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七章 貓與狗,騎與步(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十七章 貓與狗,騎與步

    淅淅瀝瀝的小雨自天邊飄落,整個校園都彌漫在煙雨朦朧的意境之中,路邊停靠的車輛,樹上的綠葉,被一滴滴如針尖麥芒般細微的小雨潤濕著。

    涼爽的秋風拂來,讓人心胸為之一清。

    陳佳打著一把傘,走在羽毛球館的路上。她一手拿著傘,一手拿著拍子,額角的頭發亂了都有些顧及不著。

    她本以為下雨就不上課的,結果林櫻還打她的電話,讓她趕快去上課,上課地點從露天球場,改到了羽毛球館里了。

    所以,她才會匆匆忙忙地穿著不那么適合運動的衛衣和鉛筆褲去上體育課。雖然說鉛筆褲確實很顯腿的曲線,但是對運動來說就沒那么適合了。

    在收傘之前,她伸出手來,感受著上天敏感的淚水,露出一抹微笑。

    她其實是喜歡雨天的,安靜,浪漫,空寂,以及淡淡的憂傷,好像能夠在一瞬間調動起全身的多愁善感。比起陽光,雨天更讓她欣喜,所以才會在游戲里面取今明兩天有雨這種爛大街都沒人要的名字。

    羽毛球館并不很大,但至少能避雨。

    二樓平臺有很多訓練場地。一樓則是比賽用的球場,周圍還設有觀眾席。

    “這兒呢!陳佳!”林櫻舉著肉乎乎的手,使勁揮著,說不出的熱情可愛。

    她粗略的一掃,人不多嘛,估計有不少都以為不上課了,自作主張地回了宿舍玩電腦,或是睡懶覺什么的。

    “快過來呀。”

    她將傘撐著放在了外面,走了過去。

    “哎,美女,換發型了啊?”

    一路上,幾個膽大的男生笑嘻嘻地打著招呼。

    她淡淡地笑著,也不回應。

    “今天人好少,應該不會點名吧。”劉小雨的語氣有些抱怨,似乎她也是被林櫻拉過來的。

    “而且,今天的男生都不美型,一點CP感都沒有。”

    “還是說,沒有來的那幾對,昨晚那個太勞累了嗎?”劉小雨陷入幻想中,讓兩人翻了翻白眼。

    “你這個頭發只是染了嗎?”林櫻摸著她的頭發,疑惑著問道。

    “嗯,其實還是直的,不過每天都需要用卷發棒,有些麻煩。”

    “你的發質好好啊……你當初是怎么想到要染的?”

    “怎么說呢,換種發型,換種心情,想要嘗試一些不同的東西吧……”

    變成女孩子之后,她近乎遵從身體的本能打扮自己。既然有這么好的條件,沒理由錦衣夜行。漂亮一些,自己心情好,也養眼不是。

    “我也想去染一個顏色,你覺得什么顏色好看。”林櫻道。

    “我也只是第一次,不能給你什么建議,你還在健身嗎?”

    “放假就沒去了。和沈冰白小楠她們去H省了。我們提前訂的動車票。本來打算先把B省的景點都逛一圈的,但是時間還多不是嗎。”

    還是那身黑色運動服,高潮一臉痞相,漫不經心地拎著球拍走了過來。

    “那個,集合了。”

    一如既往地懶洋洋,他又吹了吹口哨。

    其他人都還在聊天。

    “集合了!”顧薇說道,舉起了手中的點名冊。

    “開始點名。”

    好吧,這下子,其他人都爭先恐后地跑了過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后,瞬間集合。

    “居然要點名……”

    “我還以為下雨就不上課呢,差點就沒來了。”

    人群嗡嗡地議論著。

    “劉悅。”

    “到。”

    “劉小雨。”

    “到。”

    ……

    點完名之后,結果是大部分人都到了。

    和現場不到一半的人成了鮮明對比。

    人這么少,渾水摸魚也不好摸吧,真是讓人捉急啊。

    “這次舉手,那些沒到的記缺席。”

    又耽擱了不少時間,把那些透明人清理出來之后,經過短暫的熱身,又開始正式上課。

    “上節課講解了高遠球的發球動作和技巧。”

    “這次我們講解高遠球的接球方式。”

    一眾學生圍了過去,認真地聽著。

    然后就剩下兩個最懶的人。

    陳佳的目光和旁邊的女生短暫交匯。

    “你為什么要站這里。”

    “我不光可以站這里,我還可以站……這里。”陳佳笑了笑,往前一步。

    “你不知道一米是陌生人安全距離嗎?”

    “陌生人?原來我是陌生人,難道不是不可接觸者嗎?”

    “不可接觸者?那是什么?”

    陳佳的嘴角咧了咧,突然有些尷尬。到底是誰給她說潔癖患者將周圍的人和物體分為可貼身,可接觸,以及不可接觸的?

    居然潔癖患者本人都不知道。

    就好像上次肖璐看了她的那本《與校花同居的日子》,總有一種羞恥與尷尬并存的感覺。

    “喂!你們兩個不聽課嗎?很會打了?”一旁的高老師吼道。

    兩人這么高,而且躲在人群后面,實在是鶴立雞群。

    “高……”陳佳拉長了音調,然后淡淡地補上一聲,“老師。”

    高老師氣得瞪大了眼睛,板起一張臉。

    “高老師。”一旁的蘇卿顏就顯得有禮貌很多,然后某位大叔才勉強接受這個結果,露出和藹的笑容來。

    “你們自已練習。”他朝他們班上的學生說道。

    他對班上的學生采取的是放養的方式,和她老婆顧薇的馴養有很大不同。

    “實在是想把你們分在一組,冠軍美女組合,秒殺全場,想想就激動。”高潮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用球拍撓著后背。

    “還有兩個女生呢?沒來嗎?”他向四周望了望,又收回目光,“算了,我來做你們的陪練。”

    “你們兩個人一組。”

    高老師說出了一句讓她們二人同時搖頭的話。

    “和她一組?”某人不屑地別過了頭。

    “哼,你以為我想啊?”看到她這副樣子,陳佳心里就是一陣來氣。“你這個惡心的潔癖。”

    “還去染了頭發,發質果然不怎么好。”

    “喂,我發球了啊?!”高潮站在球場對面喊到。

    這兩人就像貓和狗,見面就打架。

    “就算是你們答應的只是羽毛球交流賽,也不要這么敷衍好吧。”

    “來了。”高潮一出手便沒有留情。

    高遠球,最基礎的一招。

    通常發的好與不好,新手老手一看便知。

    既高且遠,恰好能夠讓對手不能舒服地使用殺球,讓難受的對手陷入被動。

    兩人眼中一凝,兩塊拍子在空中交匯。

    喇——

    球拍擊球拍。球落地。

    “我不知道你就那么喜歡發球。”一旁的蘇卿顏冷哼一聲,退到了右擊球區。

    “發一下球又不會懷孕。”陳佳球拍一抬,羽毛球順勢落入手中。

    高遠球,以牙還牙!她猛地一扣球拍。

    對面的高潮退了好幾步,然后輕而易舉地接了過去。

    他反手一挑,打出對角線吊網前的小球。

    兩人又來不及動作,落到了地上。

    兩人的眼神對視一眼。

    都是互相不理睬。

    “要是你們就這種認真程度的話,到時候,丟臉的可是你們。”

    高老師的語氣中頗有些威脅。

    “連我三成力都沒有使出來。”

    “真的美貌和智力成反比嗎?”

    無視某大叔的嘲諷,陳佳朝著右邊的發球區走去。

    “一人一球,ok?”她提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我沒意見。”

    “好,那么……”她將球往天空一拋,白色的羽毛在空中緩緩上升,尾端球座微微搖動,然后被球網重重地撞了上去。

    拋物線過網,像白羽箭矢一樣華麗麗地降落下來。

    又被高潮一拍擊了過去。

    這時候,陳佳讓出身位,蘇卿顏在網前向上一挑。

    這是誘餌球。

    看似很好接,但是只要回擊軌跡超過一定高度,就會被扣殺。

    陳佳也不會放過這等機會,反手一揮。然后朝蘇卿顏露出贊許一笑。

    這妮子也不蠢嘛。

    在高潮露出破綻之后,便轉為防守態勢。

    兩位女生輪換著,發泄一般,瘋狂地交換著攻球位置,輪換著將羽毛球,像炮彈一樣打過去。

    每一次一個人躍起,另一個人就讓開幾個身位。

    當一個人落地的時候,又自動退開了距離。

    來回往復,球的速度越來越快。

    形成一道密不透風的攻勢,讓體育大叔有些應接不暇。

    這種詭異的雙打合作方式,也只有這兩人才有了。

    兩人這樣合作,一開始并沒有打算讓1+1=2。

    兩人都只想讓1+1=1,也就是單打,做到互不干擾,但事實證明,效果卻比單打好那么一些。

    至少這樣暴風雨一樣密集的攻勢,一個人的體力不可能支持這么久。

    羽毛球一會兒左上,右上,對角線上,這樣的軌跡,來回運動著。

    高潮反手一抽,將球擊了過去。

    像是這樣一人一球,他很容易推測出是誰在接球。從一開始的錯愕,到現在,肌肉已經逐漸習慣了她們的攻擊頻率。

    “還是太嫩了啊。終究姜還是老的辣。”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個球是蘇卿顏接。所以,這個積蓄已久的殺球就請笑納了。

    上個球是勾的左對角球,這次,就是左對角殺球。

    你們又該怎么接呢?

    看到黑色運動服大叔臉上奸詐的笑,陳佳感覺有些不妙。

    果然這個球是朝她附近落過來的,蘇卿顏在對面高潮接球的時候,就根據軌跡判斷落點,朝她跑了過來。

    但是球的速度實在太快。

    很快過了網,向著這邊逼近。

    她當機立斷,往上一挑,PIA~

    打到了某人的屁屁。

    啪的一聲脆響!

    然后球落到了地上。

    周圍的人發出一聲噓聲,陳佳有些尷尬地甩了甩手,朝著一旁回位。她沒想到猥瑣大叔對戰美女,吸引了那么多人看。

    觀球可以,但請文明觀球。

    但更令人尷尬的是,旁邊那個對她怒目而視的女人。

    透過某人冰冷的目光,好像在說,你故意的。

    是啊,她本來就是故意的,本來就是針對你去的,要是她不出手的話,毫無懸念,球是不可能接過去的,而且電光石火之間,哪里想得到那么多。

    看到陳佳一臉無所謂的表情,蘇卿顏的眼睛冷冷地掃了她一眼,“一人一球?你就沒什么說的嗎?”

    這幅自作多情的態度讓陳佳非常不爽。

    “我只能說……”陳佳瞇了瞇眼睛,不禁莞爾一笑,“彈性還蠻好,是蜜桃臀吧。”

    “變態。”

    “嚯……那我應該說手感像一塊又老又硬的黑面包?”她淡淡地哼了一哼。

    “喂,你們!快發球!”高潮撓了撓頭,看到兩人又開始拌嘴,又大聲吼道。

    “要不……我讓你打回來,我們兩清?”

    “我不想再和你多說一句話。”蘇卿顏落下這么一句話,遠離了她好幾步的距離,在邊線附近站定。

    陳佳看了她一眼,將球往空中一扔:“哼,要是你真的照做了,我還不知怎么辦才好呢。”然后往前一揮,羽毛球劃出一道白色的弧線。

    只準我摸別人,不準別人摸我。這是她一貫原則。女兒家清清白白的身子,還是留著自己慢慢探索才好呢。

    反手一揚,擊回了對面的球。

    蘇卿顏則要醬油很多,自從發生了剛剛的事情之后,對于發過來的球視若無睹,只是偶爾揚一揚球拍。

    陳佳逐漸也找到了自己的節奏,在球場上前進后退,來回跑著。一會兒扣球,一會兒吊球,一會兒左右對角,大開大合,打得難分難解。

    很快兩節課時間很快過去,外面的雨也大了起來,嘩嘩地下著。

    高潮招了招手,把她們二人召集了起來。

    “要是像之前那樣一人打一下,不可取。你們又不是機器人。”

    “不過應付比賽倒是足夠了。但是想要贏的話……一個字,難。”

    “校長的女兒我見過,羽毛球打得非常好。你們不一定能夠打得過她,當然我出馬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你們需要合作。比如說,你,陳佳。你傾向于進攻,爆發性也很強。不論是高遠球和殺球都很有實力,但是相應的防守很弱,有的小球你甚至都沒有辦法應對,或是經常把球接的太高,很容易被對面拍死。”

    “而你,蘇同學,你就比較均衡一些,你應該接受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吧?不論各種動作還是意識都可圈可點,但是只能叫還不錯。”

    “你們一個就像沖鋒的騎兵,一個就像大軍團步兵,攻擊性與防御能力是此消彼長的關系,沒有優劣之分。不可能全靠步兵,也不可能滿編騎兵。”

    高潮說得一本正經,蘇卿顏一臉淡然,但故作認真的陳佳,卻隱隱嗅到了某位猥瑣大叔的惡趣味。

    騎兵,步兵,當她什么都不懂嗎?

    “雙打要有做球意識,不能只是把這個球打過去就完了,還有要為搭檔打算,創造接下一個球最有利的條件。”

    好吧,見高老師說得很認真,是她真的錯怪他了。

    “下次課,等那兩名女生來了,又換回來試一下。對比一下效果,雖然我本人希望你們兩人一組的。”

    “好了,解散。”

    下了課,陳佳拿起一旁的傘,抬眼看到板著臉的蘇卿顏,好像沒有傘誒……

    “喂,你帶傘了嗎?”她舉著傘淡淡地說道。

    “沒帶,我是不會……”

    “那我就放心了,下周見。”笑著揮了揮手,走入雨簾之中。

    氣得蘇卿顏的臉色都變了。

    雨確實很大。

    天姑娘確實醞釀了很久的情緒,淚珠子一刻不停地垂落著,大街上到處都淌著水花。

    一位被淋成狗的男生,挽起了褲腳,正在路肩上英勇地飛馳著,深一腳,淺一腳,到處都濺起了水。

    撐著傘的行人,一個個從她的面前走過。她舉起包,剛鼓起勇氣準備沖入雨中。

    一把傘扔在她的手中。

    一個人舉著黑色的傘停在她的面前。

    “校園公益傘,用完了記得放回去。”雨水順著黑色雨傘的邊緣滾滾而下,雨傘下露著半張臉,嘴唇微微張合著。

    蘇卿顏拿出紙巾,在雨傘的手柄上小心地擦拭起來。

    果然還是這樣。陳佳冷哼一聲,“所以說,只要是我接觸過的東西,你都不會碰嗎?”

    “別人用過的,不是你。”

    “用完自己還回去……最好洗得干干凈凈,沒有一粒灰塵。”

    就當是補償好了。

    或者說賄賂……紀檢部也是很重要的一個部門呢。

    她如此想到,飄然離去。

    文藝部現在可是被宿敵青志協弄得焦頭爛額呢。部門之爭啊,說不定現在和青志協的委員們關系差了,下一屆又是宿敵關系。

    “喂,玲姐。”

    “外聯部的事情,找一下肖璐她不就可以了嗎?她和你關系這么好。”

    “這……好吧。”

    陳佳本想讓鐘佩玲去找肖璐尋求幫助的,肖璐可是學生會主席團的大佬,像是部門之爭這種小事不是跟吃飯一樣簡單嗎。而且,還是鐘佩玲的學姐,經驗我比較豐富。

    但固執的鐘佩玲還是拒絕了。

    “難道沒有外聯部的贊助我們的活動就不能辦了嗎?”

    “我們可不能向他們服軟。”

    “所以,我們更要證明給他們看。”

    真是的,只是私人恩怨,卻要影響部門工作。好吧,看樣子只有繞開他們辦活動,和他們繼續對峙下去了。雖然說陳佳她也很討厭那個什么吳彬部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股票挣了谁的钱 六尾中特一波 麻将来了下载安装 王中王精选单双王 快中彩玩法 35选7彩票查询 南粤26选5 经典街机捕鱼 长春微乐麻将 英超赛程分析中国网 重庆荣昌三人血战麻将 股票交易数据 辉煌棋牌游戏更新下载 买股票软件 东北填大坑20张的技巧 浙江11选五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