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六十二章 一周的朋友關系(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六十二章 一周的朋友關系

    緊張,焦灼。

    死一般的寂靜。

    兩人雙目相對,鏡中亦是倒映出兩人眼神的交鋒,清冽眸中隱隱有電閃雷鳴。

    驕傲上揚的下巴,與寒冷蔑視的眼神。

    最后還是陳佳先敗下陣來,仰頭翻了一個白眼,笑了笑,“喂,不要用那樣溫柔的眼神看我了好嗎?我可不想讓人誤會。”

    “道歉。”

    “我才不會道歉。”她瞇了瞇眼睛,眼里射出固執的光芒。

    見小潔癖的表情冷了下來,咬牙切齒,無可奈何。她的心情也愈加歡快,“如果你堅持的話……”

    手指翻飛,不知從哪里變出一只口紅,擰開蓋子,旋出長長的一截,像一只筆一樣,在那面大鏡子上涂上紅紅的膏印:“Sorry,小潔癖,我不該摸你的小PP~”最后還補上一個可愛的小紅心。

    鏡子倒映出蘇卿顏大腦當機,嘴唇微張的愕然神態。待她回過神,陳佳早已飄飄然從容離去。

    水龍頭的水忘了關,仍嘩嘩地流著,空氣中似乎留有淡雅的清香……她攥緊了拳頭,緊緊抿著嘴唇,連忙扯下幾張干手的卷筒紙,將鏡子上羞人的內容全部擦掉。

    ———————————————————

    就算來了大姨媽,不,男生應該是大姨夫,但體育課還是如期而至,作為比賽前最后一節體育課,高潮特別叮囑陳佳,必須去上課,不去上就要向她輔導員告狀。

    輔導員?哼。

    陳佳不以為意地哼著,她上面也是有人的。

    但莊星則半推半就地把陳佳送出了門,“你現在又不痛,有什么關系。”

    “大不了就是血濺五步而已……”她不滿地撇撇嘴。

    “防側漏,絕對不會有事的。”莊星把球拍遞到她手上,毫無形象地打了一個哈欠,“走吧,一起出去,我等會兒還要統計畢業屆的就業情況呢。”

    天氣不冷不熱,既沒有刺眼的陽光,也沒有濕冷的雨,涼爽的秋風陣陣,吹黃了一片又一片的樹葉。

    校廣播站正播放著節奏明快的《????》,校園巴士載著一車學生從林蔭道上駛過,高大雄偉的圖書館玻璃反射著并不耀眼的光線,背著書包,或是夾著本書的學生從她面前經過。

    她穿著簡約的白色T恤,外面套一件黑色的休閑棒球服,手里拿著球拍,很隨意地隨著步子揮舞著。下身是黑色九分褲,顯得腿特別修長,穿著白色的平底鞋,并不比那些穿高跟的少女矮,反而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自在。

    她很隨意地將頭發攏了起來,用發帶系成時下流行的卷發馬尾,讓纖細的脖頸得以顯露出來,亞麻棕的色澤,纖手撫過的時候,每根發絲都閃動著活力的光芒。

    一輛漂亮的銀色跑車緩緩停在她前方不遠處,引得不少學生的圍觀。

    像蝴蝶翅膀一樣的車門,向上緩緩升起,炫目無比。一雙修長的玉腿首先探了出來,然后是一個戴著墨鏡的時尚靚女從駕駛室出來,穿著藍白的格子襯衫,配著火辣的熱褲,露著一截長長的大白腿。她緩緩摘下眼鏡,華麗地一個轉身,朝陳佳露出淡淡一笑,隔著老遠的距離,都能感受到她那傲然蔑視的眼神。

    不論是回首時飄揚的發絲,還是優雅而嫵媚的動作,簡直渾身都是氣場,不少學生開始議論紛紛,打聽這樣一位女神級的人物究竟是何方神圣。

    見到此情此景,陳佳心中莫名的氣惱。

    “還以為你今天不來了。”蘇卿顏拎著一個包,按下關門按鍵,甩了甩披散在肩頭的頭發,淡淡地對她說道。

    行云流水的動作,透著一股清爽優雅的味道。如翅膀般的銀色車門緩緩降下,愈發襯托出她的不凡。

    “我為什么不來?”陳佳瞄了她一眼,隨即向前走著,加快了腳步。

    她不想和這個潔癖女并排走,本想走快些,但轉念一想,這么做似乎顯得她太幼稚了,于是又放慢了腳步。

    “保持距離。”蘇卿顏頭也不回,微微動了動嘴唇,似是在說一間無關緊要的事情。

    “我不習慣和別人靠得太近。”

    好吧,是她太大意了。陳佳咬了咬牙,反諷道:“那你的家人呢?”

    “不會像你這樣,隨便碰……總之,你記住保持距離就對了。”說到一些領她羞赧的話題,某人微微別過頭。

    哼,臉皮還很薄嘛。

    “那你以后的丈夫,可真是慘啊。難道只能看著你DIY?還是說,你想要柏拉圖式的戀愛?”陳佳挖苦道。

    “這不是我要考慮的問題。”

    兩人邊聊邊走著,無視兩旁走過的無數學生。聞著空氣中拂過的一縷香風,所有人都閃過萬分驚艷的心思,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同一個感嘆:這輩子都找不到女朋友了……

    如此風格迥異,身材高挑性感不分上下的兩人走在一起,實在太惹眼了。

    高潮看著外面一些無聊圍觀的學生,罕見地有些緊張,結結巴巴地說道:“上,上課。集合……集合了。”

    顧薇嘆了口氣,“沒用的男人。”

    不過這兩個女生也是,長那么漂亮干什么,弄得她班上的男生注意力都不集中。

    雖然她也很羨慕就是了。

    “上課了。”顧薇拿著點名冊,隨意翻閱了一下。

    “現在開始點名……”

    鬧哄哄的人群,這才漸漸安靜下來。

    花費了幾分鐘點完了名。

    “這節課大家再回顧一下高遠球,下節課,就給你們教授吊球的基礎打法……”顧薇說道。

    這時候,高潮向著陳佳招了招手,示意她和蘇卿顏過去,那些同學就自由練習對打。

    攤上這個不負責任的老師,那些同學也是夠慘的。不像顧薇還會給她們講解動作。

    高潮的身高并不高,大概有一米七出頭,比陳佳稍微矮那么一點,這讓某位大叔有些不自在,索性坐到了羽毛球場一旁休息區的長凳上,翹起了二郎腿。

    視線從四條曲線優美的長腿上收回,他咳了咳,嚴肅地板著臉說道:“最好的結果,還是你們兩個一組。”

    “能告訴原因嗎?高老師。”陳佳看了一眼旁邊的蘇卿顏,又看了看高潮。

    “上頭的安排。校領導的女兒有一些實力,特地囑咐不要應付她們。”

    “哪個校領導的女兒?”

    “楚銘!你認不認識?”高潮有些不耐煩地大聲道,突然又有些緊張地四處張望了一下,確保沒人聽見,又解釋了一句,“排名第二的副校長。”

    “雙打?”

    “嗯。另外兩個女生,我把她們分到另外一組,和幾個教師子弟打。她們容易應付。”

    “所以,最終還是要我和她一組?”陳佳無奈地接受了現實,“只要不拖我后腿。”

    “我拒絕。”

    陳佳松了口氣,攤了攤手,“看吧,我都已經大度地接受了,就是有人不愿意而已。”

    “想想你的所作所為。”

    “嚯,這有什么?女孩子之間的身體接觸,難道……”說到一半,她又停了下來。

    “我真的就是那么骯臟下作的人嗎?”她對上了她的眼睛,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嘲諷。

    “不只你。”

    “應該感謝你,原來我沒那么光榮啊。”陳佳若有所思,點了點頭,將心底的慍怒隱藏在她平靜的表情之下。

    高潮從長凳上緩緩站了起來,懶散地拍了拍屁股,嘆了口氣。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須,突然瞪大眼睛,吼道:“我忍你們很久了!你們兩個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不就是一場比賽嗎?有什么好糾結的?!這是上面安排的,我有什么辦法?輸了就輸了,贏了也和我沒半點關系!”

    “扭扭捏捏的,果然女生都是這個樣子。要是校長的女兒是男生,我就不會找你們了!你們一個驕傲自大,一個嬌氣古怪,兩位大小姐,好好談一談,堅持一個星期,把比賽打了,比賽完了之后隨便你們怎么樣!”

    大叔發怒了,叉著腰對兩位美女一頓劈頭蓋臉的痛罵。

    “打完之后,我請你們吃飯,總行了吧?”

    大叔罵完之后,總算態度好了一些。

    一個星期的話,倒不是那么那么難接受,陳佳無所謂地點點頭。就和相親一樣,就算應付家里人也好,應付自己也好,總要接觸一下,了解一下,大不了一拍兩散。

    “要合作就給我拿出個表示出來啊,你們握個手。”

    “我拒絕。”蘇卿顏平靜地說道。

    陳佳瞄了她一眼,內心發出冷笑,看樣子,潔癖依然是一意孤行啊。她也不是一定要和她一組。

    “不……握手。”

    她嘴角的哂笑,一時又收不住。

    意思拒絕的只是握手。好吧,潔癖原來在意的是,身體接觸啊。哎,那就一組吧,真是失而復得的合作關系啊。

    高潮對蘇卿顏的態度有些生氣,陳佳解釋道:“老師,她同意了的。”她微微一笑,“只是這個人有一種疾病,不能被人碰的,會傳染。”

    “你們……我真是看不懂。”高潮咧了咧嘴,竟是發現自己老了,跟不上這些這些女學生的思維回路了。

    “要不是把你們名字都報上去了……不去……扣我工資……”高潮小聲地自言自語地嘟囔著。

    “你們呢。一定要多聯系,接觸……對了,你們交換一下手機號碼,有什么事情我就聯系其中一個就行了。”

    “下課之后,也多練習練習。球感一定要保持好,下周就是比賽了。我能教的也就這么多,你們也接近業余運動員水平了,主要還是你們自己的默契程度。”

    雖然不情愿,但還是交換了號碼。

    輸入……保存。和肖璐的號碼很接近啊,位置也很近……真是討厭,把這個人的位置調一下,萬一以后發錯了就不好了。

    兩節課很快結束。

    雖然很奇怪,但是似乎是兩人是要放下成見,開始合作的樣子。

    既然都答應了要一起比賽,她也打算將這種合作關系保持到比賽之前,于是,她隨口和蘇卿顏聊著。

    “‘扭扭捏捏的,果然女生就是這樣子’,你知道嗎,我很討厭這句話。”

    “因為你不是女生?”

    “賓果。我不是女生……無辜躺槍。”

    “一點也不好笑。”蘇卿顏白了她一眼。

    “是因為你笑點太高了。”

    “經常笑會長皺紋的。”

    兩人走著,走到球場外街邊,那里停靠著一長排的汽車,既有中庸的黑色轎車,也有運動的城市越野,但還數那輛極富科技感的寶馬i8最惹眼,比概念車還概念車,實在是帥到了極點。

    蘇卿顏拎著包,直接拉開了車門。

    陳佳也在車門尾部與車身間的夾縫中,找到了開門按鍵。

    蝶翼門向上升起,露出內部米白色的干凈座椅。

    她自作主張地打算坐進去,結果蘇卿顏將包扔在了副駕上,用清冷的目光看了她一眼,讓她的動作僵在當場。

    “我能坐嗎?”

    蘇卿顏又將包放到了后排座位上,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陳佳果斷坐了下去。車門向下緩緩合上。

    按了啟動鍵,中控臺上的顯示燈都亮了起來,但沒有嘈雜的引擎聲,這輛車就像深海中靜默的魚兒,只能感受到水的流動,卻不能聽見水的聲音。

    使用的是電動機的動能,汽車安安靜靜地向前駛著,沒有聲音。

    就像兩人之間一樣。

    “這輛車空間好小。”

    “因為是四座的。”

    “內飾也是一貫的簡單呢。”

    ……

    “好歹你也說點什么吧?比如自我介紹一下什么的。談談你的人生理想?”

    “唔……可能會是自由職業,像是服裝設計師……”

    “所以,這樣的品味……你就買了這輛車?”

    “嗯,我自己做了一點裝飾。”

    之前被她忽略的細節,經過蘇卿顏的提醒,她才注意到,中控的顏色搭配似乎有點少女的味道,顯示屏也經過了精心包裝,是一個認真生活的人呢。

    那么作為第一個坐進來的人,是不是很榮幸呢?

    “喂,你這個車平時都不載人的嗎?”

    “平時都是我一個人在開的。”

    得到肯定答復,她心中有些高興,“那你就不怕我給你弄臟了?”

    “我還有什么辦法?”蘇卿顏淡淡地說著,把陳佳氣得半死,她原以為自己會特殊一點的。不過轉念一想,估計潔癖此刻心里也難過得不行吧,必須把她坐過的座墊洗十次,不,一百次!想想心里就平衡了。

    蘇卿顏有些認真地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我和你要訓練團隊意識,我應該怎么做?”

    “高潮說只要有效的方法都可以用……所以,我給你提供一種男生間培養關系的好方法。”

    見蘇卿顏對于改善合作關系如此上心,原本以為會消極對待呢……能夠結束爭吵,像朋友一樣為即將到來的比賽而商量,她也是十分開心。

    至少不是孤軍奮戰,遇到問題還可以商量。

    “什么方法?”

    “游戲。”她翹起嘴角,高深而莫測。

    “游……戲?”蘇卿顏好奇地眨了眨眼。

    ————————————————————

    帶著蘇卿顏去了上次和鐘佩玲一起去的網咖。

    “身份證給我。”

    接過蘇卿顏的身份證,隨意瞄了一眼,瀟灑地裹上一張毛爺爺,放在了柜臺上,“沖一百,再開一個會員。”

    “適當的游戲呢,可以讓人放松,舒緩壓力。同時可以配合團隊默契,這就是我的方法。”

    蘇卿顏點了點頭,好奇地打量著網咖的布置。

    沒有抽煙的人,也沒有特別吵鬧。

    小巧的盆栽,擺在窗臺上。室內種植的綠色植物,有序地擱放在轉角之處,為視野平添了一抹綠色。

    “你是S省人?”將身份證還給了潔癖少女,后者遲疑了一秒,然后接過。

    “嗯。”

    蘇卿顏跟在她后頭,像好奇寶寶似的,來回張望著,不時揚揚頭發,有那么一點女神的韻味,倒沒有將她有些緊張的內心暴露出來。

    陳佳推開一間情侶包間。

    兩座相鄰,空調,盆栽,茶水都是有的,只不過空間有些小。

    “你坐里面,我坐外面。”

    提蘇卿顏將電腦打開,發現她微微蹙了蹙眉,沒有坐下來。

    突然之間,陳佳心中竟升起些許同情。這個世界對她來說,真的太艱難了。哪里又能找到純潔無暇的世界呢,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沾染上了污穢……

    但是,在她出神的時候,蘇卿顏已經安然坐下了。

    見陳佳有些疑問,她淡淡地解釋道:“回去會洗衣服。”

    真是難為你了。陳佳滿頭黑線。

    “這個游戲呢,是火遍華夏的網絡游戲哦,對智商的要求非常高的,需要用到高等數學微積分的知識。”

    陳佳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而蘇卿顏則是認真地聽著,看著她點開游戲圖標,進入游戲。

    不會吧,這也信?要不要拿一個筆記本記下來啊?

    選擇角色——70級的男法師,今明兩天有雨。

    “游戲里,70級已經是很高的等級了,在這個平均等級都是二三十的游戲里,基本可以橫著走了。”

    “好吧,你也建一個號吧。”

    “我不會。”

    陳佳點了點頭,將身子側了過去,彎腰半俯在電腦桌上,緊繃的黑色牛仔褲勾勒出渾圓挺翹的翹臀。她操控著鼠標,纖長的指節在鍵盤上輸入著一行行數字,蘇卿顏聞著那棕色卷發飄散而來的清雅花香,一縷輕浮的發絲撓得她有些癢。若是將臉貼上去,深深地埋在如瀑的發間,清嗅那股恬然清香,定是無比的享受吧。

    “你輸入一下密碼。”

    陳佳雪白的側顏泛著顯示屏上的幽光,薄薄的嘴唇微微張合,然后直了直身子,好給旁邊的女生留出空間。她的上半身剛剛退了一點,剛好蘇卿顏微微前傾,一瞬之間,兩人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胸脯微微接觸,襯衫與T恤柔滑的布料輕輕摩擦,好似一雙柔軟而敏感的手,輕撫過敏感的乳肉,一種難以形容的奇異感覺,從心靈蔓延至全身血脈。

    一觸即分,她居然起反應了。

    她忍耐著如同螞蟻啃噬的酥癢,解釋道:“剛剛……不小心碰到你了。”聲音像是裹了蜜一般,膩人無比。

    “我知道。”

    “你選一個喜歡的職業,然后取一個名字。”

    她飲了一小口清茶清了清嗓子,好讓她的心情平復下來。

    蘇卿顏一個個職業介紹地看了過去,最終選擇了女法師。

    “普羅旺斯晨曲?有什么含義嗎?”

    “沒有。是一種玫瑰,雪白高雅,我很喜歡這種花。”

    “換做是我的話,嗯……就取卡斯特梅雨季。”陳佳咬著如玫瑰花瓣般艷紅的嘴唇,水汪汪的眼睛好似要滴出水來。

    “你先等會兒,我馬上過來帶你。”

    陳佳戴上了耳機。

    ——傳出幾個男人的聲音,“花花姐,你一定是用了變聲器。”

    “跟你們說了我是男的了啊。”

    “不信,花花姐爆照。”

    “對,爆果照。”

    “爆你妹啊!勞資是男的!小雨妹妹都上線了,你們怎么不去調戲她?”

    她就知道,幫派里一大幫無所事事的人。不是調戲妹子,就是調戲妹子。

    “小雨妹妹沒理我們啊。大成,你長得帥,你試試?”

    “說話啊,小雨妹妹,陪哥哥幾個聊聊天。”

    “JM,我哥臨死前,想聽你說話。”

    “你不說話,這些天我一直覺都睡不好。”一群人嘰嘰喳喳得說著。

    陳佳此刻的內心是崩潰的,偶爾閑暇的時候,本想玩游戲放松一下,結果到最后被這群饑渴的漢子拉去陪他們聊天了。

    居然還有人讓她做他女朋友!把你們當兄弟,居然想上她?她都拒絕了無數個所謂的高富帥了,自然也不差這一個。

    不過,興許是成了習慣,每次上線都會遭到無數人的圍攻。

    所以,她已經習慣靜音了。等那些人自己無功而返,再打開聲音。她可不想取代花花姐,成為幫派的新寵物。也不想取代玲玲女神的地位,她只要做一只安靜的美少女就好了。

    “你們的吃相真難看,把人家小雨妹妹嚇著了。真要追求人家,就去S大找她啊。”包子姐對大家說道。幫主夫人的話,還是很有效果的,一時間也沒有人吵吵鬧鬧了。

    “包子姐,今天沒上班?我記得你通常是晚上才在線的啊?”她問道。

    “沒有,現在是淡季,自由一些。”

    “對了,花花,你不是到B省見你女友了嗎?你咋不去見見玲玲和小雨呢?”包子姐什么消息都很靈通。

    “花花姐也有女朋友了嗎?”她輕笑出聲,操控著角色,逐漸朝新手村走去。

    蘇卿顏還在到處閑逛,這里點點,那里看看。

    “一直都瞞著我們呢。”

    “異地的。”

    “發張你女朋友的照片給大伙看看啊。”

    結果一聽花花姐女朋友,幫派頻道里刷副本的人也炸鍋了。

    “這個……怎么點?”蘇卿顏拉出技能面板。

    “暫時先不加,等我過來帶你。”陳佳朝她一笑。

    “雨兒妹妹,你在和誰說話?”

    “保密。”

    “你是不是找男友?”包子姐對她的事情很上心。

    “沒有啊。”

    “我不信,到時候,等花花到你們學校,不準把你男友藏起來了。其實我一直都好奇你長什么樣誒?”

    “很漂亮,不是華夏第一就是第二吧。”

    “真的嗎?到時候一定讓花花把照片發群里大家看看。”

    “玲玲她漂亮嗎?”也有一群男幫眾關心這個問題。在他們眼里,高冷傲氣的女生,都比較漂亮,反過來也是一樣。

    “小雨妹妹,有沒有人說你的聲音很性感啊,唔……不是很甜的那種娃娃音,更像妖妖的……那種聲音。”包子姐笑呵呵地說道。人婦包子姐指的那種聲音,自然是很內涵的啦。

    一些男幫眾也發表著意見。

    “就是,聽得我骨頭都酥了,小雨,我天天都YY你……長什么樣?”

    “這個月的紙巾都不夠用了。”

    “去做游戲女主播人氣一定很高,不露臉都能月入過萬,大家也能天天聽你說話了。”

    其余人也其聲附和。“最好還是露臉,也好讓大伙看看多漂亮。”

    主播你妹啊?!老娘有的是錢,差你那幾萬?還需要賣笑掙錢?

    陳佳操控著角色到了新手村,騎著一只炫彩奪目的坐騎,手拿紅光閃閃的法杖,似乎蘊藏著無窮的魔力,看得一眾新人暗自咋舌。

    又點查看等級,70?!我的天!這么高?!

    陳佳得意地邀請了蘇卿顏的女法師加入隊伍,然后勉為其難地拒絕了其他人組隊的邀請,可把那些人羨慕死了,紛紛感嘆那個1級女法師的好命,居然找到這樣一位70級的大佬來帶。

    “不讓他們加入么?”

    “人越多經驗越少的。而且像我這種人,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帶別人的。”

    “雖然說滿級是99級,但70級已經是非常高的等級了,我都是花費了大量時間,和加上一點點運氣才升到的。”

    陳佳在蘇卿顏面前炫耀道,蘇卿顏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甚至還有一些崇拜的神色。

    這個平時對誰都不屑的潔癖妹子,居然會以為她這個菜鳥很厲害,如果騙她去結婚,估計也會傻愣愣地點同意吧?她真是太壞了……

    陳佳本打算繞著新手村轉一圈的,結果卻看到幾個全身散發彩色光芒的角色從她們面前經過,讓她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全身垃圾裝備,除了一件玲玲女神送的普通神器法杖,還是不要裝逼了……

    做任務——殺掉30只5級的狼。

    “嗯,男女法師的技能都差不太多,你要這樣使用技能……每個都有冷卻時間的。”

    陳佳操控著‘普羅旺斯晨曲’,演示著擊殺動作。從兩人關系漸漸向朋友發展開始,她就盡量避免了身體接觸,以免給某人造成心里負擔。

    以前是兩人有矛盾,所以她才不會顧忌那么多。真想摸妹子滑嫩的手,為什么不摸自己的?她并不是楊雨詩那種沒分寸的人。

    “你試一下吧?這種狼殺起來都很簡單的,如果等會兒有boss,我在幫你解決。”

    沒一會兒,蘇卿顏疑惑道:“這是什么?”

    陳佳轉過頭,定睛一看,居然是橙色裝備!最頂級的裝備!金燦燦的光芒,亮瞎了她的眼。

    這尼瑪!她長這么大,從來沒出過,旁邊這家伙,第一次打就出了,還是打小怪出的,這個概率,哎,500萬沒了。

    到最后,她還是沒好厚著臉皮搶過去,只好平靜地說道,“換上吧,是一個好裝備。”對她來說,裝備等級確實低了一點,只能這么自我安慰了。

    有些惱怒的她,只能把怒火撒在小怪上。什么禁咒啊不要錢地亂扔。真是氣死她了。

    “這里又有一件紅色的,怎么樣?”

    她心中咯噔一跳,果然,蘇卿顏又爆了一件神器,10級的法杖,青色的藤蔓纏繞著周身轉動,非常漂亮,是土豪熱衷的收藏品之一,論價值,比她手里這個還高……

    “臥槽!”她真的要哭了!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某潔癖無辜地看了她一眼。

    “我想操你!”陳佳冷冷地看著她,一字一句地說道。

    ————————

    PS:真的只是朋友關系啊,哈哈,不要想歪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香港马报免费资料2018 网络棋牌赌博没人管吗 浙江6+1体彩开奖号码 天鸽娱乐捕鱼大富翁app 游玩广西棋牌官方网站 新疆11选5开奖直 江苏体彩e球彩中奖 辽宁省35选7开奖结果 意甲中文官网 娱乐棋牌app 福彩东方6十1走势图 规律三中三 独平公式 贵阳闲来麻将 再融资新规 十一运夺金开奖公告 北京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