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九章 天下大同(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五十九章 天下大同

    下雨了么?

    一滴……又一滴,從天而降。

    浩瀚的夜空,遠方的燈火,透著一股秋之涼爽,穿透了身上每一個毛孔,讓全身都仿佛變得輕盈起來,心靈仿佛變得更加澄澈了。

    但……短暫的舒緩過后,便是空氣中沉甸甸的凝滯感,以及死一般的寂靜。

    孤單的路燈,照著路上的方寸之地,留下一個空落落的黑影。

    幾個個子不高的年輕少年,從遠處走來。或有些戴著口罩,或有些叼著香煙,招搖過市,讓她莫名有些心煩。

    回想起環保協會自以為冷酷的表情,裝逼的夸張穿著,面對她們那咄咄逼人的氣勢,已經讓她厭煩無比。

    “請讓我們環保協會加入你們文藝部吧,麻煩了。”

    她的腦海中浮現出那淡淡的語氣,森冷的眼神。

    似乎不是在征求意見,而是機械地述說一件無關痛癢的事情。

    一方口罩,遮住了半邊臉。

    沒有得意的笑容,只有平淡的奚落。

    全是男生有什么了不起?炫耀武力?

    連同這些小男生也跟著學習,有樣學樣,將一個正在蕩秋千的小孩子圍住。

    “這里是我們的地盤。想要玩這個秋千就要加入我們口罩組。”

    一個瘦弱的男生,叼著一根未點燃的煙,指了指旁邊男生臉上戴的口罩。

    看著高高壯壯的男生,戴著一面黑色的口罩,沒有說話,眼神犀利,還真是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氣勢。

    當然,這對她來說,只是覺得莫名地搞笑,以及諷刺。

    這些小男生還是小學生吧?

    叼著一根不知從哪兒順來的煙,就真的能給其他人威懾嗎?

    不同社團都有各自的統一裝束,環保協會最初只是恰巧戴口罩,宣傳霧霾危害而已。

    在這些小男生的眼里,卻成了裝酷耍帥的工具。

    “口罩組知道嗎?這個學校里最大的組織。”

    幾位小男生得意地擺著POSE。

    蕩秋千的小孩囁囁地說不出話來,低著頭,“我不知道,我要回家了。”

    “不準走。”一個男孩拉住了他的袖子。

    幾個熊孩子。陳佳心中暗嘆一聲,人類為什么要繁衍后代呢?

    她一直都不喜歡小孩,以前就吃過虧,而且就算欺負了他們,他們的家長也是讓人頭疼的存在。

    “我認識你們說的口罩組的哥哥。”她走了過去。

    那幾個小男孩紛紛轉過了頭來。

    被圍住的小孩趁機跑了。

    他們見是一個漂亮的大姐姐,有的趕忙把嘴上的煙取下來,塞進了褲子口袋里,也有一兩個男生有些臉紅。

    自帶讓人臉紅光環。

    也有膽子大的熊孩子,激動地詢問道:“是嗎?那他們中誰最厲害?”

    “唔……瘦瘦的,黃頭發那個。”她想了想,然后說道。反正走在最前面,應該是比較厲害的吧。

    “是嗎!張坤,果然我猜得沒錯吧。”小男孩忙向著旁邊的男孩炫耀著。

    旁邊的男孩切了一聲,還想強自爭辯兩句,但最后還是化作無聲的嘟囔。

    “他們真是好厲害,是我的偶像。姐姐,你和他們是一個班的嗎?”

    “不是。”

    “那你是他們的中誰的女朋友嗎?”其中一個小男生臉紅著問道。

    “也不是。你們當中誰有女朋友了嗎?”陳佳微笑著。

    “白方!”幾個男生不約而同地指向了其中一位。

    她心中暗暗咋舌,現在的小孩真的一個個都找對象了嗎?會不會太超前了一點?學會拼音就能寫情書了……

    陳佳問的問題都是他們感興趣的,他們一點也沒有感到隔閡,一個個都爭著搶著在她面前說話。

    “沒姐姐你漂亮。”那個男孩摸了摸腦門。

    “我班上的女生都看不上,太丑了。”另一個男孩冷冷地說,似乎能夠語出驚人一樣。

    “姐姐,你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女生了。”又一個說道。

    陳佳暗嘆一聲,真的跟不上時代了啊。不過,看在是夸她的份上,姑且笑納了。

    最這個字……一點也不夸張。

    “小明就喜歡跟在美女后面,上次在小區里跟著一個姐姐到了她家門口。”旁邊的一個男生在陳佳面前,毫不猶豫地出賣了朋友的黑歷史。

    “我那是鍛煉我的跟蹤能力。我們放學跟蹤口罩組的哥哥們,不是一次也沒被發現嗎?”

    “哦?他們現在在哪里?”陳佳突然心血來潮地問道。

    “小吃街。他們在小吃街吃燒烤。”

    “差點就被他們發現了。”

    陳佳故作認真地問道:“你們還沒加入口罩組?”

    她一直忍著沒笑,口罩組,口罩組,這莫名的喜感是從何而來的。但是不能笑啊,這些孩子自尊心爆表,可不能嘲笑他們。

    “沒有。剛剛只是我們裝的。”

    雖然她一眼就看出來了,但還是迎合著露出恍然大悟地表情,“哦……原來你們還沒有加入。”

    “其實,我認識他們,要不要我幫你們說一下。”

    “真的嗎?太好了!”

    “嗯。”她鄭重地點點頭。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她伸出一根指頭。

    “什么條件?”

    “一人親他一下。”指尖指向了叫做白方的小男孩。

    “不行。”白方捂住了臉。

    “好臟,我也不要。”

    陳佳的露出失望的神情,讓這些男生也變得難過起來。

    她勾著小指在自己的唇上輕輕一點,“和是這樣輕輕碰一下是一樣的,拜托了。”

    陳佳這副可憐中帶著企盼的眼神,很快讓這些男生的態度出現松動。

    然后一個個前仆后繼地朝著白方撞了過去,蜻蜓點水,老牛舐犢。

    誒誒?!熊孩子們!我讓你們親一下,沒讓你們親嘴啊!怎么那么自覺!NP!真是太羞恥了。

    她面色嚴肅地看著他們,內心中升騰起莫名的興奮,真想拍手叫好了,怎么感覺她是被劉小雨給傳染了呢。

    某女的惡趣味也真是層出不窮啊。

    陳佳站了起來,朝他們揮了揮手。

    “馬上要下雨了,你們快回家吧。”

    見不明就里的他們結著伴離開了,她的嘴角浮現一抹微笑。

    趁著你們還年輕,還不知道什么是搞基……或許,以后回想起現在,你們會后悔的,哈哈。

    希望長大以后,忘掉她這位壞姐姐。

    要是感激她打開新世界的大門,她也不會反對。

    劉小雨口口聲聲念叨的“天下大同,基本國策”,一直在她腦海里回蕩呢。

    對付熊孩子,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他們造成童年陰影。

    ‘拜拜咯!小屁孩們!’陳佳得意地朝著他們的背影揮了揮手。

    我要打倒你們崇拜的偶像了,可不要哭鼻子啊。

    ————————————————————

    滴答!滴答!

    下雨了。

    水泥地上一點點的濕痕,很快滲透消失不見。

    一滴,又一滴零落的雨滴落在他的頭發上,微風吹過,他短短的頭發微微顫動。

    偶爾有那么一兩滴,落在他青紫的鼻梁上。

    這個人對即將下雨的事實無動于衷,摸了摸自己臉上的淤青,痛得嘶了一聲。

    他叫車欽。

    B省C市市二中的學生。

    曾經的王。

    風光無比,不光是整個年級,甚至整個學校,所有人見到他都要繞道走。

    然而……風光不再。

    一直驕傲足以炫耀的女朋友投入了別人的懷抱。

    回憶往日音容笑貌,更是在他內心上,壓了一塊千鈞重的巨石,巨石那堅硬的棱角,還不時地刺痛著傷口,提醒著他——

    復仇之火,灼燒著他的內臟。

    在那么多人的見證下,在食堂被群毆,他像一只喪家之犬一樣躺在地上,成為他一生中揮之不去的黑歷史。

    仿佛渾身赤裸地站在高臺上,被鎖鏈束縛著,隨時被四周的嘲笑聲環繞著,下方是看不見的黑暗,無論他發出多么聲嘶力竭的呼喊,都沒有人聽見。

    他奮力掙開全身的鎖鏈,憤怒的巖漿,從地底噴濺而出。

    那是他看到了黑暗之中的一束光,那一瞬間的回眸,那樣的眼神,沒有嘲笑,只有淡淡的憂傷,在他孤立無援的時候,如同從天而降的女神,將他從孤島中拯救出來。

    從軍訓初見時,就已經讓他心馳神往。

    第二次,在他落難之時,替他叫了救護車。

    現在……他攥緊了拳頭。

    目光從身后幾個男生身上掠過,宛如戰前動員的將軍。

    每一個男生都是目光炯炯地回看著他,這讓他心中充斥著萬丈豪情。

    仿佛回到了高中,與那個人相互較勁的日子。那樣一個人,現在卻杳無音訊了。

    他的心中隱隱有些懷念起來。還有一些得意……陳兼,你不過是一個煞筆而已。

    他們的目光,看向了遠處走來的一行黑影。

    ——————————————————————

    “哦,好像要下雨了。”

    戴著口罩的男人,雙手插在褲兜里,望了望天,踮了踮腳。

    狂野的發型,不羈的眼神,讓任何一個人的目光都不敢在他身上停留超過三秒。

    尤其是還有近十個這樣的人的情況下。

    黑色夾克,金屬鉚釘,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冰涼氣場。

    雙手插兜,或是左右四顧。

    每一個動作都想是慢動作一樣,一幀又一幀地放映著。

    統一的步伐,踏在稍稍有些積水的路面,濺起幾許水花。

    一樣的戲謔眼神,從茫然眾生上緩緩掃過。

    微風吹動他們長長的頭發,微微顫動。

    這群黑衣人站成長長的一排,把整個路面都擋住了。

    氣勢非凡,伴著身后的汽車喇叭聲,顯得異常地瀟灑。

    天上的小雨,在汽車明亮的燈光下,無所遁形,顯露出豆大的輪廓,落到濕漉漉的地面。

    一群人悠閑地游走在回校的路上,絲毫沒有意識到危機即將降臨,復仇的野狼正匍匐在幽深的黑暗之中。

    空氣中凝滯著一股緊張的氣息,以及煙草中淡淡的焦油味。

    嘩嘩的大風,吹動著,卷起地上的枯枝落葉,把每個人的衣服緊緊拽著,他剛想扣上夾克的拉鏈。

    一根煙頭落在了他的腳前。

    這時候,咚地一聲。

    走在前面的他,被一塊板磚正中砸到頭。

    猝不及防之下,被撂倒在地,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幾滴鮮血淌在了地上。

    滴滴答答的雨下了起來。

    這群剛剛還不可一世的口罩男,這才看清來人的面目。

    ————————————————————

    “你剛剛回來,又要出去?”

    莊星看著電視,瞄了她一眼,嚼著零食嘟囔道:“山P與十元好有cp感。”

    “啊,只是回來拿下傘,外面下雨了呢。”

    陳佳開始穿鞋,淡淡地回應道。

    “去哪里?不會是去上晚自習吧?”

    “不是。去買水果,順便去散散心。”

    要是沒找到他們,那就只好去買水果了。她的心情現在可是超級糟糕的。

    “這么大雨,去散心?”莊星沒好氣地說道。

    “成績這么差,還不去上晚自習。也不知道能不能轉專業呢。”莊星忍不住吐槽。

    “要你管,好好看你的霸道和尚吧。”

    “你可別忘了……我剛好是你的輔導員。”

    “哦,知道了。我會早點回來的。”陳佳站起身來,留下這么一句話,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冰冷的空氣,充斥著泥土的氣息。

    聲控燈一燈沒亮,她沿著臺階一步步,走到了底樓。

    她打開了大門,咔嚓一聲,整棟樓的聲控燈,一層接一層,亮了。

    燈光下的陰影,殷紅的嘴唇,嘩嘩的雨聲,以及她手中的那把長柄的黑傘。

    她手指在傘柄上面一按。

    嘭地一聲,黑色迎賓傘一下子撐了開。

    一瞬之間的氣流,將雨滴紛紛彈開,圍繞著傘沿,一滴又一滴的雨滴,在空中停滯下來。

    最后,才滴滴答答地濺在傘面上。

    整個世界恢復下雨的喧鬧。

    嘩嘩地下著。

    刮起的風,吹動了她的卷發馬尾。冰冷的觸感,好似要擠壓進她每一個毛孔。

    她的手將幾縷發絲緩緩別到了耳后,露出煞白的側臉。

    活動了一下手指關節,又扭了扭頭,咔嚓,咔嚓。

    低垂的目光,漸漸變得有神。

    雨傘下的半張臉,露出邪魅的微笑。

    沒打過架的男人,算什么男人。說到底,男人都是一種動物啊。

    靜靜地看著越下越大的雨簾,她一步一步地向著前方走去。

    路燈留下她長長的影子。

    黑色的影子,黑色的傘,黑色的天穹。

    整個世界,仿佛被這鋪天蓋地的大雨所淹沒,嘩嘩——

    嘩嘩——

    set fire to the rain——

    用噴發的萬丈火焰將這狂風驟雨點燃吧!

    【推書】

    阿拉德的是時空守護者 / 靈嵐月落

    毒奶粉dnf的同人人設,原創劇情。

    超限計劃/折斷黑暗翅膀

    變百,lol的同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安徽11选5分布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 南京老三番麻将群 短线买股票技巧 四肖期期中免费资料四不像 河南体彩快赢481胆拖 贵阳捉鸡麻将必赢辅助器 黑龙江11选五5app下载 星力捕鱼*平台 全天qq分分彩走势图 蜀山四川麻将app官网 百家乐必胜方法 民间股票交流微信群 平特一肖怎么买的? 好玩点的棋牌游戏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