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一章 本月流量包(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六十一章 本月流量包

    “為了慶祝環保協會的退出,讓我們舉杯。”

    所有人都熱切地舉起了酒杯。

    “為了我們部門的明天越來越好。”鐘佩玲端著一杯橙汁,看向了蕭瑜,“喂,你們瑜哥沒倒滿……”

    “瑜哥,你不夠意思啊。”一眾男生都哄笑著,給蕭瑜倒滿了酒。

    “文藝部,fighting!”蘇筠茹笑著說道。

    “干杯!”

    乒乒乓乓,清脆的酒杯磕碰聲,是橙汁與啤酒的交匯。

    陳佳飲著橙汁,微笑著坐下。

    這是她們文藝部的例行聚餐,一個部門圍繞著一桌坐下,或聊聊天,或談談學習上的事,非常熱鬧。

    當然,還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因為環保協會的自動退出,讓眾人不用為背負著這么一個拖后腿的東西而松了口氣。同時,也不用擔心得罪他們,白白惹上季清山。

    事情解決得異常順利。

    “玲玲,現在文藝部的分是多少?”作為名譽部長的正部長蘇筠茹,對部門的具體事務,已經沒有參與了。

    “88分,排第七,在拓展部的后面。”鐘佩玲擦了擦嘴,然后說道。

    “加油咯,大家,爭取辦好這次活動,把拓展部超過去。”蘇筠茹嫵媚一笑,撩起耳旁垂下的長卷發,露出耳上的銀色耳環,然后又端起酒杯淺淺酌了一口。

    是的,其他女生都喝的果汁。唯有這位老部長喝的白酒。

    一抹紅暈掛在她的臉蛋上,誘人無比。

    “聽說茹姐換男友和換衣服一樣勤。”柳夢初低低地向陳佳吐槽道。

    后者只能尷尬地笑笑,裝作沒聽見,低頭飲著茶。

    背后這么說人真的好嗎?而且消息也太靈通了吧。

    陳佳坐在柳夢初和楊雨詩中間,不得不說,她的女生緣還不錯。楊雨詩,柳夢初,翟亞蘭,何敏,柳月……

    或許是平時表現得太逗比了,這群眼高于頂的女生,把她當成了無公害綠色產品了。

    “下周歌手賽就開始了,你們……”

    “嗯,每個院需要一些人去交接一下。”

    其他人都在討論著下個周活動正式開始的安排。

    楊雨詩則顯得無所事事。

    見陳佳在和柳夢初說話,把她晾在了一邊,讓她心里有些不爽。

    她伸出手,像一條靈活的蛇一般,向下方探去。

    嗯,這里是……腰帶。

    系得那么緊,還真是不好下手呢。

    結果,她的手還剛想有進一步動作,就被另外一只手給鉗住了。

    陳佳轉過頭,瞪了她一眼。

    楊雨詩撇起了嘴,慘咯,xx未遂,人贓俱獲。

    而柳夢初也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看樣子,她也對楊雨詩這樣的人十分無奈。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陳佳鉗著楊雨詩的手,摸上了她自己穿著黑絲的大腿,楊雨詩無論如何掙扎都沒能脫手。

    手掌心輕輕在玉腿上摩挲著,按壓著。又薄又滑的絲襪,透著隱隱的熱度。她的手被陳佳緩緩鉗至了大腿根……然后,手上的壓力悄然離去,她怔怔地看著陳佳。

    這種感覺,十分奇妙。

    難道這就是被迫自摸?

    “關于下周的事情,大家隨機應變就好。”

    “對了,尤其是陳佳,楊雨詩,和丁峰,你們是報名了的,既是工作人員,也是參賽人員,這不是湊數,而是工作需要知道嗎?”鐘佩玲溫和地說道。看樣子,和男票和好之后,脾氣也好了不少呢。

    這時候,外面又走進來好些人。

    這里本來就是大廳,喝喝小酒,吵吵嚷嚷,氣氛十分熱鬧,適合帶動活躍的氣氛。因此,也是學生會常聚餐的地方。

    領頭的人是……吳彬?

    那個青志協的副部長?

    陳佳緩緩地咀嚼著嘴里的食物,看著他帶著一群人走了進來,服務員熱切地上前招呼。

    那么那些人都是青志協的人了吧?

    咽下嘴里的食物,擦了擦嘴。

    居然有一個妹子長得很不錯誒,跟著這種控制欲這么強的部長,也是悲催啊。

    吳彬他們找了離文藝部不遠的一桌坐下。

    似乎是發現了她們,吳彬讓其他人點餐,自己走了過來。

    “蘇部長,鐘部長,還有蕭部長。”他淡淡地向幾位部長打了個招呼。

    “這家店的魚很好吃么?我還沒試過呢。”

    “吳部長可以去點點看。”蘇筠茹的聲音很是磁糯,粲然笑著轉過了頭。

    “噢,你們下周是有一個校級活動嗎?”吳彬沒有理會蘇筠茹。

    “是的,吳部長也想參與?”

    “沒有,現在時間這么倉促,準備不及,我可不想到時候拉低部門評分了。”

    “確實呢,青志協可是學生會中排名第一的部門。”蕭瑜道。

    鐘佩玲對吳彬的態度習以為常了,倒沒有多生氣。兩人本就有私人恩怨,多一點少一點根本沒什么影響了。

    “李夏璇出院了?”鐘佩玲朝那桌望去。

    一個巧笑嫣然的女生,略顯清瘦,嘴角還掛著淡笑,似是發現了鐘佩玲的目光,也同時朝鐘佩玲望了過來。

    吳彬朝眾人招了招手,然后離去。

    文藝部的委員都不鳥他,他也省得尷尬。他也不過是賣正部長的面子而已,結果文藝部這邊都沒人舉杯,他也只好搖搖頭走了。

    “聽說前段時間生了一場大病,沒想到她已經康復了。”

    蕭瑜也收回目光。

    “所以,大家加油吧!青志協可不是容易對付的角色,尤其是李夏璇回來之后。”鐘佩玲適時鼓勵道。

    陳佳砸吧著嘴,青志協還有這等貨色。要是把這個李部長攻略了,是不是能夠從內部攻破這個堡壘?

    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yy無罪。

    她側身站了起來,朝楊雨詩說道,“幫我看下包,我去下洗手間。”

    從包里拿出紙巾,然后拉上拉鏈。

    “我也去。”楊雨詩按了按她的手,微微一笑,“補個妝。”

    陳佳看了她一眼,然后站了起來,朝著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兩旁都是一桌桌熱鬧的學生,談笑風生。

    “有幾個男生一直看著你呢。”楊雨詩笑著說道。

    這有什么?陳佳隨意地朝楊雨詩目光所及的方向看去。

    而她討厭的吳彬,正在向著一桌人走去。

    順著他的方向,一個端坐的女生映入她的眼底。

    這不是她討厭的二號人物,高冷潔癖妹嗎?

    沒想到紀檢部也在部門聚餐?

    呵呵,兩個討厭的人聚在一起了。她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吳彬帶著兩個委員正在一個個部長,一個個委員地敬酒。

    蘇卿顏端著酒杯一臉從容地站了起來。

    居然想籠絡紀檢部?陳佳不由有些擔憂。

    吳彬與陳佳錯身的瞬間,她做了一個決定。

    吳彬端著酒杯,微笑著,走到了蘇卿顏的面前。本以為自己已經表現得足夠謙卑了。

    但他的笑容還未散去……

    一杯酒直接潑他在臉上。

    大寫的懵逼。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嘴巴張得能塞下雞蛋。

    在眾人未反應過來之時,蘇卿顏拿著一瓶啤酒將吳彬從頭淋到腳,咕咚咕咚的啤酒泛著白沫,淌進他的襯衣,讓他全身上下都濕透了,宛如穿著西裝的落湯雞一般。

    濕身誘惑,好不狼狽。

    他身后的兩位委員忙不迭遞上手紙,讓他擦臉。

    饒是吳彬良好的修養,也有些手足失措。出了這么大丑,實在是太過勁爆,其他人都屏息凝神,想笑又笑不出來,一時間安靜無比。他訕訕地勉強一笑,旋即轉身離開了。

    “佳佳,你剛剛做了什么?”楊雨詩一臉好奇地問道。

    “摸了她屁股。”陳佳淡定地看向后方那桌的慌亂,深藏功與名。“跟你學的。”

    惡人還需惡人磨。不過女惡人嘛,只能說手感不錯。

    她微微笑著關上了隔間的門。

    但遇到了阻力——

    一雙手死死抵住了門。

    然后,隔間的門就被一個女生推開。

    一張寫著揶揄的臉上,一對眼睛咕嚕轉,上下打量著陳佳。

    “你不是去補妝嗎?”陳佳戒備著看了她一眼。還好她戒備心很強,所有公共場合都會先細心地檢查一遍,還沒有到解腰帶的環節。

    楊雨詩嘟著嘴,“你也知道……女廁總是不夠用的。”

    陳佳聽到旁邊隔間的女生在打電話,“……就是啊,那個人好壞的。”

    還有其他人女生的咳嗽。

    “你想干嘛,出去排隊啊。”

    結果,楊雨詩置若罔聞,將門鎖上了。

    咔嚓一聲。

    連帶著她的心也跟著咯噔一下。

    她有預感,不可預料的事情要發生了……

    楊雨詩直直地盯著她,眼波流轉,含情脈脈,“佳佳……”

    只見楊雨詩低低地說道,將身子朝她緩緩靠了過來。

    她有些發愣,微微側了側身子。

    一只白皙的手猛地按在了她臉頰一側的廁所隔板上,擋住了她的退路。

    她驚愕的目光,正對上楊雨詩略帶侵略性的眼神。

    驚覺間她的活動范圍已經被左手兩只手臂牢牢限制住了。

    這……難道是壁咚嗎?強吻什么的……

    “哈哈,才沒有呢,哪有那么夸張……”旁邊的隔間傳來女子的笑聲。

    她的手心都是汗,微微顫抖著。

    看著越來越近的一對眼睛,她沒來由地一陣緊張,腦海一陣空白……

    快做些什么啊!

    她反手捏住了楊雨詩的手腕,用力將楊雨詩往前一推,按在了墻上。

    咚地一聲。

    牢牢執住懷中的少女的手腕,將她死死壓在墻上。感受著少女身體的柔軟彈性,她微微抬起了膝蓋,沿著黑絲玉腿間的縫隙向上滑動,抵在對方兩腿中間,一道低低地呻吟飄散而出。

    她將額頭抵在楊雨詩的額頭上,瞇著眼睛,如黑寶石般的瞳仁閃耀著動人的神采。

    “你喝醉了?居然想要壁咚我?”

    陳佳嘴角掛著低低地笑容,嘴唇翕動。垂下來的劉海,遮住了兩人的眼簾,隱隱能夠看到對方的眼神。

    此刻,有人在打電話,有人在咳嗽。

    洗手間的一旁,掛著一副絢麗的玫瑰花海的油畫,一整片的血紅,妖艷無比。

    她的右腿,被一雙黑絲長腿夾住,死死嵌在了中間,細密的汗珠從薄薄的黑絲中滲出,濕滑無比,與她的裸腿摩擦著。

    看著眼前的女子一臉陶醉的神色,似是在邀請,又是在誘惑,她恨恨著很快松開了手。摸可以,kiss是要出事的。

    而楊雨詩也是拿準了陳佳不敢對她太過分的弱點,舉止動作都有些肆無忌憚。

    她滿面潮紅,吃吃地輕笑,“佳佳,你的歐派其實不小呢,好挺好有彈性。”

    “歐派?”陳佳的臉也紅了紅,沒想到最終還是防不勝防,被吃了豆腐。

    “對呀,不叫歐派,那叫……奶子?”

    楊雨詩壓低聲音,在她耳旁吹氣。

    這時候,有人在隔間門上敲了敲。“有人在嗎……好了嗎?還有人在排隊呢!”

    “等一下。”她這才想起還有生理問題需要解決呢。楊雨詩朝她擠了擠眉毛,然后得意洋洋地揚長而去。

    她撇撇嘴,看著離去的楊雨詩,冷冷地哼了聲。

    突然一種莫名的感覺襲上心頭,小腹有一點漲,而且下面也有些濕潤,該不會……這個月的流量包到了吧?

    今天的日期是……

    那么,真的是例假來了。怪不得渾身燥熱,感覺像是發情期到了一樣。

    她望了望天,一陣心慌意亂,遭了啊,忘了在包里放姨媽巾。

    而且,現在也來不及了吧。

    啊,實在不想回去拿,然后回來重新排隊。

    “詩詩,小詩詩你在嗎?”她朝外面喊到,但沒人回應,估計是已經走了。

    她微微開了一個門縫,一張小臉緊張地四處打量著。

    結果一個人都不認識。

    好吧,除了一個被她刻意無視的人。比起其他女生邊排隊,邊玩手機忍耐排隊的動作,她顯得淡定很多,冷冷地拎著包,抱胸站在那里,或是偶爾理理頭發,讓人莫名覺得有些好笑。

    “那個……小潔……蘇小顏,帶衛生巾沒?”她眼中露出希冀的光芒。

    蘇卿顏注意到一臉討好表情的陳佳,輕蔑地揚了揚嘴角,連她的名字也叫錯了。

    打開了包,取出一片遞給了她。

    “謝謝,我一定會還一整包給你的。”

    “不用。”蘇卿顏低著頭,冷冷地回道。

    陳佳聽著旁邊的沖水聲,無聊地望了望天,翻了翻白眼。這種感覺……真的好奇妙。

    居然能借到潔癖的東西誒?!雖然說語氣一如既往的高冷。

    難道說,因為潔癖的東西比其他人的還要干凈?不見得吧……人,真是犯賤啊,這種心情,就跟和鐵公雞借到錢一樣,讓人有種莫名的愉悅吧?

    全身輕飄飄地走了出來,冰涼的水,沖洗手心的感覺,好似將一股透心的涼意傳遞到內心深處去了。

    對著鏡子,將幾根調皮的頭發順到額角,露出明朗的發際線輪廓。靈動有神的雙眼,直挺修長的鼻梁,微微上揚的唇角,最后似扮可愛般地對著鏡子嘟了嘟嘴。

    哎呀,怎么能這么漂釀,皮膚好白,連我自己都快被自己迷住了,哈哈。

    突然,鏡中又出現了一個黑發女生,膚如凝脂,眉目如畫,舉手投足間透著一股淡然的仙氣,以及拒人千里的驕傲。

    但陳佳似乎看她稍微順眼了一些,而且現在她心情不錯,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朝她拋了一個媚眼。

    勾魂媚眼,妖嬈動人。

    但蘇卿顏一臉看白癡的神情,不屑地哼了一聲。

    這讓某人十分生氣。

    淡淡一笑,像專業的點評師一般,認真地說道:“你的小屁屁,手,感,很,好……”

    憤而轉過頭來的蘇卿顏,眼如寒冰,對上了陳佳撩人的嘲諷臉,氣死人不償命的眼神。兩人身高無甚差別,她那頭黑色的頭發,與陳佳長長的棕色波浪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畫面定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极速赛车手急速赛车 湖北11选5遗漏 分分彩组选计划 零基础学麻将 白小姐精准一波中特 北京pk10选号码技巧 130999平特一肖论六肖 幸运飞艇9码图 永利棋牌 股票宁波港最新公告 星悦麻将 发行股票的优缺点 韩国28预测网 广东11选5助手 通过互联网怎么赚钱 黑龙江福彩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