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三章 第二個不吃蒜的少女(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六十三章 第二個不吃蒜的少女

    “為神馬啊?你運氣就那么好?”

    陳佳又補充了一句。難道她真的天生的臉黑?不會吧?

    為此,她將滿腔怒火傾瀉在出現的BOSS身上,不要錢的技能,從來沒有冷卻時間地施放著。

    升級!升級!

    duang!duang!一道明亮的光束從女法師身上透體而出,向四周擴散開來。

    沒一會兒,女法師就10級了。

    “現在可以加點了。”

    “智力是最重要的,其次是精神……”她淡淡地說道,這時候,看到了屏幕上不遠處樹林里的戰斗。

    交戰一方兩人騎著坐騎,揮舞著長槍,使用著炫目的技能。而另一方,則是步行的新人,全身古樸黑色,沒有什么亮光。

    顯而易見,是兩個40多級的紅名玩家,正在欺負幾位剛剛出新手村的玩家,這些玩家已經到達10級不再接受新手村的保護了,面對40級玩家又有力未逮,因此,只能被這些殺新人消遣的人送回新手村。

    雖然不會掉什么裝備,但是白跑了這么遠,又送回去,還是讓人十分生氣。

    而且這些人將那些可憐的新人殺光之后,又盯上了一旁殺怪的蘇卿顏。

    “他們為什么要攻擊我?”

    陳佳冷哼一聲,“欺負新人的守門員而已,你快跑。”

    女法師的血量很快見底,她實在不忍心見它就這樣在眼前死去,又給它使用了一個紅藥。

    總算命保住了,耽擱了兩秒鐘。

    蘇卿顏看了她一眼。

    游戲中的男法師高高舉起了手中的法杖,全身紫色的法師袍無風自動,暗紅色的波紋漸漸縈繞至全身,技能施放讀條——

    完成!

    “讓你們見識一下70級法師的憤怒。”

    地上形成一個圓形的巨大魔法陣,一道道奇異的符文,閃耀著火焰的紅色光芒。

    一只巨大的不死鳥從中升騰而起,撲扇著滿是紅色火焰的羽翼,向著二人俯沖而去。爆炸,迸濺,一片片烈焰羽毛,化作千百朵繽紛璀璨的紫色火苗,靜靜在深紅的土地上燃燒。

    如此炫酷的大招,讓某位游戲菜鳥看得全神貫注,目瞪口呆,眼睛里全是漫天的紅色火焰。

    伏擊,秒殺!霸道,任性!居然無視她身為70級的法師存在感。

    剛剛還在她面前還拽得不行的兩人,在陳佳的面前化作了兩句尸體,饒是不茍言笑的蘇卿顏也不由得微微翹起了嘴角,一種復仇的快感油然而生。

    40多級,死掉已經會隨機爆裝備了。不過也是那個等級最普通的貨色,地攤貨。

    “這樣就贏了么?”蘇卿顏瞇了瞇眼睛,指了指屏幕。

    “是吧,本來就非常簡單的。”陳佳微微一笑,內心也是得意非凡,呵呵,就算你臉再好,爆得裝備再好,看著等級比你高的,還不是只能干瞪眼。

    所以說啊,還是太年輕。

    你不是很高冷咩?還不是任人捏扁揉圓?她上揚的嘴唇暴露出她此刻的心情,那是相當的愉悅。

    但她沒得意多久,一道光在她不遠處閃現,之前那幾個騎著七彩蜥蜴或者純白獨角獸的一些滿級玩家就華麗麗地出現在她們面前,光是看坐騎,就比她的大上兩號,而且,身上還縈繞著亮瞎眼睛的炫彩光芒。

    而后,那兩只40多級的小紅名也用傳送卷軸過來了。

    “就是他們!”

    可能由于激動,沒有使用團隊聊天。連陳佳也看到了。

    我什么啊?陳佳的嘴張成一個O型,一對大眼睛眨了眨。

    這尼瑪!報仇來了嗎?

    她的臉怎么這么黑啊!

    “他們是99級的……”蘇卿顏查看了他們的等級,“你不是說滿級的很少嗎?”

    “就你話多。”

    陳佳小聲地嘟囔道,不知為何,她有一種她的小法師將會被輪大米的預感。

    看著這一群逼近的土豪大哥們,她已經在計算,用傳送卷軸和被殺死掉裝備哪一個更劃算,畢竟不是RMB玩家,一分一毫也是需要精打細算的,不過,這正是樂趣所在。

    看了看那把鐘佩玲送的神器法杖,還是用傳送吧,美女學姐送的,蠻有紀念意義的,雖然傳送很貴的……錢嘛,還可以再掙得。

    “我們怎么辦?”蘇卿顏有些慌了神。

    “咳咳,那個……”陳佳組織了一下語言,同時點開傳送,“你有新手保護,死了是不會掉裝備的,我的話就不行了……我先撤了。”

    某潔癖恨恨地撅了撅嘴。

    緊張——傳送在緩緩地讀條——

    那些人越來越近,她的法師也漸漸化作半透明——

    看著孤零零的女法師,手足無措地來回張望著,而蘇卿顏也緊緊抿著唇,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屏幕。

    她的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煩躁,以及說不清,道不明的一陣抽痛。記憶中的那個小男孩,是誰在他最需要關心的時候離去的?

    最理智的選擇?

    不是她帶這位高冷妹子來體驗游戲的嗎?怎么到頭來,她卻又想要逃走了呢?

    在傳送進度即將完成時,她點了取消。

    “傳送卷軸拿去賣的話,還是能夠賣幾十金幣的。”她如此安慰自己道。

    “為了省下這部分錢,所以我決定和你一起死。”她冷冰冰的說道。

    結果后者一點也不感動,點了點頭,“加油。”

    加油?還能努力在死前把尸體擺一個漂亮pose?

    不管了,就當是英雄救美了!

    她操控著男法師來回跑動著,把女法師擋在了身后,不停地施放著一個個干擾的小技能,然而,并沒有什么卵用,被殘忍的幾個大招轟殺成了渣,死得不能再死。

    呃……這就死了,一點也不壯烈啊。

    而且,真的是烏鴉嘴,玲玲女神送的神器法杖真掉了啊……看著空空如也的武器欄,陳佳真是欲哭無淚。

    “你的法杖沒有了嗎?……我這里的,你要用嗎?”

    “不用,謝謝。”她客氣地回道,然后不爽地吹著遮擋眼睛的一撮劉海,搖來蕩去。

    你的神器等級那么低,怎么用啊。

    而且,她怎么能向潔癖屈服呢?

    求助幫派吧?真是……怎么遇到這種事情了。

    “包子姐姐,你可要為我做主啊。”她向幫主夫人哭訴道,聲音凄慘程度,讓一旁的女生都有些不自在,居然差點學著陳佳翻了白眼。

    翻白眼是很不禮貌滴!對高冷形象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啊。

    還好在最后關頭,掩飾性地眨了眨眼,看著陳佳叫來的那些所謂很有來頭的人。

    很有來頭?

    雖然等級確實平均都90多級了,可是服裝發的光貌似不怎么亮誒,而且坐騎也是良莠不齊。

    這也叫很有來頭?

    要不是不習慣笑的話,她早就笑出聲來了。

    而且,這些人的等級都比旁邊這個人高啊,真的是玩了幾年的嗎?

    她不禁有些懷疑。

    “看我干什么?妝花了嗎?”陳佳轉過頭,捋了捋耳旁柔順的長發。

    “我在想你為什么不充錢?”

    “因為他們也不充啊。”

    她順著陳佳的手,向屏幕看去。

    這些人雖然裝備不太好,但是隊形倒是很整齊。

    陳佳說道:“游戲就是游戲啊,不管怎么說,玩得開心就是了啊。越容易得到的東西,越不容易珍惜。”

    “和他們比起來,其實我才是菜鳥呢。他們能夠用最普通的裝備,做到和全身神裝的團隊一樣的副本速度。”她輕輕地呢喃道,薄薄的眼皮低垂著,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忽而眼睛看向了屏幕,變得凌厲起來。

    “我給把他們的位置發到幫派頻道里。”

    她淡淡地說道。

    “為了減少傷亡,我建議……伏擊他們。”

    壯麗的無邊荒漠,風沙漸起,彤紅的日光自頭頂傾灑而下,鬼斧神工般的懸崖峭壁,落下巨大的陰影,干枯的河道顯露出龜裂的印痕。

    一隊隊騎著巨龍的人,映出一道道黑色的身影飛過地面,宛如幫戰前夕一般的宏大場景。

    包子姐臨時充當著統戰,用她那悅耳的聲音,安排著一個個調動命令。

    實力不夠,人數來湊。

    所謂的農村包圍城市,也不過如此。

    這樣一個平民幫派,面對那群土豪,還有預防他們身后的家族幫派,不得不謹慎對待,傾巢而出。

    除了一些在做任務的走不開以外,已經來了一大堆人了。

    “小雨妹妹,你可真是紅顏禍水啊。”包子姐開玩笑似的說道,后來語氣漸漸變得堅定起來,“上次花花她受欺負了,我剛好不在,這次我說什么也不能放過他們。”

    “上次老大幫我找回場子了的。”花花姐迷人的偽娘音解釋道。

    “小強呢?”

    “嫂子,我在呢。”

    “你們到了嗎?”

    “到了到了,這個紅名家族的人我認識呢,就喜歡到處劫殺別人,去年還和他們有過節呢。”

    “小愛你在嗎?”

    “龍傲天呢?”

    “小怪獸,準備好了嗎?”

    “小雨妹妹是沒有經常玩,不認識他們也是正常的。”

    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對即將到來的戰斗興奮不已。

    蘇卿顏也看著陳佳的屏幕,后者正坐著飛馬飛向那遠處高聳的風化山丘。

    壯麗的大漠沙丘之景,大戰前夕,空蒙的風沙由遠而近吹拂而來,隱隱讓人生出一種史詩感,和應召去戰斗的使命感。

    “我一直跟著在呢,那幾個人還沒走遠。”她說道,“嗯,包子姐,我準備好了。”

    說罷,她俯沖而下,透體的風沙吹動著寬大的法師袍。身后還跟著幾位炮灰。

    在那些人無意識的面前一晃而過,裝作是復仇的樣子,結果陳佳幾人被瞬間秒殺,連治療的機會也沒有。幸存的一兩位見形勢不對,繼續前行,引著他們進入甕中捉鱉模式。

    無知的幾位滿級土豪,穿過山峰之后,發現等待著他們的,是一個個蓄勢待發的魔法。

    幾十個人,大大小小的法術,遠程箭矢,劍氣,一時間光芒大作。

    宛如末日來臨一般,遮天蔽日,昏天暗地。

    每個人都化成了按鍵機器,按照施放程序,一個個使用著能用的技能。

    出來混是遲早要還的,群毆別人最終會被別人群毆。

    這些土豪可不是皮糙肉厚的BOSS,很快化作一道道光線,郁悶地被遣送回城。

    還有他們身后的家族呢,估計很快就會來的吧。

    所以,大家……趕緊撤!

    不知不覺已經坐了近兩個小時了。

    “去吃飯嗎?”她懶懶地伸了一個懶腰。

    “不用。我沒有在外面吃的習慣。”

    無所謂地點點頭,陳佳給幫派里的人道了感謝,又打了招呼說下線了。

    “是你男票嗎?”

    包子姐一直在重復男朋友這個詞,陳佳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包子姐是見她不堪那些牲口的調戲,給她找的擋箭牌。

    “啊,是的,男朋友,就在旁邊呢。好了,我要下了。”

    果然響起一陣哀嚎。

    希望這樣能讓那些人消停下吧,不要因為網絡不是現實,見到妹子就露出饑渴的樣子,還好她是以前是男生,對男生的行為能夠完全理解和包容。

    “走吧,去吃飯。”

    經過游戲里一番痛快的激戰,她的心情無比暢快,因此,邀請吃飯的語氣,好像是在說,‘妞,給爺笑個’那樣輕佻。

    忽視掉某位潔癖到底想不想去的意愿,直接詢問道:“你想吃什么?”

    她實在不想因為在這種分歧上糾結,不喜歡不代表不,她可是展現了十足的合作誠意啊。

    看到陳佳居高臨下的眼神,某位潔癖冷哼一聲,抱起了胸,斜了她一眼,柳眉上揚,復又舒展,“帶路啊。”

    ————————————————

    兩扇銀色的蝶翼門緩緩降下,艷紅的尾燈亮起。

    陳佳坐在駕駛室,安全帶緊貼著前胸,手搭在方向盤上,望著前方廣闊的路面,一道道橙黃色的路燈次第亮起,后背緊緊與座位貼著,一種掌控全局的感覺油然而生。

    她望了望旁邊副駕的少女,此刻的她顯得很安靜,睫毛低垂,正掖著安全帶下的衣角。

    “什么時候拿的駕證?”陳佳微微一笑,收回目光。

    “兩月前。”

    “但我看你開得很好啊。”

    “還好吧,會一點。”旁邊的少女拿出了手機,漫不經心地回道。

    陳佳哼了一聲,踩下油門,汽車緩緩向前開動,但是,跑車怎么也是跑車,提速非常快,很快就絕塵而去,只能遠遠看見尾燈越來越遠,化作一個紅色的小點。

    只是為了吃飽,又不是為了約會,因此陳佳選擇了一個布局非常簡約明凈,環境也很幽靜的小飯店。

    她討厭嘈雜。

    她聽人說,一個地方的飲食特色,大多體現在遍布大街小巷的市井小飯店里,而不是那種裝潢很高大上的高級餐廳。她對此不可置否,前提是要干凈衛生。

    “兩位美女要點些什么?”老板兼服務員的年輕少婦熱情地招呼道。

    “嗯……這個……”陳佳看了一眼菜譜,一時拿不定主意。

    “不要有蒜的。”蘇卿顏朝她看了一眼,叮囑道。

    哼,不用你提醒。

    “我們可以不放蒜。”老板娘笑道。

    “有不辣的嗎?”陳佳看了一眼老板娘,好讓她篩選一下,給點意見。

    “就是口味清淡的菜吧,這里有很多呢。”

    “嗯,鹽別放太多。”她又補充道。

    “也不要太油膩了。”旁邊那人淡淡地說著,說著看了陳佳一眼。

    “所以說……”老板娘撓了撓頭,疑惑著拉長了聲音。

    “不要蒜。”

    “不要辣椒。”

    “少放油。”

    “還有鹽。”

    兩人如連珠炮一般,一人說一句,最后竟心有靈犀地對視了一眼,不由得會心一笑。在飲食口味方面居然瞬間達成一致,而且都罕見地不吃蒜……甚至還有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OMG!這種感覺,讓她有些莫名的煩躁,她也不知道源頭到底在哪里。

    對,撞衫,就像撞衫一樣。任誰和她穿得一樣,都會引起抵觸情緒吧。她如此解釋道,心頭松了一口氣。

    “怎么了?”某人向她投來疑惑的眼神。

    “撞衫!”她齜著牙,露出一排整齊白凈的貝齒。

    “那樣穿情侶裝的不尷尬到死?”某人淡淡地說道。

    她扶額,還是想想該擔心的事情吧……

    歌手大賽的預選馬上就要開始,羽毛球賽又將接踵而至。對了,還要考試了,她還一點都沒預習啊。據說這個月還有運動會,哎呀,事情怎么這么多……

    越想壓力越大。

    “你知道校園十佳歌手大賽嗎?”

    “是文藝部……你們部門的活動吧。學生會的消息,基本沒可能瞞得過紀檢部的。”

    “那你參加了嗎?”

    “沒有。我只想把這個羽毛球賽盡快了結……”

    陳佳的眼睛瞇了瞇,讀出了蘇卿顏的潛臺詞,看樣子潔癖也是這么想的,倒讓她微微松了口氣。

    “不過,還是加油吧,就算是輸也不能輸得太難看啊。”

    “這算是鼓勵嗎?”她笑得有些難看。

    這個少女居然笑著說風涼話,明明她就對歌手大賽沒什么信心,當初都是為了報答鐘佩玲拉她入文藝部,才會去強行頂鍋的。

    “激將法。”

    那你以前各種挖苦諷刺還是對我好咯?陳佳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兩人就這么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由于互相不太熟悉,保持著克制,偶爾也會冷場。但是,沒有多少尷尬。這讓陳佳有些感慨。

    如果不是兩人因為矛盾和對抗相識,或許還能做很好的摯友。但是,已經無法回頭了。等比賽結束后,兩人像普通朋友的關系,也會煙消云散。

    淅淅瀝瀝的小雨,自夜空中飄落下來。

    兩人又坐著車,往學校駛去,陳佳又坐回了副駕。

    不知什么時候,車載電臺放起了鄧麗君的《小城故事》。

    ……談的談說的說,小城故事真不錯,請你的朋友一起來,小城來做客~

    一曲懷舊金曲,讓一切顯得那么安逸閑適。

    “最喜歡下雨了……每次下雨我都會看上很久。”

    望著車窗中的自己,不禁伸出手指,摸向了車窗玻璃。

    “呲——”車窗玻璃突然降下來,把她嚇了一跳。

    她氣呼呼地轉過了頭,瞪了某人一眼。看著某人微微上揚的嘴角,好像因為捉弄她很開心似的,那笑容,宛如微風拂過湖面的水蓮花,水波蕩漾起圈圈漣漪。

    算了,看在是美女的份上,她不計較了。

    由于兩人都住在教工區,因此完全順路,陳佳也不用擔心淋雨的事情。車緩緩停進了停車位。

    “再見。”蘇卿顏淡淡地朝她招了招手。

    “什么時候,要一起打球的話……”陳佳道。

    蘇卿顏手指放在耳邊,比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

    “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很討厭你。”陳佳向她翻了個白眼,手叉著腰。

    “我也是,比你討厭我的程度要少那么一點。”蘇卿顏手伸到后腦勺攏了攏頭發,將烏黑的發絲披散在肩頭,又看了她一眼。

    天空飄落的零星雨點,讓陳佳的臉部一片冰涼。

    她略作思襯,向那人說道:“嗯……多喝熱水。”

    那人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這不是男生招牌式的話語嗎?什么時候,一個女生也如此……幽默了?

    沒有揮手道別,由于淋著雨,兩人也沒再多聊,轉身回各自的住宅去了。

    但此刻來例假的,不止她們二人,還有一個人。

    “聽說你要參加那個什么歌手賽?需要練習一下嗎,嗯哼?”如同銀鈴般悅耳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综合 查今天金7乐走势图 欢乐贵阳捉鸡麻将 股票交易时间规则 网站推广赚钱 东京快乐8计划 乐赚炒股app 如何算下期平码 神来棋牌安卓 北京快中彩开奖现场 篮球的篮怎么写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公告 单机四川麻将血战免 浙江11选5每日推荐号 网络捕鱼赢钱游戏 海南环岛赛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