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五十章 拉贊助(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五十章 拉贊助

    “蘭姐!”“部長!”

    兩位男生忙打著招呼。

    陳佳回過頭,看著這個抱胸站在門口的女生,斜斜的劉海,混色頭發,發梢被染成棕色,嘴唇輕蔑地翹起,眼睛很大,不過假睫毛……好像要掉了。

    這個人就是外聯部的部長了么?

    看上去就是一個不好相與的人吶。

    通常學生會部門辦活動,都會需要這些部門的協助。一些大型的活動,離不開外聯部的資金,雖然說小型的活動,可以繞開他們,但是,外聯部絕對是活動資金的最大來源。

    而像是紀檢部這種部門,則就是檢查每個部門是否違規,以及開會等各種情況。

    像是這些管理部門,在學生會內部權力很大,但是放到外邊,論到知名度的話,還是不及文藝部的。像文藝部這種職能部門,雖然在學生會中間就像是發動機一樣,即使不能掌控方向,但是卻是最不可或缺的部件之一。

    所以,現在就是輪到這些輔助部門逞威風的時候了。等活動開展的時候,這些部門就會想盡辦法來抱大腿,只求獲得一個協辦名額。

    “蘭部長,我們是文……”

    “我知道。鐘佩玲的委員嘛。”

    那個學姐打斷了陳佳的自我介紹。

    “蘭部長,我想是什么原因,我們的申請沒能通過呢?”陳佳恭敬地問道。

    “你們的資金使用有問題,而且場地也沒有申請下來,我們不可能把我們辛苦拉到的贊助給你們拿去挪用。”蘭部長放下了手臂,冷冷地說道。

    “是我們的預算做的不夠仔細,但是……”

    “場地申請表……不是已經交上來了嗎?”陳佳的語氣也冷下來。

    她記得當初好像是柳夢初負責申請場地的,而且應該也拿到了表了的。

    “哦,抱歉,但是我并沒有看到。”蘭部長攤攤手,“我無能為力。”

    “可以讓我們看一下我們部門上交的材料嗎?”

    “不行。”

    這副盛氣凌人的姿態,讓兩人心頭都有些不快。

    楊雨詩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喂,蘭部長嗎,你的睫毛好像要掉了誒!”

    “是假睫毛嗎?哎呀,真是慘吶,好像一根根蒼蠅腿啊。丑死了。”

    “像這種天生睫毛又短又丑的女生,怎么還配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啊?”

    楊雨詩顧影自憐,惡毒的話從她嘴里像連珠炮一樣一句接一句。

    這便是美女的天然特權了,諷刺別人丑,對方是無法反駁的,誰讓你丑呢?

    剛剛還不可一世的蘭部長的氣勢已經降到了最低,臉色鐵青。

    旁邊兩位委員男生噤若寒蟬,都自個坐到了辦公桌前,埋頭裝作看文件了。

    “滾出去!”

    “這里不歡迎你們!”蘭部長惱羞成怒,指了指門外。

    “佳佳,她脾氣好壞壞哦,臉也好黑啊,該不會是月經不調吧?”楊雨詩一臉賣萌的嘟著嘴。

    “需要到醫院開雌激素的藥了哦,不然到時候,就提前變大媽了啦。”

    “滾!出去!你們文藝部這幫狐貍精!給我出去!”

    一個男生的低沉的嗓音傳來,“蘭部長,你的聲音,我在我的辦公室都聽到了。”

    一個寸頭短發的男生,高個子,國字臉,眼神超級犀利。

    “是你委員惹你生氣了嗎?”他雙手插在褲兜里,從容不迫地走了過來。

    然后,看到陳佳她們二人,動作微微頓了頓。

    而陳佳與楊雨詩皆是一愣。

    吳彬,青志協常務副部長,她們文藝部的頭號敵人。

    他很高,起碼有一米八五。膚色并不白,而是剛毅的深棕色,目光如炬,倒沒有普通男生對她們愛慕與覬覦的打量,而是濃濃的輕蔑。

    是的,輕蔑。

    “學生會還是不夠嚴明吶,紀檢部那幫人確實不喜歡辦正事。所以,才會讓什么人都能走后門進來。”

    他垂下眼淡淡地說著,然后繞開了她們,在辦公桌上坐下,敲了敲正在渾水摸魚的男生的頭。

    “你們就是這樣值班的?”他的語氣有些嚴厲。

    “吳彬。”蘭部長似乎從失態中恢復冷靜,理了理頭發,微笑著打了個招呼。

    陳佳看著那個吳彬的背影,抿了抿嘴。

    走后門?說的不就是她嗎?

    她當初參加面試的消息告知肖璐的時候,不巧被這家伙聽了去,斷章取義地認為她是通過關系進的學生會。

    她不想解釋什么,解釋就會信?

    面對敵人,無需任何解釋。

    “所以說,我們文藝部的申請沒有通過,就是你在其中作梗吧?吳部長。”

    陳佳的嘴唇微微翕動,表達了她心中的質疑與……同樣的輕蔑。

    吳彬從辦公桌上下來,冷冷地掃了她一眼,“沒有。”

    “我與鐘佩玲確實存在過節,而你,還不值得我有欺騙的必要。”

    “因為,你不過是再普通不過的委員罷了。”他依然還是那副不以為然的表情。

    “怎么?因為想用身份來壓人了嗎?吳彬……副部長?”陳佳眼瞼微微抬了抬,直視著吳彬的眼睛。

    “沒有人能夠威脅我……沒有人。”

    她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

    “這種話,等你成為了學生會的主席再來說吧,看到你就覺得惡心。詩詩,我們走!”

    有的人注定永遠成為對手。她也不怕把話說死。

    見吳彬的眼皮跳了跳,隨后嘆了口氣道:“那么我們青志協不會再克制了,別怪我插手你們文藝部的事情。”

    “難道現在不是嗎?”楊雨詩也回頭諷刺道。

    “不,現在還沒開始,蘭部長,她們要贊助,就給她們。”

    “這……”那個蘭部長有些為難。

    “不用了。”她拉著楊雨詩走出了辦公室的大門。

    文藝部一直和青志協摩擦不斷,兩大職能部門之間一直都在互相排擠,她以前還不怎么相信的,都是一笑了之,以為兩個部門還能和睦相處,現在她算是知道了,不可能!

    文藝部年度排名第七,也少不了青志協的各種阻撓。這不完全是她對青志協印象差的原因,還有她和吳彬的私人恩怨。當然,私人恩怨可能是部門直接對抗的導火索,現在……

    兩個部門之間還是在暗地里較勁,小摩擦不斷,要是真的擺在臺面上的時候,就是部門大戰的開始了。

    至于贊助,除了外聯的來源,還有學校團委的申請,以及學校組織的贊助,甚至,直接到校外去募集資金。

    錢么,她不是不可以出,但是需要爭的是那口氣,可不能被人看扁了。

    “我們自己去找商家拉贊助吧!”陳佳看著楊雨詩的眼睛,一本正經地說道。

    “誒?”楊雨詩眨了眨眼睛。

    ——————————————————

    所以,兩個女生就站到了S大的校門口。

    一白一黑兩條大長腿,長卷發與內扣短,熱褲與短裙,短Tee和印花襯衫。一樣的青春與活力,高挑的身材,俏麗的容顏,那一寸寸反光的白皙肌膚,竟是連陽光也比去了。

    實在是超級惹眼,校門口那么多男男女女,都比不過這一對美女組合。

    美女身邊永遠不缺愛慕的目光,各種殷切的贊揚,數不盡的鮮花與掌聲,她們自信,她們高傲,甚至目空一切。因為,這是她們美貌的榮耀。

    那種讓所有女人嫉妒,讓所有男人低頭的感覺,真是像毒藥一般,具有著無與倫比的魔力,讓所有女人內心瘋狂,掙扎,痛苦,以及狂熱。

    看著周圍的人要么退避三舍,要么掩藏著狂熱的愛戀,陳佳露出了淡然的微笑,神采飛揚。

    美女不都是自信非凡的嗎?

    她的腿長得這么好看,估計有很多人在看吧。由于她穿著的是熱褲,看上去,腿比上半身還要長很多。

    從背后看去,亞麻色,純白色,青黑色,以及大片的雪白——宛如泛著瑩白光澤的完美藝術品,讓人移不開眼,走不動路。

    身材真是好到沒朋友。但確實有一個身材也好到炸街的朋友。

    黑絲短裙的經典搭配,依然是讓人百看不厭。短裙下半透明黑絲勾勒出纖細圓潤的線條,透出的隱隱肉感,實在是性感得過分了。

    “已經掉了很多雙了,也不知是誰偷走了。”楊雨詩向她抱怨著。

    “這是超薄的嗎?”陳佳疑惑地問道。

    “20D的。不過容易勾絲,要是破了就難看了。”楊雨詩扭過頭來回檢查了腿上。

    陳佳注意到她無所謂的表情,完全沒有言語中的擔心嘛。絲襪要是破了洞,可就……成了撕襪了。

    難怪,身為暴露狂的楊雨詩會透出興奮的眼神。這么愛玩啊……要是當初她還是男生遇到這種女生該多好,膽子又放得開,而且還是處女,相信不到一個月,估計就把所有姿勢都解鎖了。

    不過現在,變成了女生……好像有點HOLD不住的樣子。

    而且,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

    “對了,我們要去哪里?先在學校附近隨便找一家問問看?”

    “大學城里的這些都是餐飲娛樂什么的,都被瓜分得很干凈了,去了也沒多少。”外行人楊雨詩摸著下巴,自以為是地否決了陳佳的提議。“不如,去南光廣場吧。那里是商業區。”

    “南光廣場?遠不遠?”

    “就是在新區轉盤下立交附近啦,在那個方向……”

    身為路癡的陳佳不解地眨了眨眼,然后問道:

    “那我們要怎么去……”

    “當然是坐公交車咯,有一點遠呢。”

    “為什么不叫輛專車,我還有優惠券沒用完。”

    “哎呀,佳佳,只是去拉個贊助,沒必要那么浪費啦。”楊雨詩嘟著嘴,摟著她的手腕,輕輕搖晃著,偶爾不經意在她胸前柔軟的面團上擠壓一下。

    這種若有若無的觸感,讓某人心中難受至極。

    居然敢這么挑逗我,要是我是男生,不把你這對歐派升兩個碼,我就不信陳。

    現在她都已經被繳械,沒收了作案工具,已經沒有讓妹子免受十個月大姨媽之苦的神奇功能。

    “不要用你的胸來碰我。”她有些生氣地說道。

    “你知道有的女生為什么一邊大,一邊小么。”楊雨詩也不以為意,笑了笑。

    “為什么?”

    “因為她們施法的時候,習慣了一只手在上面,一只手在下面。”

    陳佳汗顏,還好她歐派小,而且她沒有揉自己歐派的習慣。

    不過是不是她這個習慣,才導致了前者呢?

    “你居然沒有低頭看誒……難道佳佳你這么純潔嗎?看樣子我不該在你面前說這些的,唔唔,車來了。”

    在公交車站等了好一會兒,去南光廣場的6路公交車到了,車上的人不太多,兩人投了錢,上了車,然后在靠近后門的位置上挨著坐了下來。

    楊雨詩將車窗推開了些,外面的涼風吹動了她那頭短發,內扣的短發,配合那張俏麗的小臉,有種說不出的乖巧可愛。

    真是一個復雜的女生吶。

    在部門男生面前一副高冷十足樣子,在兩位部長面前又是極盡賣萌,在心儀男神面前又是花癡少女,而在面對女生的時候,卻又露出癡女本性。

    “吶!佳佳,你在看我嗎?好羞羞的。”楊雨詩捧著臉,嘟起了嘴。

    “不過也是,像我這種從小練舞的身材,連我自己都喜歡得不行呢。”

    怎么能這么自戀!周圍的男生都把目光投向了她們。這讓陳佳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尷尬。

    “那個,詩詩,你加入了舞蹈社了嗎?”

    “嗯,是黑夜玫瑰哦。上次聚餐時候那些帥帥噠學長也在那里面。”

    “那你知道粉色薔薇嗎?”她別過頭詢問道。

    “難道不是舞蹈社嗎?”

    “算是……喂,你的手。”陳佳感覺大腿上一涼,一雙咸豬手輕輕搭上了她的大腿,在上面來回撫摸著。

    楊雨詩吐了吐舌頭,“摸一下又不會少斤肉,不過說起來,你的皮膚真的好白好滑,有什么特別的保養方法嗎?”

    “沒有。”陳佳瞪了她一眼,語氣有些不忿。

    說起來,她變身才不久,全身的皮膚都是全新的,和幾個月新生兒的皮膚年齡差不多,自然水潤白皙了。

    “哈~雪肌誒,居然不說。”楊雨詩不依不饒地將臉湊了過去,將下巴放在她的肩上,張開小嘴,輕輕地呵著熱氣。

    “你要是把保養皮膚的秘訣告訴我,我就和你交換……保養那里的方法。”

    “詩詩,你靠得太近了啊。”陳佳皺了皺眉,往外挪了一點。

    “難道你就不想下面那里更緊更漂亮一些嗎?”楊雨詩嘟著嘴,伸出纖纖玉手,輕覆在陳佳的大白腿上。

    “不需要。”她冷哼一聲,別過了頭,臉頰已經染上一抹紅霞。

    汽車到站,上來了很多人。

    趁此機會,她站了起來。

    “老奶奶,你坐這里吧。”順便讓個座。

    楊雨詩愣了愣,又氣呼呼地撇了撇嘴,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陳佳拉著公交車上的手環,高挑的身材,纖長的手臂,修長的雙腿,再配上那張妖孽的臉,真是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楊雨詩笑了笑,走到了她的后邊。

    “佳佳,你知道嗎,剛剛看到你,我差點就彎了,我們來百合吧。”

    你明明就是雙性戀,還裝什么直女。

    “不。”她拒絕道。

    這癡女雖然長得不錯,垂涎的卻是她的身體,她一向不喜歡這種走腎不走心的方式。

    這一站怎么停了這么久?

    陳佳往前門看去,人還在往上擠,公交車司機不停地讓大家往里面走。

    上了這么多人么?真是……

    當汽車啟動的時候,中間過道已經擠滿了人了。

    “人好多,太擠了。”她有些不舒服,這也是她很少坐公共汽車的原因。

    “我會保護你的。”站在她身后的楊雨詩雙手將她周圍的空間環住,不讓別人擠到她。

    本來她還有些感動,但很快發現這明明就是監守自盜。

    汽車每一次剎車,以及轉彎,身后的楊雨詩都將全身的重量壓到了她的身上,每次她略有些嗔怒的回過頭,就看到楊雨詩無辜的表情。

    楊雨詩確實是故意的。

    陳佳實在是太漂亮性感,她的心就像貓抓了一樣,忍不住想去挑逗一下。

    所以,當轉彎的時候,她就會把身體緊緊貼上去,將臉埋在她的發間,清嗅著淡淡的玫瑰清香,感受著前胸與那個女生后背溫柔擠壓的快感,以及敏感的小豆豆無助地扭著頭,充著血。

    穿著黑絲的大腿緊緊夾著,與那雙完美玉腿緊緊貼著,輕輕地,緩緩地摩挲著,絲襪順滑的質感貼著微微溫熱的肌膚。

    她的嘴里輕哼出模糊不清的囈語,兩片濡濕的小肉肉滑膩無比。

    不受控制地,以及渴望著,渴求著,每一次停留與接觸。

    在這么多人面前,一股小溪一陣一陣地分泌而出,浸濕了她的小內內。這么多無知的人,眾目睽睽之下,卻又一無所知。

    真是太讓人難為情了,暴露癖真是讓她欲罷不能了。

    比起在腦海里想象著大家看到她濕噠噠的下體的興奮,她突然有些感傷起來。這樣完美的女人,真的是她能夠擁有的嗎?又有誰能真正走入她的心中呢?

    陳佳不知道她自己已經被吃了那么多豆腐了。每次楊雨詩擠過來的時候,她就有些不爽,但看到楊雨詩水汪汪的無辜眼神,她就心軟了。

    她其實很討厭別人碰她的,不過女生沒那么討厭而已。說到底,也是隱性的小潔癖一枚啊。只是她沒有意識到而已。

    不過,說到底,對她來說只是普通的擦碰而已,后背和別的女生貼了幾下,只是沒想到某位癡女腦補得太厲害,自嗨過頭了。

    “南光廣場站到了,請要下車的乘客,有序下車。”汽車到站停靠,機械電子音響起,車門打開。

    “是這個站吧,詩詩,我們下去吧。”

    “佳佳,你扶我一下,我站得有些麻了。”

    兩人在南光廣場下了車。

    陽光明媚,人來人往。電影院,商場,以及電玩城,網咖到處都是,果然是十分熱鬧。

    “天氣好熱呢,絲襪上面全是汗,粘腿上怪難受的。”楊雨詩摸了摸自己的腿,然后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指尖已經凝了薄薄的一層熱汗。

    “要不我們先休息一下?”

    看著楊雨詩的黑絲小腿已經沾上汗,油油滑滑的,有些膩眼。陳佳好心地問道。

    “不用了。”

    “我們去問問這個吧!”楊雨詩對著電影院一指。

    “電影院?!”

    “嗯。每天走這么多人去看電影,一定很有錢!”

    然而,還是太天真。

    從工作人員找到主管,然后被果斷拒絕。

    “對不起,我們電影院暫時沒有贊助的必要,以前那位主管去投過幾次贊助,但是沒有什么明顯的效果。現在,主管就換成我了。”

    “這次不會的。因為……我們這次活動很大,全校還有外校都一定有很多人來觀看的,到時候你們可以在現場辦一個團購電影票的活動,或者互動抽獎什么的。”楊雨詩解釋道。

    “這是我們的學生會證件。”陳佳也拿出了學生會的工作證,以免被當成騙子。

    “你們要多少?”

    “5000?或者6000吧。”

    “最多500。”

    果然,沒有什么談判經驗的她們,只能灰溜溜的離開。她們能夠接受的贊助,最多只有兩到三家,并不是贊助商越多,資金就越高。而且,商家太多,協調也特別麻煩。

    兩人依次從電影院,賣場,到奶茶店,以及電玩城,電器城都去了,結果愿意贊助的,數額都不太多。而且更多的是看她們是美女想要搭訕的,這種只好敬而遠之了。

    看玩笑,這種變相的要錢,當然很難了。乞丐都要自廢雙目,唱唱歌,才能拿到幾塊,幾十塊,幾千上萬元是隨便給的嗎?

    第一次拉贊助,好像并沒有那么成功啊。

    這對憋著一股氣的二人,都是一個打擊。沒辦法,第一次就想完成最高級的任務是不可能的,不過,勇于嘗試,勇氣可嘉,不是嗎?所以說,外聯部也確實很辛苦啊,到處都是伸手要錢的人。

    “看樣子,我們今天要回去了。明天你有課嗎,佳佳。”

    楊雨詩雙腿并攏,來回無聊地晃著。

    “對了,我知道有一個地方。”

    陳佳翻出自己的錢包,里面抽出了一張VIP會員卡,“可以去試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手机麻将辅助器 游戏美女捕鱼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则 贵阳捉鸡麻将高手经 极速赛车官方网站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天结果今天晚上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快乐八的玩法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号历史 股票策略平台 五分彩最稳定方法 北京快乐8五分钟一开奖 指数型基金和股票型 网赚联盟代理 白城麻将吉祥棋牌免费下载 股票开盘价怎么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