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四十章 愿望(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十章 愿望

    “所以說你真的不去嗎?”葉盈一臉無奈地看著陳佳。

    “不去。”陳佳推了推葉盈的手,“好了,好了,你和老爸兩人去過你們的二人世界吧,快走快走。”

    葉盈瞇了瞇眼睛,威脅的神色在她身上掃過。

    “算了,陳佳不去就算了。”她老爸攔住了葉盈打算伸出的手,再這樣下去,這母女倆可就真的沒完沒了了。

    雖然他好不容易才挪到現在休息的,全家人出去散散心當然好,要是他兒子或者說是女兒不想去,他也不會勉強。

    葉盈斜了她老公一眼,意思是出了事,那可就呵呵了。

    她就是覺得兒子想玩拉拉不對,又覺得找男朋友也不對,反正怎么都覺得別扭。

    或許在她潛意識里,還是在擔心她的孩子脆弱的心靈受到難以愈合的創傷,比如變成精分什么的,畢竟突然改變性別,可不是和感冒那樣稀松平常的。

    但陳袁明的想法就是放任自流,所以并不想對陳佳的決定多加干涉。

    兩人總算走了,陳佳松了口氣。

    總算送走了纏人的葉美人和老爸了。

    以為她還是高中生嗎?

    憑什么你們晚上能做那種事,我就不可以。

    好不容易拐帶了善良無知的學姐回來,好吧,其實有一部分是肖璐自己的意愿。

    她肯定是在想,和這個學妹關系這么好,放假到她家里去玩玩透透氣應該會很好吧。結果,卻沒想到這個學妹居然想要上她。

    直到被壓在身下,才幡然醒悟過來。

    不行了,不行了!

    她抱著抱枕,伏在沙發上哈哈笑了出來。

    “陳佳,你在笑什么?”肖璐的眼睛瞇了瞇,覺得陳佳趴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就笑出來,有些莫名其妙。

    咩?被當白癡了嗎?

    “現在呢……就只有我和學姐你兩個人了,我們來安排一下接下來幾天做什么吧?”

    她從茶幾下翻出一個筆記本,在上面畫了一個表格。

    “學姐,你平時都有些什么愛好呢?”

    “唔……攀巖,蹦極,旅游。”見陳佳的臉色越來越怪,肖璐的聲音越來越小,“怎么……有問題嗎?”

    “沒有。”她又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把去聽音樂會,看歌劇什么的全部劃掉了。

    還以為像肖璐這種女神級的美女,必然和音樂文學等高大上的興趣聯系在一起呢。

    那么就去游樂園吧!

    將筆記本一扔。三步并做兩步,跑到自己房間。

    將身上的短T脫了下來,推開衣櫥的高高的門,一排排衣架掛著的各色衣服輕輕搖晃著,從純白色到黑灰色按照顏色遞減整齊地排列著。

    從中挑選了一件短袖藍白格子襯衫,以及一條做舊的水藍色牛仔短褲。

    襯衫,她已經很久沒有穿了。她依次扣上襯衫的紐扣,臨近衣角的兩個扣子故意沒有扣上,而是按照體恤打結的方式,挽了兩個角,在腰部左側扭了一個結,露出不堪盈盈一握的細腰。

    襯衫是大胸女的噩夢,但卻是貧乳女生的無往不利的吸睛利器,仿佛自帶清爽光環,簡約又帶著淡淡的性感。

    熱褲她也是心血來潮才想到要穿的。這幾天褲子長度都是徘徊在九分與七分之間,趁著節日,直接升到了大腿中部,也是時候讓兩根大長腿伸出來透透氣了。

    化妝神馬的,素顏就好了。大不了稍微修修眉,抹點防曬什么的。

    帶上了小巧精致的銀色女表,看了看時間,上午9點。

    出門!

    輕車簡行,第一站!出發!

    車窗外迎面吹來的微風,帶著清新的氣息。

    陽光燦爛得已經有些刺眼起來。

    她一路上都很興奮,就好像出籠的鳥翱翔在自由的天空下。

    到了游樂園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售票處早已排起長龍。

    到處都是涌動的人潮,以及過山車從高空墜下長長驚呼著的人們。

    牽著父母拿著氣球的小孩,舔著甜甜的冰淇淋。

    嘻笑打鬧的情侶,穿著相同的情侶裝。

    以及像她和肖璐一樣,三兩個女生組成的閨蜜團。

    既然容易被人冒認成閨蜜,那就從閨蜜做起吧。和肖璐成閨蜜了,也是關系的一大進步呢。

    “我先去排隊。”陳佳自告奮勇。

    “學生證現在就有用了。”肖璐拿著二人的證件,交給可陳佳。

    肖璐拿出她的單反,調試了光圈和焦距,又試著照了照陳佳大步走著的背影,又照了照游樂園周圍的熱鬧的人群。

    好久都沒有這樣輕松地出來玩了啊!

    她張開雙臂,讓全身沐浴在陽光下,感覺整個世界都跟著旋轉起來。

    “已經買好了。”陳佳拿著兩張票,炫耀似的在她面前晃了晃。嘴角還掛著俏皮的笑意:“悄悄插了個隊。”

    說著又遞還了學生證,“學姐的證件照好漂亮啊。”

    “你以前來過這里嗎?陳佳。”

    “以前,來過一次。其實城南還有一處游樂場,不過太遠了。”

    兩人排隊檢票,像這種女神級美女很容易吸引住了周圍人的目光,雖然一般女生說出現在大街上,稍微穿著打扮一下都叫美女,但是顏值這么高的,還是成對出現,卻是十分罕見的。

    只見兩位女神說說笑笑,親密無間,旁人也只有羨慕的份。

    肖璐今天穿的是A字型紫陽花及膝裙,白色和紫色的搭配,有種淡雅宜人的味道,像一朵盛開在陽光下的紫荊花,這身裝束陳佳從未見肖璐穿過,除了驚艷之外,還有看到更多不一樣的肖璐的欣喜。

    不管穿什么衣服,總會給人一種視覺的沖擊,肖璐好像是在用衣服在表達她的心情,又好像只是在不斷地追求新鮮感。

    “漂亮的頭飾,5塊錢一個,美女!看一下嘛。”

    穿著吊帶褲的年輕人熱情地招呼著路過的女生,有的女生拉著男朋友走了過去,挑了一顆草一樣的東西,戴在了頭上。烏黑秀亮的頭發上有了五顏六色的點綴,好像瞬間就變得可愛了起來。

    陳佳也有些好奇地望了過去。

    “你要買嗎?”肖璐看到她停下腳步,于是問道。

    她搖了搖頭。那種東西,實在太孩子氣了。不就是一個發夾,上面豎著尖尖的一朵豆芽花嘛。

    “走吧,去看看。”肖璐朝著小哥走了過去,陳佳也只得跟上。

    “這個好看,帶上去試試。”肖璐慫恿道。

    最后她挑了一個紅色的蝴蝶結,別在了頭上,本來清新自然的發型,瞬間變得俏皮可愛起來。

    肖璐選擇的是豆芽花,頭上頂著黃黃的一朵小花,隨著她的動作可愛地顫一顫地,萌態十足,讓人忍不住想去撥弄一番。

    “讓我摸一下。”她緩緩伸出手,蓋在了肖璐的秀麗的頭上,然后在那朵小黃花上彈了彈。肖璐有些難為情地捋了捋耳廓的頭發。

    難不成這就是呆毛?!

    兩人又繼續向前走著,巨大的海藍色的摩天輪出現在二人眼前。

    這個摩天輪真是非常非常大,像一個鐘表上指針刻度緩緩旋轉著,時間好像也變得緩慢下來。

    “那個人頭上戴的是仙人球誒!”

    各種頭上戴草的萌系少女,成了游樂園的一道風景線。

    “嗯,那是食草系少女。”肖璐輕笑道。

    “走吧,摩天輪。”

    依次排隊,兩人跟著前面一家人走到摩天輪下。坐在爸爸頭上的小男孩吹著像舌頭一樣的伸縮玩具,朝她們招了招手。“好漂亮的大姐姐。”

    “是在說你嗎?”

    “是你吧。”

    兩人說說笑笑,坐上了心形的座艙。

    兩人相對而坐,好像不看著對方都不行呢。

    高度緩緩上升,整個游樂園的五顏六色的娛樂設施,和下方行走的人群都落入了眼底,甚至還能看到開屏的孔雀大搖大擺地走在街上,以及成群飛過噴泉的白鴿。

    “風景真好啊。”

    陳佳的視線從窗外收回,沖肖璐笑笑。

    肖璐舉起相機,將她的笑容定格了下來——一個清新甜美的女生,戴著可愛的蝴蝶結,視線剛轉回來,靈動的眸子俏皮地轉了轉,帶著些許茫然,小嘴無意識地微微張著。

    她剛有些錯愕,肖璐又伸出白皙的手指,指了指身后。

    她回過頭,看到后一個艙位的一對情侶已經開始甜蜜地接吻起來,空氣中好像彌漫著粉紅色的小泡泡。

    “當摩天輪升到最高點的時候,我們一起閉上眼睛。”

    她的心突然有些不受控制地跳了起來。

    摩天輪緩緩上升,高度也越來越高。

    遠處高高的白塔,好像在跟隨著她們的上升而上升。

    氣氛變得旖旎和曖昧起來。

    看著肖璐一臉認真的表情直視著她,她滿懷期待地閉上了眼睛。

    耳旁只聞得到摩天輪上升的輕微的機械扭動聲。

    3……

    2……

    1……

    ……

    -1……

    無事發生。

    她又緩緩睜開了眼,看著肖璐好整以暇地坐在她對面,嘴角安寧而微微上翹著,白色長裙上一朵朵紫陽花緊緊貼在她的宛如白玉的小腿上。

    “許完愿了嗎?”

    什……什么!她的臉一下子紅了。

    走下了摩天輪,兩人又朝著前方散漫地向前走著。

    “這個大擺錘還是跳樓機?”肖璐又隨意地照著相。

    “跳樓機……”她抬了抬頭,指了指一旁的跳樓機。

    長痛不如短痛。

    雖然每一次下落都帶起一陣撕心裂肺的尖叫,讓她頭皮有些發麻。

    果然,坐到跳樓機的座椅上,當安全扶手降下來的時候,她又有些后悔了。

    肖璐坐在她右手邊,伸出手在她手上輕輕拍了拍,柔聲安撫道:“深呼吸,不要怕。”

    望著肖璐堅定的眼神,她的心又漸漸安定下來。

    只不過臉色還有些紅,可能是之前摩天輪不小心分泌過多的腎上腺素所致。

    她看著下方的越來越小的人,伸出手來牽住了肖璐的手。

    一陣天旋地轉,就感覺全身都飛了起來,那一瞬間,她聽到了周圍一陣陣凄厲的慘叫,一根根沒有壓住的頭發全部都貼在她的臉上,耳朵上,眼見著地面越來越近,她全身的血液在這瞬間都停滯了下來。

    生命的意義究竟是什么?

    是工作?學習?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一瞬間她想到了許許多多不明覺厲的事情,然后后一秒又被拋上了半空。

    她費力地扭過了頭,看了看也是被頭發弄得有些狼狽的肖璐。

    下一秒,又是墜樓般的恐怖下墜。

    下了跳樓機,在工作人員那里取出寄存的東西,沿著出口又回到了大路上。

    “感覺怎么樣?”肖璐挑起嘴角,微笑道。

    “很刺激,好像靈魂都飛出去了,整個人輕快不少呢。”

    她望了望又升到半空的跳樓機,似乎還在回味著那一瞬間的愉悅。

    “先過去休息一下吧。”肖璐指了指長凳。

    兩人又把頭飾帶上,只是這次兩人交換了一下。她戴草,肖璐戴蝴蝶結。

    摸了摸頭上的顫巍巍的小花朵,頭發也癢癢的。

    坐在長凳上,看著周圍走過一個個俊男美女,連心情也變得愈加舒暢起來。

    燦爛的陽光下,一條條又長又白的美腿,晃得人眼睛花。

    “你是在比較她們和你差多少嗎?”肖璐開玩笑似的說道。“可不能露出憐憫的神情喲。”

    不過是本能而已,看到美腿就會忍不住看上兩眼,不過真的好像沒她自己的腿漂亮誒,當然也沒有肖璐的漂亮。

    “來我們照張相。”肖璐拿出手機,笑嘻嘻地摟過了陳佳,將臉湊了過來。——咔嚓。

    畫面再次定格。

    而且顏值都這么高,完全不用美顏的。

    “又是漂亮的大姐姐。”之前在摩天輪碰到的一家人,那個小男孩牽著爸爸的手,另一手拿著棉花糖,甜甜地指著她們說道。

    腳上一雙小巧的黑色漆頭皮鞋顯得特別地可愛。

    “真的……好漂亮!你們是大學生嗎?”

    “嗯。”

    “小朋友,你棉花糖在哪里買的啊?”肖璐蹲了下來,摸了摸他的頭。

    “在那邊。”小男孩奶聲奶氣地說道。

    肖璐笑著和他們一家揮手說再見,又拉過了她的手。

    “怎么了?”

    “棉花糖,我想吃。”肖璐嘟起了嘴。

    ——————————————

    一個師傅熟練地操作著機器,一條條粉色,黃色的絲線靈巧地在他手中漸漸匯集起來,宛如神奇的魔法,將冰冷的砂糖變成蠶蛹一般的絲線,又編織成夢幻的棉花。

    “我要吃這個帽子。”

    “那我要這朵花好了。”

    “好甜吶。”

    “我嘗嘗你的。”

    兩人說說笑笑,走走停停,又來到了過山車的軌道下面,呼嘯而過的過山車,每一次降落,都會驚起一陣尖叫。

    將隨身行李放行李架上寄存了,兩人又挨著坐進了過山車的座位上。

    后面也有幾個男生女生笑鬧著坐了進來,注意到了前面這兩位漂亮得不像話的女生,其中一位有些熟悉。

    “同學,你們是哪個學校的?”

    “我們是S大學的。”肖璐回答道,“你們呢?”

    “我們是B省交通的。”幾個男生女生都笑了起來。“果然是本人呢,真的好漂亮啊。”

    過山車緩緩啟動。

    “你就不想發表一下什么感想嗎?肖大校花?”

    “感想?好像沒有。”肖璐一臉無辜地說道,“要是校花也就這樣的話,也沒什么不同嘛。不過……我們好像要下去了……”

    陳佳回過頭往前一看,過山車已經到達了最高點。開始呼嘯而下,要撞上了!

    最低點有一根橫著的鋼筋很低很窄,好像就要撞上去一樣。

    強大的氣流,撲面而來。

    凄厲的慘叫從前面座位傳到后面的座位。

    在空中360度旋轉,又繞了一個大圈。

    尖叫聲此起彼伏。

    連肖璐也跟著放開嗓子痛快地喊叫出來。

    一叫出來,就停不下來了,在百米高空,真的有種叫上癮的感覺,望著下方渺小的一粒粒人,以及兩旁飛逝的鋼架,一切的一切,都如斗轉星移般穿越著時空。

    過山車沿著螺旋彎道飛速下沖著,極速下降又在最低谷猛烈抬升。

    一浪又一浪的尖叫聲,最后化作一道道舒緩的音符,漸漸沉淀下來,過山車緩緩停了。

    從上面下來,兩人都有些劫后余生的喜悅,又有些意猶未盡。

    又在一旁的照相館領到了高速攝像下的相片。

    各種匪夷所思的動作表情,都一一在上面顯示了下來,一個呆,一個傻,怎一個狼狽二字了得。

    午后的陽光有些炙熱起來,照在皮膚上真的讓人受不了,就算是抹了防曬也是一樣。

    撐著太陽傘的妹子明顯多了起來。

    水上樂園區域的人越來越多。

    而她們二人則溜到了室內場館去了。

    “那個小黃人要射中多少箭才可以?”

    一個戴著墨鏡,梳著辮子的大叔看著面前這個穿著很清涼的美女,比了一個四,后來想到是女生,又變成三。

    “好,看我的。”只見她露出恬淡的一笑,搭箭拉弓一氣呵成。她的眼睛穿過瞄準器,直直看著對面靶心,胸脯微微起伏著。

    眼里認真而專注,嗖地一聲,長箭脫手。

    ————————————————————————

    “抓這個兔子玩偶。”拎著小黃人的肖璐又指了指娃娃機里面的一個兔子。

    一通操作,結果還是晚節不保,掉了下去。

    “換我來,你拿著。”

    兩人玩心大起,圍著娃娃機抓了半個多小時,周圍的人都有些驚奇,手里都拿著那么大個的了,還想要小的。不過,沒人上前打擾她們,長得好看的總是有那么一點特權的。

    走出電玩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4點了。

    陽光沒有那么耀眼,照在身上,反而讓人感覺十分愜意。

    噴泉冰涼而澄澈的水跟隨著音樂的節奏時緩時快,兩人在清涼的噴泉旁邊,坐了下來。

    肖璐俯下身來,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腳。

    為了搭配裙子雪白的顏色,她穿的是米色高涼,尤其顯得一雙腳白皙纖柔,飽滿圓潤的小趾頭像珍珠一樣瑩白可愛。

    許是發現了陳佳的目光,肖璐緩緩直起身,無奈地嘆了口氣道:“誰讓我不穿休閑鞋呢。真是活受罪。”

    美麗也是罪啊。

    陳佳就穿的白色的偏運動風的休閑鞋,伸著一雙修長而緊致的腿,把腳搭在地上無聊地刮蹭著。

    她抱著小黃人,遮住了她袒露的腰腹,露出半截可愛的小肚臍眼。柔和的腿部曲線,充滿著性感的魅力。路過的人都忍不住瞧上兩眼。一兩只白鴿在水池旁的空地上停了下來,伸著頭四處張望著,一有人經過又撲楞著翅膀翩翩飛了起來。

    “你為什么不穿高跟鞋呢?”

    “不喜歡。”

    “難道是因為不喜歡?”

    “不會。”這才是真實原因。

    “要不要我的借你穿?我們身高這么接近,尺碼也應該差不多才對。”

    肖璐真的就把手伸到腳上,讓她無語至極。

    她抱著小黃人,沒有說話。

    “真的不要嗎?原來是嫌我腳臭啊。”

    肖璐停了下來。

    “要勇于嘗試,不然以后你穿裙子怎么辦?”

    “不要。”她將小黃人扔給了肖璐,站了起來。

    “我們來討論一下,明天做什么?逛街?還是……”

    “逛街。”肖璐想了想,然后笑著指了指她的鞋,“擴充你的鞋架。”

    話題最終轉移失敗,最后還是繞了回來。

    “來照張相。像這樣,笑一笑!”肖璐伸出剪刀手,揮了揮。

    最后,兩人又在一些兒童玩的娛樂設施旁邊逗留了剩下的時間。

    既然已經玩累了,看看別人玩也是極好的。

    旋轉的木馬,到小火車,到處都是小孩子。歡聲笑語中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離開的時候,抬頭回望緩緩旋轉著的摩天輪,已經披上了晚霞。要是她可以補上一個愿望的話,那么她的愿望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股票短线交易秘诀 浙江6 1怎么算中奖 上证指数历史 49选6彩票公式软件 中国体彩环岛赛怎下载 江西宜黄优乐麻将下载安装 陕西11选5五位走势图 捕鱼大师现金版好玩 pc蛋蛋99 内蒙星悦麻将下载 浙江20选5复式投注中奖 炒股什么app 捕鱼来了网页版 福彩开奖号码走势图综合走势图 微信小游戏富贵花园 河北排列7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