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非常大小姐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白司宏的期待(作者:永恒熾天使)
非常大小姐

《非常大小姐》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百五十六章 白司宏的期待


  既然是相親,那么最終能不能對上眼,就要看當事人的態度了,白家和張家雖然對此事的態度是樂見其成,但也知道強扭的瓜不甜。不過從目前雙方的表現來看,這事多半還是能成的。
  “那你要說的第三件事是什么?”白瀟好奇地問。
  白芷瞇了瞇眼,“第三件事,其實是我媽娘家那邊的事情啦,過些日子我舅舅家的二女兒要嫁人了,所以我想跟姐姐你商量個事。”
  “什么事,說吧。”白瀟一邊享受著妹妹的按摩,一邊語氣淡然地道。
  白芷口中的舅舅自然不是白瀟的親舅舅沈昱竣,而是后媽趙捷那邊的舅舅。趙捷有一個哥哥,白瀟這個原配之女自然也跟白芷一樣,要管他叫舅舅。這位趙家的舅舅一共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前年便已經嫁人,這次要結婚的是他的二女兒趙芊芊。
  說起這個趙芊芊,白瀟一點也不陌生,畢竟是自己“表姐”來著。趙表姐今年二十五,從事金融方面的工作,男朋友是她的同事兼大學校友,兩人交往了差不多三年,感情一直還不錯,年前的時候就在準備婚事,現在終于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只是不知道白芷要跟她商量的是什么事。
  “這件事對姐姐而言很容易的,就是……能不能把你的車借我用一下,我想給他們當婚車來著。”白芷靦著臉說道。
  白瀟聽完,恍然道:“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事呢,原來只是借一下車的事情,當然沒問題!”
  聯系到妹妹的請求,她心里一下子明白,為什么之前妹妹一個勁地鼓動她讓她把車子開到京城來了,原來是打了這方面的主意。老爸雖然有一輛文石銀的奔馳邁巴赫s級,但因為有些年月,自然沒有白瀟的瑪莎拉蒂來得嶄新大氣。
  不就是想用她的車作婚車嘛,這很容易!白瀟想都沒想,直接應承下來。
  “嘿嘿,姐姐真好!”白芷眉開眼笑。
  白瀟肯借車,這份功勞可是算在她白芷頭上的,白芷覺得自己倍有面子。
  按捏肩膀的手更加賣力起來。
  白芷的手很柔軟,按在肩膀上特別舒服。
  “嗯~”嘴里發出舒坦的聲音,白瀟稍稍挺了下腰肢,示意白芷也順便幫她捶一捶脊背這邊。
  白芷自然照辦,軟萌的妹子不斷討好自家姐姐。
  “對了,時間不早,該睡覺了。”
  半晌過去,白瀟看了眼書桌上的鬧鐘,上面顯示已經差不多十一點,于是站了起來,舒展了一下雙臂。
  “噢噢!”白芷叫了聲,看著白瀟的背影問:“姐,今晚你睡哪邊?”
  “我回自己房間!”
  白瀟回頭道了聲,說著準備出門。雖然對于自己的臥室被整成了女生閨房感到有些不適應,但畢竟是自己的房間啊。
  “這樣啊……”見白瀟準備回房睡覺,白芷連忙跳了起來,風風火火地跑進了衣帽間。
  白瀟看到后,柳葉般細長的眉毛微微一挑,眼神中有些若有所思,不過她沒說什么,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再次推門進入,看了眼變化頗大的房間,白瀟先是怔了幾秒鐘,一股淡淡的陌生感在心頭縈繞了下,但很快便被一陣釋然所驅散。
  手里抓起一只毛絨公仔捏了一下,她搖了搖頭,一絲淡淡的笑容一閃而過。之后走進衣帽間換上了睡覺的衣服,順便進到衛生間刷了刷牙齒,洗了把臉。
  出來的時候,不出所料的,她看到一身睡衣的白芷已經率先撲到她床上了。妹妹和她一樣,屬于高挑的身材,此時裹著小被單,露出了她那胖瘦適中、雪白細膩的四肢,見白瀟出來,便朝著她露出一副憨憨的笑容,小虎牙一露,很是明媚。
  得了,自家這個小妹,又是想跟她一起睡了。
  看著活脫脫一小仙女模樣的妹妹,白瀟笑了下,對此倒是不排斥。畢竟上次回家的時候,妹妹也是天天纏著和她一起睡的,漸漸地,也對她的行為見怪不怪了。
  熄燈,躺在柔軟的床鋪上,白瀟忽然發覺房間中似乎有股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并且在昏暗的小夜燈的點綴下,一股溫馨愜然的情緒也是油然而生。
  這一夜,似乎很漫長,白瀟和白芷又說了許多悄悄話,這才架不住困意合眼而睡。而對于一些人來說,這一晚,卻是一個不眠之夜。
  距離白瀟她們不遠的房間里,丁錦佟便是這種感覺,此時林劍已經睡著,而他那胖胖的身軀卻是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
  這一次京城之行,可謂讓丁錦佟大開眼界了。雖然以前的時候從白瀟擁有一輛瑪莎拉蒂便可看出,她應該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女兒,可到了京城后,他才發覺自己還是有些小瞧她了,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大戶人家啊,和他們的家境比起來,自己這個“拆二代”,頂多算是暴發戶,或許,連暴發戶都還稱不上。
  令他欣慰的是這家人對他的態度似乎很好,女主人殷切熱情,沒有任何看不起的意思。從這點上,他不得不感嘆,眼界決定高度,真正意義上的大戶人家,確實有著常人所難以企及的素養。
  另一邊,白峴山,白家。
  大半夜的,天地昏暗,蟲鳥寂靜,整個白峴村除了明晃晃的路燈照得路面一片明亮外,各家各戶的燈光都已經熄滅。
  而此時,位于白家宗祠旁的一個大院里,一個古色古香,韻味雋永的房間中,燈火卻依舊通明。
  在這萬籟俱靜的夜里,白司宏站在一側墻壁前,一手扶著寬大莊重的校椅,目光看著墻壁上掛著的山水字畫卻是沉默良久,只見他眉頭微蹙,臉上露出著一陣思考的神情。
  不久,他開始踱步,步履間竟有些急促,這對于平時一直表現得沉穩似海的白司宏來說,是不可思議的。
  而造成這一結果的原因,卻是因為他在不久之前接到了次子白振東的電話,電話中白振東向他稟明了有關于白瀟的消息。而正是這個消息,令內心許久沒有波瀾的白司宏,忽然有些難以抑制的激動。
  作為白家的當代家主,白司宏肩負著領航人的角色,在外人看來,白司宏身為堂堂五大御靈家族之一白家的掌舵人,本身又是神海境的高手,是當之無愧的壓艙石級別的高手,照理說應該是風光無二了。然而有些重擔,是只有身處在白家家主的位置上才能夠體會到的。
  不錯,白家確實是五大御靈家族之一,即便在整個御靈界,也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
  可是,風光的背后,白家也有自身的問題。多年前,白司宏便知道,白家最大的問題是傳承。大家族想要延續并保持原有的影響力,擁有優秀的后繼者是必要的前提。然而不爭的事實是,白家在最近幾十年來,確實在走下坡路了。
  缺少旗幟性的后起之秀,這一點是非常致命的!
  至少相比于其它幾個家族來說,白家在這方面的表現確實有些不盡如人意,這一點,不僅白家內部知曉,就連外界,都有了些雜音。
  占據五大御靈家族之位,意味著話語權,至少在重大事情的決策以及資源的分配上,有著無以倫比的決定性作用,為此,不少自以為實力相近的家族,便一直覬覦白家的位子,企圖將白家拉下寶座,自己好取而代之。
  白司宏時常感覺路途艱辛、如履薄冰,優秀的后繼者誰不想要,可問題這不是想要就能有的,還得看老天爺是否賞臉!前些年好不容易出了一個白靈,白司宏經過斟酌,便想以她為標桿,重振白家聲勢,為此沒少“喂”她靈石,就是想一掃質疑者的雜音。
  好在白靈也不負眾望,前段時間以十二歲之齡抵達元臺境,震驚整個御靈界。隱約間,對白家的質疑銷聲匿跡了。
  然而白司宏清楚,有一個白靈還不夠,虛假的繁榮只能救一時卻救不了一世,白家想要真正衛冕,還得有更多優秀的子弟。
  這其中,自己三房這邊的白雨臣、白瀟、白芷,以及其它幾房的優秀子弟,都是家族重點培養的對象。白司宏算過,未來有望的子弟,大約十六七人的樣子,他們幾乎構成了白家第三代的基礎。
  只是這十六七個人中,目前還沒有看到具有開拓性的人才。
  本以為下一代中短時間內很難再有驚艷的表現了,然而就是在這個時候,白振東給他帶來了震驚的消息。
  他的孫女白瀟,竟然突破到了半步元臺境界!
  簡直瞌睡了就來枕頭!
  雖然以白瀟的年齡來說,這時達到半步元臺,委實算不得驚才絕艷,大略也只是守成之資,但如果考慮到她的覺醒時間才區區幾個月的話,那就大大不一樣了。
  如此趨勢下去,若是再過個幾年,白瀟的成就絕對是讓人期許的。白司宏的心思一下子活泛了起來。
  大院外,白振業接到父親的消息后匆匆地趕來。
  雖然不知道父親為何大半夜忽然間他叫過來,不過一進門,看到父親正站在房中思考,他不敢打攪,就靜靜地等候在一旁。
  好在沒過多久,白司宏回過神,看到白振業已經來了,笑了笑道:“來了很久了吧。”
  白振業笑道:“也是剛到。”
  白司宏點頭,示意他坐下。
  “爸,這么晚,你叫我過來這是為了什么?”
  落座后,白振業問道。
  白司宏含笑,心情不錯地道:“之所以叫你過來,是因為振東的一個電話啊。”見大兒子面露驚訝,他繼續道:“剛剛振東在電話里說,瀟瀟她……突破到半步元臺了。”
  “什么!”
  白振業一下子站了起來,不可思議道:“爸,你是說,瀟瀟現在是半步元臺境界的御靈者了?可她才剛剛覺醒而已,怎么這么快?”
  “我也覺得很詫異,不過振東已經檢查過了,是半步元臺沒錯。”
  白司宏擺擺手,示意大兒子保持淡定,接著將白瀟突破的過程說了一遍,帶著微笑問道:“這件事,你怎么看?”
  白振業稍作思考,也有些激動道:“如果真是如此的話,瀟瀟那邊,我們要好好培養了,說不定將來能給我們帶來更多的驚喜。”
  “不錯,瀟瀟覺醒至今不過兩三個月,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達到半步元臺,可見她的天賦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白司宏點點頭,表示贊同。一個御靈者能走多遠,自身的天賦非常重要,這一點,無論是白司宏還是白振業,都十分清楚。
  修煉之事不同于讀書學習,絕對不存在所謂“勤能補拙”的說法,行就行,不行就不行,非常的硬核且直接。外部的條件,雖然在客觀上能夠影響一個人的進步,但卻不是最原始的動力。事實上,外部的條件,負反饋的影響是要強于正反饋的,這就是所謂的,要讓一個人墮落很容易,但要使他成材,卻并非易事。
  眼下白瀟已經憑借自身的表現證明了她的天賦,那么接下來,如何給予她更好的環境,則是白司宏他們需要斟酌的。
  資源,可以朝她傾斜。
  家族里的長輩也可以盡心地教導她,盡為其師。
  這一切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她把過去欠下的功課統統補上。
  說到這,白振業忽然嘆了口氣:“可惜瀟瀟變成了女兒身,否則的話,即便是將她作為未來的家主進行培養,也不為過。”
  在家主繼承人這個問題上,白振業想得很透徹,白雨臣是自己的兒子,他自然希望兒子能夠成為第三代的扛鼎之人。
  可他也清楚,自己未來是要繼承父親的衣缽,成為白家家主的,所以考慮問題的時候,必須要站在整個家族的角度考慮。
  客觀地講,倘若真有白家子弟比自己兒子優秀,那么就算放棄讓兒子繼承衣缽又如何!所謂覆巢之下無完卵,白家才是所有白家子弟的根基,倘若白家失去了現有的地位,那么對于每一位白家子弟而言,受到的影響都是極其深遠的。
  何況對方還是白瀟,是他弟弟的孩子,從情感上也更容易接受。
  但現在的問題在于,白瀟變成了女孩子,這就讓問題變得沒那么簡單了。至少某種程度上決定了白瀟不可能繼承家主之位。
  白司宏不茍言笑,手指輕輕地彈著厚實的實木扶手,嘆道:“人生之事總是禍福相依,笑淚交織,瀟瀟這孩子雖然變成了女孩子,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她所得到的收獲卻未必就比失去的少,至少站在我們家族的角度是這樣的。”
  白振業默然點頭,對白瀟的將來也有了很強的期待。
  只是變成了女孩子,那么作為家主培養的想法自然作罷,但換個角度,不能成為家主,未必就不能在其它方面有所作為。培養,肯定還是要培養的,而且要盡力地培養!白氏一族不是家主一個人說了算的,在家主之上,還有一個更有權威性的宗老會議。即使退一步說,未來真的是自己的兒子成為了家主,那么白瀟也完全可以成為家族的宗老,她照樣可以獲得她的話語權。
  父子倆繼續交流了一陣,主要是為白瀟確立未來的定位,將事情定下后,白司宏便讓大兒子回去了。
  “這件事暫且這樣定下,后續的事我會征求其他人的意見,改天通知振東盡早帶著瀟瀟來一趟,我要親自看看我的寶貝孫女。”
  白振業聞言笑了下,點點頭離去了。
  白司宏將他送到門口,抬頭望了眼稀疏的星光,眼神微微閃動。<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