并不像你看到的那樣,能把我們從重重包圍中救了出來,本身就很不容易做到。如果我沒猜錯,當時這艘飛船還在躍遷抑制力場里面,能強行躍遷的飛行員不會像你說的那樣。帝國皇帝……海盜,這是個新挑戰!好吧,試試看,以后我就是海盜熱法!金絲蘭,你也不能用族姓了,就叫海盜……”

    女皇就是女皇,即便在此種狀態下依舊能觀察的細致入微,做出的選擇也異于常人,對如此大的反差非但不感到難以接受,還饒有興致的給自己起了個新名字。只是輪到花毒公主這里有點難,看得出來,她對海盜這個職業很陌生。

    “叫海盜瑪麗吧。”給別人起名字洪濤最喜歡了,瞬間就有好幾個,這個不成還有備用!

    “她厲害嗎?”既然皇帝都準備改行了,花毒公主也不打算反對,只是對這個名字有點疑問。

    “她是上古文明里的一位女海盜,曾經叱咤海洋很多年,非常厲害!”洪濤很不地道,光說賊吃肉不提賊挨揍。這位瑪麗瑞德是女海盜不假,也確實風光過,但最終是被判了死刑才病死在牢里的,結局真談不上樂觀。

    “好吧,我是海盜瑪麗!”花毒公主還是不太了解洪濤,痛快的答應了。

    瞬間多了兩名海盜手下,還是女皇和公主,洪濤沒有絲毫得意。說的挺好聽,好像能予取予奪,其實苦頭還在后面。帶著兩個連飛船都駕駛不利落的女人,與其說是隊友不如叫累贅。但累贅也得扛著,自己點的菜,含著淚也得吃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