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競技 > 希靈帝國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你想回家么?(作者:遠瞳)
希靈帝國

《希靈帝國》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你想回家么?

    麥迪雯能夠穿越虛空的秘密被解開了:她和虛空之間有令人驚訝的親和屬性。看.毛.線.中.文.網

    這很不可思議,甚至沒法解釋:虛空本身是不會產生任何傾向性的,它不排斥任何東西,但同時也不親和任何東西,任何不屬于虛空的實體接觸前者之后都會被無差別對待,根據絕大部分人的常識,安然穿過虛空的方法就是硬抗,不管是持續修正身旁的信息狀態(神族常用方法),還是消耗性地釋放護盾(希靈使徒的技術),本質上都是硬抗,而小烏鴉在虛空中游蕩的方法,跟神族和希靈使徒都不一樣。

    “你看她現在的模樣,簡直好像在享受。”

    看著麥迪雯在虛空環境中歡快地飛來飛去,珊多拉忍不住用驚嘆的語氣說道。

    這里是位于“邊界地區”的試驗場,也是研究中心的一部分。影子城科研總部并非僅僅是位于城市中的一座建筑物那么簡單,它內部有非常復雜的空間結構,在其幾個關鍵位置上甚至有通向各種異空間的時空樞紐,這些時空樞紐甚至通向某個荒涼的宇宙,或者世界邊緣與虛空接壤的過渡區。在研究中心經常可以看到用特殊標志警示的幽深走廊,順著這些走廊前進,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出現在哪里,可能在跨過一道門之后你出現在碧海藍天的孤島,也可能站在荒涼的外星球表面,甚至有可能直接踏入宇宙。而我們現在所處的。就是研究中心的幾個特殊延伸區域之一,這里的空間坐標是個虛坐標,它不位于任何固定而已知的位置,事實上它是影子空間和虛空的緩沖地帶。

    要在這樣的緩沖地帶建立固定的試驗場可不容易。其難度甚至超過在虛空中航行,因為所謂“世界和虛空的邊界”是個不穩定的概念,在真實情況下。任何可被描述的東西都是不允許保持這種“中立”的曖昧狀態的,在這個邊界。穩定性夠高的東西會立即跌入有序世界,進入物質空間,而穩定性不夠高的東西會立即逸散到虛空中,被后者同化成基本的信息元。“邊界地區”試驗場等于是在這道刀鋒上強行開辟了一個中立區,在這個位置,你既不屬于有序世界,也不必擔心墜入虛空,只要忍受得了某種無法描述的現實剝離感。你還能長時間穩定地觀察世界屏障兩側不一樣的景象,這里甚至在大部分時間都遵循主物質世界的規則,以方便各種實驗活動的展開:到處都是高端技術。

    塔維爾將試驗場的環境調節至虛空傾向,讓麥迪雯在外面自由活動,而我們則呆在一個被嚴密保護起來的觀察站內,對那只巨大烏鴉自由翱翔的景象感嘆不已。

    我曾經坐在琳的背上飛躍虛空,所以我知道那只巨大的金色巨龍也等于有在虛空環境下翱翔的能力,但本質上。琳和麥迪雯是完全不一樣的。前者在跨越虛空的時候需要在身邊形成一片數學穩定區,利用這個穩定區保護自己,而后者……那只大鳥身邊相當大一片范圍直接就是安全地帶,現在看來,在這個過程中并不是她主動做了什么。而是虛空領域在她身邊數百米外就突然變得有序了。

    塔維爾沒辦法用已有的任何理論來解釋這個現象,最終,我們不得不找來了可能是專家的家伙:流氓女神冰蒂斯。話說不知不覺我已經把“流氓女神”當成冰蒂斯的封號了么……

    冰蒂斯被叫到觀察站,跟我們一塊觀察了半天,然后思考起來,最后她看了看我:“陳,說說你在虛空里行動的時候是以什么方式的。”

    “我在虛空里的時候?”自己頓時還真有點發愣,那句話怎么說來著,往往最熟悉的事情是最容易被自己忽略的,冰蒂斯突然問起自己這個問題來,我還真一下子回答不上來了,認真回憶了半天,我摸到一點頭緒,“好像跟平常活動也沒什么兩樣啊。對了,我到現在都沒感覺在虛空里呆著跟在宇宙空間里呆著有什么區別,我是說身體感覺上沒啥區別,虛空環境那種違和感還是有一點的,不過除了那點違和感之外,我覺得好像跟在外太空飄著感覺差不多。”

    冰蒂斯和珊多拉對視了一眼,嘆口氣說道:“那你知道我們在虛空環境下是什么感覺么?”

    “額,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恍然大悟。www.kmljur.icu

    “沒錯,你是虛空生物,你的生命本源就來自虛空,”冰蒂斯點點頭,“甚至可以干脆地說,你就是虛空本身,因此只要能控制好自己的‘逸散’過程,你在虛空環境下生存根本不用消耗任何東西。而據妾身所知,父神也有這樣的能力,還有休倫王,你們三個都是能在虛空中無消耗生存的。而除了你們三個之外,妾身所認識的人里面還有四個也能辦到相同的事情……”

    “四名主神?”珊多拉立刻反應過來。

    “沒錯,最高生命女神,龍神,黑暗女神,還有光明神,他們四個是受到父神直接影響而晉升起來的,據說他們在虛空中也能自由通行,全無消耗,甚至不用做任何防御,虛空都不會傷害他們。一直以來那對妾身而言都是個挺模糊的概念,不過現在,妾身覺得自己應該是看到實例了:麥迪雯的情況絕對跟四大主神一樣,雖然不是虛空生物,但獲得了跟虛空生物一樣的‘豁免權’。”

    小……巨烏鴉麥迪雯仍然在外面的試驗空間中自由自在地暢游著,飄來蕩去,興高采烈,全然不知道自己身處的地方是多么聳人聽聞,它拍打著翅膀,不過在這種環境下拍打翅膀也產生不了推動力。于是這家伙幾乎是原地打轉,就這樣,她還高興地跟什么似的,不時對自己身旁的觀察站揚揚脖子。好像在邀請里面的人出去跟她一起玩似的。

    “我現在倒在想另外一件事……”冰蒂斯看我們幾個都正在思索的模樣,突然將視線放在珊多拉和姐姐她們身上,“你們何不出去呆一會呢?”

    珊多拉和姐姐她們一愣:“啊?”

    “出門的時候總是呆在飛船里。你好像已經很久沒有暴露在虛空環境下了吧?即使偶爾為之,你也是在陳的庇護下才暴露于虛空的。”冰蒂斯笑盈盈地看著珊多拉,“你明白我的意思。”

    珊多拉了然,看著冰蒂斯:“或許阿俊的影響早就在我們身上出現了,只是一直沒人注意?”

    “畢竟你們沒人會閑著沒事去虛空里散步吧,這事兒擱神族身上也沒幾個敢想的。”

    珊多拉自告奮勇地第一個出去“試驗”,因為她是眾人里最有閱歷和經驗的,在過去她就曾經進入過虛空,雖然從未長時間在那里面呆著。也沒有像今天這樣,解除一切防護。不過即便出了什么狀況,她的實力也足夠安然無恙地回來,因此我才同意她第一個去外面。

    “感覺怎么樣?”冰蒂斯在精神連接中詢問道,珊多拉的聲音聽上去很是驚奇:“很……奇妙,我并沒覺得自己在虛空環境里,事實上我身邊是正常的空間,所有數學規律都還在正常運作。”

    不用珊多拉匯報我們也能從設備上看到。珊多拉身邊一定范圍內是秩序地帶,這個秩序地帶不是她主動出力形成的,而是虛空在和她接觸的時候自己秩序化了。就和麥迪雯身上發生的事情一樣。

    很快,姐姐和淺淺也出去試了一圈,后來還加上了潘多拉和維斯卡。接著聞訊趕來的泡泡也抱著自己閨女跳了出去,一幫子活蹦亂跳的家伙在外面這個暢游啊,有仰泳,有蛙泳,還有自由泳……當然全都在原地打轉,那地方又沒水。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原本應該挺嚴肅的試驗已經變成這一大家子的樂園了,冰蒂斯看著這幫家伙興致盎然的模樣幽幽感嘆:“娘的,妾身羨慕嫉妒恨了。”

    “咳咳,你不給我解釋一下?”我感覺自己可能明白了點,但具體原因還不是很清楚:自己身邊的人早已經跟著“改變”了?像現在這樣能在虛空中呆著,就是成果?為啥?

    冰蒂斯看了我一眼,猶豫半天才小聲問:“你真的要聽?”

    我想了一會,頓時勃然:“你這是鄙視我智商呢!”

    冰蒂斯一攤手:“就你這反應速度還需要鄙視?好吧好吧不鬧了,我跟你簡單說說:你知道,虛空是萬物之源,它包含一切,任何可以被描述的和不可以被描述的東西都同時被包含在這里面,因此同時它也表現為絕對的‘零’,你可以說它什么都有,也可以看做什么都沒有,總之它本身不能呈現出任何可以被理解的‘秩序態’,因為在任何情況下,‘秩序態’就意味著不再純粹,而是有了屬性和傾向性。但虛空生物是唯一一種例外,你覺得自己是不是有秩序的?”

    我想了想:“應該是吧,我挺有原則的。”

    冰蒂斯一臉呆滯:“我就不該跟你說這么高端……算了,總之你就記住,虛空生物是絕對的秩序態,多元宇宙里面沒有比你們仨更真實更高端的‘實例’了。我們神族是這么猜想的:虛空包含了一切,因此它首先包含一個‘絕對不表現出任何傾向和秩序態’的概念,而既然有了這個概念,它同時也應該包含一個‘必須表現出傾向和秩序態’的概念,而你就是后者的表現形式,父神說過,虛空生物應該是為了填補虛空在基本屬性上的缺失而產生的,一個同時包含‘有’和‘無’狀態的東西,‘有’就必須被出來,也就是你和你倆親戚。因此你才能以虛空的身份產生秩序。嗯,你沒聽懂吧?”

    我橫眉立目地看著這嘴巴不饒人的家伙:“現在我可打得過你了啊。”

    “也就欺負女孩子吧你,”冰蒂斯沖我揮揮拳頭。她竟然還敢自稱女孩子……嗯,好像也沒說錯,“那現在切入正題,虛空生物是虛空在維持原有屬性的基礎上承認秩序的表現形式(這句話我在腦袋里劃拉了半天也沒斷好句)。那么換句話說,你身邊就是秩序。現在離你最近的事物紛紛受到影響,目測這個影響范圍好像就是你家院子。那這個范圍就是‘你的身邊’,那只傻鳥。還有你一堆閨女,你一堆妹子,你一堆……好吧我都說不下去了,反正這些人已經沾染了這個屬性:虛空的秩序化表現。”

    “結果就是……”我看了外面一眼,“可以在虛空里自由泳?”

    “不是在虛空里,”冰蒂斯很有深意地看著我,“是在你身邊,這些人被固化了。你知道一個名字,叫‘神之側’,就是站在神旁邊的人,你的家人和那只烏鴉就是,不管他們走到哪,其屬性都已經是‘神之側’,這個概念是超越一切距離定義的,他們腳下就是你的‘身側’。”

    我在那合計了半天。決定不繼續追問這些問題了……

    珊多拉總算沒有跟其他人一樣在外面玩上癮,她很快就回來了,臉上還帶著愉快的表情,很是高興地說道:“原來是這樣,我們的變化早已經開始了。但根本沒人察覺到。”

    “誰又能知道你們會先在這個方向上變異呢?”冰蒂斯聳聳肩,“發生在陳和你們身上的事情,只在無數歲月之前在父神和四大主神身上發生過一次,那時候的歷史就連父神自己都記不清楚了,所以咱們現在都是從零開始摸索著來的。不過我也好奇誒,你就真沒覺得體質上有一點變化?你看看那只傻鳥,她的變化都翻了天了!”

    珊多拉皺著眉,很是困擾地笑起來:“我也挺好奇的。我以為假如自己也在阿俊的影響下產生‘晉升’的話,至少自己能明顯地發現身體有什么變化才對,可是現在看來,我們的變化跟有形的東西無關。嗯,對虛空的‘親和力’,或者說是被豁免的能力,這嚴格意義上仍然是阿俊的力量,應該相當于他在我們所有人身上施加了一個效果永恒的buff——泡泡常用的這個詞在這兒還真合適。所以或許將來我們還會有什么別的變化吧。”

    “誰知道呢,”冰蒂斯嘟嘟囔囔著,“如果你的說法正確,那你們幾個仍然等于沒產生變化,只是陳的力量蔓延在你們身上而已。唉,這個問題太讓人頭疼,不想了,有時間我回去問問我們大姐大,說不定她知道什么。”我大吃一驚:“你還有大姐頭?臥槽那得是多牛b的一人物啊?!”

    “最高黑暗女神,你以為誰呢?”冰蒂斯不滿地白了我一眼,“妾身就認那一個老大。”

    我嘿嘿一樂:“就認那一個老大?那父神怎么算?”冰蒂斯吐吐舌頭:“那屬于家長……”

    關于發生在姐姐她們身上的這種變化,還有很多東西要研究,這不是一時半會能完成的工作。珊多拉現在最關心的是三點:第一,能夠免疫虛空的影響是否是她們自身產生的變化?第二,是不是家里每一個人都已經受到了這種影響,甚至包括冴子和安薇娜這樣弱小的個體?第三,今天中午吃啥?

    經過一番權衡之后,珊多拉決定先放下前面兩個問題……

    我們帶著完成身體檢查之后又恢復成小女孩形態(過程是這樣的:大烏鴉先把小麥迪雯吐出來,然后踱著方步回它的異空間去……)的麥迪雯回了家,發現昨天晚上出現的那個叫香草的小姑娘已經醒了,正和安薇娜一起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低聲交談。

    安薇娜給香草洗了個澡,然后給她換上了一身和麥迪雯差不多的衣裙,俗話人靠衣裝真是沒錯,這樣改頭換面之后的小姑娘頓時和昨天晚上那個灰頭土臉的土妹子有了天壤之別,氣質就好像……就好像麥迪雯一樣。好吧我承認自己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一個搓衣板中學毛丫頭的氣質,印象中唯一一個在這個年齡段還有氣質可言的只有一個叫白井黑子的家伙,那家伙有輻射范圍二十多米的變態光環可以被稱作氣質……

    “呦,看樣子休息的不錯,”我對香草揮揮手,然后看著麥迪雯歡呼雀躍地撲到安薇娜懷里,對后者說道,“你閨女身體沒毛病,我們倒是發現她超進化的挺厲害的。”

    安薇娜頓時滿臉紅暈:“主人,您就別拿這個話題繼續了好么?”

    香草有些拘謹地站了起來,然后一臉驚奇地看著我們一大幫子魚貫從客廳里的傳送門走出來,嗯,驚奇,她臉上的表情是驚奇而不是震驚,這說明空間門對她而言還不是從未想象過的東西?我猜她的世界肯定也有類似傳送魔法的玩意兒存在。

    “嗯,嗯……你們好。”小姑娘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于是笨拙地鞠了一躬,引得我不由自主地笑起來:“怎么突然這么拘謹了,昨天晚上不是還好好的么?”

    香草不好意思地笑起來,似乎也覺得自己有點反應過度,她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往麥迪雯身上飄,似乎想和后者打招呼,在這個陌生的地方,只有麥迪雯是唯一能讓她產生點依靠感的存在。我把安薇娜叫到身前:“你把家里的情況跟她說了么?”

    安薇娜點點頭:“都說了,不過她好像聽不太懂——她甚至不知道大地之外有什么,更別提多元宇宙了。”

    我了然地點頭,這些都在自己預料之中,然后坐到了香草旁邊,盡量和藹地問道:“那什么,你想回家么?”(未完待續)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北京快中彩开奖直播现场 时时乐上海走势图 江西11选5出号有规矩吗 网上哪里买福建快三 华瑞优配 重庆快乐10分玩法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 湖北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 股票下跌图片 广东11选5官网开奖 炒股学习 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走势图 湖北30选5最近100期奖结果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