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三十五章 互為對手的搭檔(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十五章 互為對手的搭檔

    9月28日,周一。

    下午依然是體育課。

    她拿著球拍,正在去體育課的路上,以及順道去上乒乓球課的周天琦。

    “陳佳,昨天你轉發了我們在農家樂照相的微博,我的微博下面多了很多條評論呢。”

    沒想到她為了證明自己存在感而轉發的微博,竟然收到了那么多回復。

    “那個地方真是漂亮啊。”周天琦放下了手機,“下次你們再組織,我一定還要去。”

    漂亮嗎?

    好像是的。

    至于昨天還發生的那件事情,好像還真是令人回味無窮啊。少女的初吻喲……

    直至現在,她的鼻端似乎還能嗅到那淡淡的清香。

    現在嘛,估計她從不可接觸者,升級成某種令人討厭的東西了吧。一如她不喜歡大蒜一樣,毫無理由。

    “你在笑什么。”

    “只是覺得這個天氣很好而已,適合運動。”她挑挑眉。

    然后她的視線中出現某種很花哨的顏色——紅色。

    以及某位很花哨的男人,正從他的拉法上下來,手里拿著一副網球拍。

    “為了上個體育課,有必要把跑車開出來嗎?”陳佳無奈地嘆道,“學校里這么多人,估計連50都上不了吧。”

    技術這么菜,還特愛顯擺,還總是和別人吹噓自己怎么怎么樣。

    結果她剛剛腹誹完,張為就好像看到她了,沖她揮了揮手。

    “誰啊?”周天琦疑惑道。

    “不認識。”她淡淡地回道。

    結果張為就朝著她走了過來。

    “陳佳,厲害啊,居然跑了第一,下周還有個比賽去嗎?”

    “沒興趣。”

    “又來了,上次還說不會開車,結果呢?”

    “這周我要回家。”她說出了原因。

    好吧,這個確實沒辦法。張為撓了撓頭,然后突然跑到前面攔住了她的去路,激動地說道:“那個,能教我怎么開車嗎?”

    “都跟你說了沒興趣,你這人怎么這么纏人吶。”周天琦耀武揚威地說道。

    “我要求不高,只要贏過R8就行了。”他一臉激動,語速很快。

    “家教!家教!請你做家教!你就是我的教練!我會付你薪水的。”

    沒有理會。

    “那你做我師傅?!拜托,我已經輸了兩次了。”

    陳佳這才回過頭來,“好吧,那你說薪水是多少?”

    剛好兩人身邊停著一輛炫酷的寶馬i8,陳佳踢了踢i8的輪胎,無奈地說道:“要不這樣,我教你跑贏那輛R8,你給我買一輛i8。”

    張為的眼睛眨了眨,突然感到胸口被重重一錘。

    尼瑪!這是獅子大開口吧!幾百萬啊!胃口也太大了吧?這種女孩子誰養的活啊?!

    “能不能先預付四個輪胎?”

    “要是你那輛LaFarrari的倒不是不可以考慮。”

    張為胸口又是一痛。

    兩人又向前走著,不顧身后黯然神傷的美少男。

    “他誰啊?”

    “你不知道,那個人碰到一個女生就要炫耀,‘你會飆車嗎?’‘會飆車嗎?’要么就是,‘哎呀,又要比賽了’‘又要比賽了’,真是煩的要死,關鍵技術還菜得不能再菜了。”。

    陳佳模仿著張為輕佻而滑稽的動作,一會兒蹙著眉頭,一會兒裝酷耍帥按著額頭,逗得周天琦格格直笑。

    “好了,我去上課了。”

    和周天琦說了聲byebye,朝著羽毛球場走去。

    羽毛球場很大,旁邊臨著籃球場。還沒到上課的時候,所以大家都在自由活動著,熱火朝天地打著球。

    雖然建有體育館,但是陳佳還是認為露天運動更好一些,可以讓心情變得像陽光一樣明媚燦爛。

    林櫻遠遠就看到她了,朝她揮舞著手。

    像她這種高挑的女生,辨識度非常高。

    白色短袖,粉色短褲,粉色的運動鞋,渾身都洋溢著運動的氣息。

    “陳佳,來打球!”林櫻正在和劉小雨打著羽毛球。

    “馬上就上課了,我還是養精蓄銳好了。”她找了一個長凳坐了下來。

    她們班上有一些本想選籃球的人,卻因為籃球課滿了,因此選了羽毛球。現在都跑到籃球場上和別的男生搶球去了。

    籃球么,她也會一點。她在學生會面試上可不是吹牛,她真的只會一點。

    她只會投球,規則神馬的完全不知道。

    記得高中的時候,她還和別的班上的人賭球,誰投的少,一個球一瓶水。最后她請了幾個宿舍的人喝水。

    現在嘛……自然是深藏功與名咯。

    只聽得一聲凄厲的慘叫——高潮來了!

    高潮來了!

    所有人坐著的人都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站著的人也望向了大門方向,球場上的籃球沒有人接,落到了地上。

    穿著黑色運動服的大叔出現在羽毛球的大門外,旁邊是他的老婆顧薇。兩人身后還跟著一大票同學,倒有一種黑老大出行的氣勢。

    他吹了吹口哨,“集合了。”

    見所有人都差不多集合完畢了,顧薇翻開了文件夾,拿出筆,“現在開始點名。”

    “劉悅。”

    “到。”

    “劉小雨。”

    “到。”

    “林櫻。”

    “到!”林櫻的聲音從來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少女的矜持。

    “陳佳。”

    “到。”

    ……

    “劉漣。”

    “到。”

    “蘇卿顏。”

    “到。”一聲清淡的應答。

    “在哪里?出來一下。”

    “上節課,你沒有來,會扣你平時成績的,知道吧。”

    陳佳看著那個女生的背影,及肩的中短發,莫名覺得有些……

    熟悉。

    這個不是那個地球稀有生物——頑強的潔癖患者嗎?

    不過回想起昨天,那張小嘴親起來的味道好好啊,胸的手感也讓人回味無窮。

    哼,要是沒有那古怪的性格,和煩人的潔癖,你就是我完美的備胎,如果沒有泡到肖璐,也不是不可以考慮……

    不過現在嘛,你已經惹惱無所不能的陳佳大人了。就算你哭著求我,我也不會要了。

    就在陳佳一臉癡呆樣的時候,顧薇已經將男生的名字點完了。

    她這才反應過來。

    結果剛轉過頭,就看到那個潔癖女像鬼魅一般出現在她旁邊,就好比你剛開門一個人突然出現在門口一樣,會把人嚇死的。

    “你怎么站這兒。”她不滿地指責道。

    “怎么?我不能站這里?”說話的人眼睛瞇了瞇,嘲諷一笑。

    “要是你還站這里,我可不保證昨天的意外會再次發生。”她回以淡笑。

    說到‘意外’這個詞的時候,陳佳明顯感覺到從旁邊傳來的攝人冷氣。

    “昨天我特意漱了十次口,那件裙子也被我扔掉了。”

    “哦,是嗎?那我摸過某人胸的手還真是舍不得洗呢。我是不是很臟呢?”她露出無奈地一笑,將頭偏了過去。“身體臟了不要緊,還可以洗澡,但是心里面臟了,可就洗不掉了。”

    “說話的時候,請不要靠那么近好嗎?你這個走路都會摔倒的人,我實在不想和你多費口舌。”

    兩人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不想在氣勢上輸給對方。

    “你多高?”

    “1米73。”

    “我也是。”

    對于這種不可攻略的女生,陳佳就像刺猬一樣,本能地挑釁,排斥著這個強大的對手。

    偏偏二人的容貌俱是絕頂,身材更是無可挑剔,一時之間,兩人濃濃的火藥味連后排的男生都聞到了。

    這時候,顧薇拍了拍手,“今天我要給你們講解羽毛球中高遠球的發球和接球技巧。”

    “一個合格的羽毛球手,不是說高遠球厲害就一定能贏得比賽,但是想要贏,絕對離不開高遠球。”

    “高遠球,顧名思義,既高又遠,成熟的高遠球可以讓對手十分頭疼,限制對方的行動,配合著吊網的小球,可以達到讓對手疲于奔命的效果。”

    “但是,如果使用不好,僅僅只是高,那樣只是平白為對手創造殺球的機會。”

    “等一會,我會給你們演示高遠球的發球動作。”

    “陳佳,蘇卿顏,出來。”顧薇看了看點名冊,找到了兩個用鉛筆打了叉的名字。

    蘇,卿,顏。

    她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這個名字,原來這個女生的名字叫蘇卿顏。這個名字真是讓人不明覺厲。

    “等會兒,你們去找高潮。”顧薇道,“他會教你們羽毛球雙打的技巧。”

    “高潮是誰?”

    顧薇愣了愣,指了指那個正在訓斥學生的大叔。

    “高潮!”蘇卿顏不知道什么叫給老師留面子,直接走過去喊了出來。

    陳佳眨巴著眼睛,愣得說不出話來。為什么她也會覺得尷尬呢。

    本來高老師正在訓斥那一幫學生,結果兩人這么一打岔,渾身的氣勢瞬間被消去大半,其他人都哄笑了出來。

    高潮瞪了她們二人一眼,然后才對其他人說道,“先過去跟著顧老師學。”

    “下次記得不要直呼老師的名字了,知道沒有,這是基本的禮貌。”

    “我不知道你是老師。”

    “我站在那么多學生面前,我不是老師是什么?”

    “離我遠點,好大一股汗味。”蘇卿顏用手在鼻子面前扇了扇。

    這下子,連高潮也對這個古怪的學生表示無可奈何了。不知為何,陳佳又有些可憐起這位沒一個好爹娘的大叔起來。

    “你們下個月要去教職工羽毛球交流賽知道吧?”

    “知道。”

    “顧老師剛剛也給我說了。”

    高潮坐到了樹蔭下的長凳下,翹起了二郎腿。

    “你們的拍子可以買纏網球拍的布,既吸汗又防脫手。”

    “算了,先看看你們水平吧。等會兒我再講。”

    陳佳與蘇卿顏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火花。

    戰斗一觸即發。

    陳佳雖然沒有進行過專業訓練,但是天生運動天賦就很好,她不認為蘇卿顏這種柔柔弱弱的女生能夠打得過她。

    她揉了揉手腕,轉了轉拍柄,等待著蘇卿顏發球。

    而蘇卿顏發的第一個球就是顧薇所說的高遠球,姿勢非常標準,沒有練過一段時間,絕對沒有這樣指哪打哪的水平。

    顧薇讓那些人自己找對手訓練所教授的高遠球了,然后自己坐到了她老公的旁邊。

    “哦,那個蘇卿顏學過的?”

    “看起來是,有業余水準了。不過她的對手也很厲害啊,居然有控球意識,看樣子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對抗。”

    “不過,兩人分到同一組真的好嗎?看上去兩人怕是有矛盾吧?”

    乍一開始,兩人都使出了渾身解數,攻勢非常兇猛,打得難分難解。

    “美女嘛,確實要比普通女生傲氣一些的。要是拆散,和另外兩個女生搭起來估計壓不住吧。”高潮倒是看得很開。

    兩人戰況已經激烈到了,對角線瘋狂互抽起來。

    那些一旁練習所謂高遠球的男生,都目瞪口呆地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兩位超級美女斗氣,這樣的場合可不多見。

    只見球場兩側,一藍一白兩道靚麗的身影,來回跑動著。

    或挑,或反手抽,或重重一扣。

    打得那叫一個精彩絕倫,蕩氣回腸。看得一旁的男生們熱血沸騰。

    兩人的氣勢,不相伯仲。

    一眾男生剛剛以為開始吊近網球,節奏會慢下來,結果雙方又拉開距離揮著拍子互抽起來。

    似乎不明不白地賦予了這場普通的羽毛球演示更深的內涵——她們是在為自己身為美女的尊嚴而戰。

    尊嚴之戰,誰都不愿意后腿一步。

    互相都認為不可能從外貌,身材上壓過對方,也唯有這個簡單有效的方法,一舉決出勝負。

    “好了,算了,你們這樣打下去要打到什么時候。”雖然美腿好看,但是這樣打下去估計第二節課都要下了,高潮也只得打斷了二人。

    蘇卿顏微微喘著氣,用紙巾擦著臉上的汗珠。

    陳佳也走到一旁,拿起了自己的水,喝了一口。

    “看你們這個樣子,應該不會輸得太難看了。”高潮對兩位女生說道,“雙打,和單打是不一樣的。單打打得好,不代表雙打好。”

    “比如說,你,那個誰,挑高球的時候,都知道要防守,但是兩個人,該怎么防守?一前一后,還是一左一右?”

    “進攻的時候,站位又是怎么樣的?你們知道嗎?”

    “雙打的場寬比單打增加了一米。”

    “雙打和單打最大的不同就是需要補位。”

    高潮見兩位女生都不以為然地樣子,抓著拍子在手里揮舞了一圈。

    “算了,說了你們也不聽。等你們休息好了,我和你們打一場試試看。”

    “喂,我左邊,你右邊,自己負責自己的區域。”陳佳冷冷地說道。

    蘇卿顏沒有回應,自個走到了右半區。

    “好了,第一個球。”

    見高潮發向的中線的球,二人都有些沒反應過來。陳佳發現劃分自己的擊球區真是太想當然了。

    兩人都朝著中線揮去。

    動作要多別扭就有多別扭。

    果然,第二次就都沒做伸出球拍。

    兩人對視一眼,目光中都帶著埋怨。

    “你這個笨蛋。”蘇卿顏哼了一聲。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球拿來,我來發。”

    “不給。”陳佳瞪了回去。

    這兩人又來了……被華麗麗無視的高潮在風中凌亂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西甲联赛新浪 信誉比较好的棋牌网 … 股票开户要多少钱 850从未赢过还一直赌 足球照片 微乐北京麻将有什么规律 一肖一特看图必中 上海福彩选四开奖结果走势图 2018年马会一波中特 浙江6 1的上市时间 gpk捕鱼平台 258麻将技巧 金蟾捕鱼游戏平台下载 下载打麻将免费游戏 海王捕鱼技巧 重庆买麻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