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大唐第一村 > 第三百六十章:官方拉票(作者:橘貓囡囡)
大唐第一村

《大唐第一村》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百六十章:官方拉票

    “虞閣老,不知您今日登門,是?”席云飛還是問出了心中所想。看‘毛.線、中.文、網

    虞世南瞥了一眼孫女虞香蘭,突然正色道:“老夫昨日已經見過三公主。”

    “……”席云飛與馬周還有木紫衣相視一眼。

    接著三人都是松了一口氣,看來虞世南是來表態的。

    見過三公主,也就是說,大家現在的陣線一致,很好。

    席云飛親自端起茶壺,為虞世南添了一杯,看了一眼虞香蘭面前的茶杯,順手也給添了一些。

    只是桌子比較寬,席云飛只能撐著桌子湊過去,身子這么一探,幾乎快要抵到虞香蘭,嚇得小姑娘嬌軀輕顫,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耳根子紅的能燒鐵,若是讓書院那些才子高徒看到平日里冷若冰霜的虞師姐竟然會有這副作態,也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席云飛倒是沒在意,坐下后,直接開口道:“虞閣老還請見諒,本來應該是小子先登門叨嘮的,只是這兩日忙得暈頭轉向,卻是讓您老搶了先。”

    虞世南不在意的擺了擺手,笑著說道:“昨日在茶樓,我還與信本兄聊起過你,說你舉辦的那場書法大賽很是別致,世人只識詩書,卻是不懂書法之精妙。”

    頓了頓,虞世南伸手用指關節敲了敲席云飛寫下的詞,道:“你小子雖然有幾分才情,但這一手字卻是……嘖嘖嘖。”

    木紫衣聞言,掩嘴輕笑,席云飛的毛筆字實在是丑到了一個境界。

    不過,接下來虞世南的話,卻是讓木紫衣驚詫又羨慕得緊。

    “這樣吧,老夫要在朔方待到二月龍抬頭,這段時日,你就來跟著老夫練字如何?”

    “啊?”驚呼的人不止席云飛,還有一直低頭不語的虞香蘭。看‘毛.線、中.文、網

    二者仿佛心有靈犀,驚呼之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四目相對不到頃刻,虞香蘭又低頭盯著面前的那首《虞美人》不說話了。

    席云飛尷尬的撓了撓頭,心道自己不至于丑到讓你不堪入目吧?一看到我就躲是幾個意思。

    但眼下,他糾結的不是虞香蘭的問題,而是虞世南的示好。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席云飛美滋滋的起身朝虞世南躬身一禮。

    虞世南見狀一怔,接著哈哈大笑,對于席云飛這種順桿爬的性情,仿佛很是喜愛。

    伸手將席云飛扶起,虞世南笑著說道:“拜師就免了吧,老夫只是看你的字實在讓人無法恭維,如此怎么配得上你的才情?反正老夫每日都要練字的,你便來跟著觀摩學習即可。”

    “是。”席云飛樂呵呵的頷首點頭,初唐四大家之一的虞世南是我師父,說出去誰信?

    沒看到馬周和木紫衣都是一臉的羨慕嫉妒嘛,可見虞世南在書法界的地位有多高。

    茶室內,唯有一人知道虞世南的真正目的。

    這人,就是天天要為祖翁磨墨的虞香蘭。

    ······

    翌日,朔方,所有的迎春樓皆是賓客滿堂。

    席云飛一首《虞美人》再次引爆全城。

    回文詩不稀奇,將一江春水改為虞美人也不稀奇。

    稀奇的是,這首詞竟然是為了一人所寫。

    一時之間,全城學子的焦點都集中在了虞香蘭身上。

    “輕煙黛鎖雙眉恨,背鏡情無準,唉,我們只看到了虞師姐人前的風光,卻不想她在書法造詣上能有今日的境界,是多少個心酸日夜磨煉出來的。”

    文懿書院的幾個學子圍坐暖爐旁,手里拿著抄錄的《虞美人》面露感傷神情。

    “是啊,寒天倚袖羅痕皺……師姐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有了今日的書法境界,可是我們呢,只看到了師姐的成就,又有誰去在意師姐的付出?”

    “各位,我也是朔方出身,但這次,我可能要對不起紫衣姑娘了,雖然我出身朔方,但我同時也是文懿書院的一份子,不為其他,就為了師姐的這份堅忍,我也要投她一票。”

    “不,周師兄說的沒錯,雖然我們都是朔方人,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們師從文懿學院,便也算是文懿學院的一份子,與師姐自是兄弟姐妹相稱,我決定了,我也要投師姐一票。”

    一眾文懿書院的學子面面相覷,最后舉杯同飲,眼里滿是對虞香蘭的欽佩之情。

    “各位師兄弟,我覺得只是我們投票還不夠,為了讓更多人知道師姐的不易,周某覺得,咱們有必要為師姐拉票,如此,我們組織一個后援團如何?”

    “后援團?周師兄這個主意好,為了師姐,小弟第一個加入。”

    “對,為了師姐,我也加入。”

    “我也是。”

    “一起一起……”

    那周師兄聞言大喜,轉頭朝酒樓柜臺喊道:“來人啊,上酒,今日我要與眾師弟不醉不歸。”

    “喔喔喔~~~師兄威武,不醉不歸!”

    整個迎春樓瞬間火熱起來,躁動的學子們一個個嘶聲裂肺的喊著要給虞香蘭四處拉票。

    柜臺里,酒樓掌柜一臉無語的望著帶動氣氛的那個周姓學子。

    “唉,要是讓東家知道郎君又在自家酒樓敗家,我這掌柜之職怕是又要不保。”

    “咳咳。”周豐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柜臺旁,朝掌柜的說道:“老叔說的什么話,我是那么不通情達理的人嘛,呵呵。”

    掌柜的見周豐親至,急忙迎了出來:“東家,您怎么來了?”

    周豐朝他點了點頭,轉頭看向基情四射的酒樓大廳,自家那個敗家的傻兒子正攬著幾個同窗高呼:師姐萬歲呢。

    “沒想到這臭小子還能有點用武之地,這次做得不錯,呵呵。”

    “啊?”掌柜的聞言一驚,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周豐,又朝場上呼朋引伴的周小郎看去。

    周豐拍了拍掌柜的肩膀:“老叔不用擔心,這次是我有意安排的,這小子要多少酒就給他多少,反正過不了多久,咱們都能翻倍的賺回來。”

    掌柜的雖然不知道周豐在玩什么把戲,但還是點了點頭,反正酒樓是人家的,主人家想怎么揮霍都可以,自己照辦便是。

    而此時,迎春樓二樓的一處包廂內。

    “太過分了,這席小郎君簡直太偏心了,這不就是公然幫虞娘子拉票嘛!”

    女扮男裝的歐陽玉梅身旁,小丫鬟一身伴讀書童打扮,氣得直跺腳,就差沖到席云飛面前指著他的鼻子,罵他官方拉票,狗編劇,狗導演,破爛節目沒人看了。

    倒是歐陽玉梅很是淡然,看著桌案上正反抄錄的那首《虞美人》,眼中異彩連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