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三十章 林櫻減肥計劃(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十章 林櫻減肥計劃

    軍訓后因為趕上來例假,陳佳已經好久沒去健身了。

    本來最佳健身時間是在下午4點至6點,但是由于體育課的關系,只能在晚上去健身了。

    換上了一身運動的行頭,拎著一個健身包,里面裝著換洗衣服和擦汗用的毛巾。

    鐘佩玲和幾個朋友出去吃飯去了,她只好一個人去,結果在路上碰到了在學校閑逛的林櫻。

    “陳佳,你去哪啊?”林櫻問道。

    “健身。”她淡淡道。

    她這一身運動打扮,和下午體育課有些不同,如果說在白天她是青春活力的話,那她現在這身黑色的緊身運動裝,在夜色映稱下則要冷艷很多。

    “怪不得有這么好的身材呢……”林櫻喃喃道,用手指點著自己的下巴,“遠不遠?可以帶我去看看嗎?”

    “不遠。”

    “我要不要換衣服,還有要不要帶錢啊?”林櫻又有些猶豫道。

    “都不用,你只是去看看。”

    “陳佳,你是怎么保持的這么好的身材啊,手又這么細,臉也這么瘦。”林櫻摸著自己的胖嘟嘟的臉,羨慕道。

    她愣了愣,“大致就是合理飲食,經常運動,按時睡覺,僅此而已。”

    “這些我都沒有做到啊,不用過午不食嗎?”

    “不用,要是你想開始健身,健身教練會給你安排合理的營養方案,配合你的訓練計劃。”

    兩人沿著學校行人道走著,經過的奶茶店里面不時迸發出一陣嬌笑聲。

    “不用多久,你就會發現她們只是在浪費時間。明明可以去鍛煉,卻要和男人們約會,或是下棋那些沒有意義的事情,而你,櫻桃,已經走在了她們前面。”路燈燈光的陰影下,透出陳佳腹黑的語氣,充滿著傳銷似的鼓動性。

    “今天高老師真的是叫你去參加那個什么比賽?”

    “不然呢?總要有那么一兩個炮灰為大家犧牲吧。”

    兩人一路說著,來到了那個健身俱樂部。

    陳佳在前臺處刷了卡,四處一打量,沒看到健身助教季黎雪的身影。

    “我帶個人進來看看。”她指了指林櫻。

    “姐姐,我可以先看看再決定辦不辦卡嗎?”

    “哦……可以。”

    提著長長的健身包,朝著里面走去。

    明亮的燈光,打在地板上,一道道擋風玻璃,外面是漆黑的夜空和燈紅酒綠的長街。

    呼哧,呼哧。穿著背心光著膀子的男人用力地拉著兩旁黑色的砝碼片,手臂油光滑亮的,每一次動作都滾落一串串汗珠。

    一見到陳佳到來,手中的拉環頓時松了。

    砝碼片砰地一聲砸到了底。

    旁邊劃船機上的男生也感到一陣涼風吹過腦門,拉伸的動作顯得特別不自然。

    “首先要跑步熱身。”她來到了跑步機面前,林櫻跟在后面。

    見陳佳走了過來,一個赤裸上身的男人關掉了電源,擦著汗下了跑步機,把位置給她讓了出來。

    其他幾個男生也相繼離開了跑步機,躲得老遠。

    簡直太拉轟了。

    這些男生像老鼠見了貓一樣,都不敢靠近她了,兇神惡煞的虎哥慘痛的教訓擺在那里。

    平常人只覺得她很漂亮,他們可是知道,她可是有毒的,一個不好就要在醫院過年了。

    真是印證了越美麗的東西越危險。

    林櫻還沒有反應過來,朝四周看了看。

    “這里是怎么了?”

    “大概是懂禮貌把,lady first。”她不以為然地笑笑。

    上次那個紋黑虎的家伙呢?沒見著了?還真有點失望。

    “我可以跑嗎?”林櫻走上了跑步機。

    然后又猶豫起來,“可是才洗了澡的。”

    陳佳直接幫她做出了決定,按下了start按鍵,然后給她開了個6擋。

    “來都來了,不試試嘛。”

    試著練一下,要是不喜歡就不辦卡了唄。就是這么簡單。

    6擋的速度并不快,相當于小步快走。林櫻略有些壯碩的大象腿踩在跑步機的履帶上,壓出嗡嗡地聲響,手也不知道往哪兒放,很胡亂地揮舞著,其嬌憨程度,堪比大熊貓。

    旁邊的仰臥椅有幾個女生嬉笑著。

    “長這么胖,也不怕累死。”

    “要是我長那么胖,肯定丟臉死了。”

    “一定平時吃得很多,然后跑到健身房來做個樣子,估計回去又忘了忌嘴,你不知道,平時我好多東西想吃都沒吃。”

    “你看她甩手那個動作,全身都在抖,哈哈,笑死我了。”

    林櫻的臉紅了紅,裝作沒聽見,自個把速度提到了8,希望用跑步機的聲音掩蓋那幾個女生的議論聲。

    滴——陳佳給她按了stop。

    “不用跑那么快,就算你跑16,也不可能一晚上減下體重來,就算是脫水死掉也不行。”

    林櫻哦了一聲。

    陳佳對那幾個女生勾了勾手,微微笑著,眼里閃著無盡的戲謔。

    “喂,意思是你們身材很好咯?”

    “我看不見得吧,O型腿確實怎么練也練不直呢。”

    那幾個女生突然看到一旁走來的陳佳,別過了頭,撇了撇嘴沒說話。

    論顏值,差一個銀河系的距離。論身材,更是比都不用比。每一條曲線都完美得挑不出任何瑕疵,身上每個部分都是一件精致的藝術品。

    玻璃外的夜空,漆黑如墨,深邃難明,透著一絲絲神秘冷艷。

    “你們所嘲笑的人,是一個將會瘦下來的女生。只要兔子肯努力,烏龜是永遠超不過的。”

    “或許,有朝一日,你應該祈禱她不要看到你們。但現在,我都已經不想看到你們了。”

    幾個女生一臉不屑地走開了,但她們突然感到一陣難過,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打發了!

    陳佳一臉淡然,就像跟扔一團廢紙一樣輕松隨意。

    “謝謝你,陳佳。”

    “沒關系,不過幾個丑逼而已,自以為多了不起。”或許在別人看來還算是美女,在她心里,連過得去都不算。沒辦法,頂級美女總是天生那么傲氣,想改都改不掉。

    “大學空閑的時間很多,不要都宅在宿舍看韓劇了,男朋友可以有很多,韓劇也永遠看不完,是吧。”

    “男朋友,我從小到大還沒有男生喜歡過我呢。”

    “是嗎?難道你就不想像換衣服一樣換男友?不喜歡哪個就踢掉,一定超爽的。”

    “陳佳,你又在開我的玩笑了。你一定有男友吧。”

    “沒有,不過搭訕的倒挺多,唔,可能有一百多個了吧,好像我也忘了。”

    林櫻一臉羨慕,殊不知她已經快要被這群蒼蠅煩死了,黑名單加了一個又一個。

    “怎么,決定了嗎?開始健身,和過去說再見。”

    “可是,每天不占用很多時間嗎?”

    “維密天使一天2小時,還有跑步瑜伽的時間,唔……每天兩小時,應該不多。”

    待林櫻表示為難之前,陳佳又打斷了她:“少去一些圖書館,現在又不是高中,大學有大學的規則,不用整天學習。”

    “或者說,你想成為男人女人之外的第三種人——女博士?”

    ——————————————————————————

    林櫻最后還是安心在前臺辦了卡,臉紅紅地被一個帥哥助教領去填表了,帥哥助教要評估她現在的身體情況,給她制定營養方案和訓練計劃。

    陳佳沒好氣地叉著腰,這么容易就被帥哥釣走了?原來她說了這么一大通,還沒一個帥哥好使?

    搖搖頭,她自個踏上跑步機,開始熱身跑。

    胸小還是有好處的,至少跑步還是很輕松,當然和以前沒法比。不過運動背心表示已經盡力了,它已經努力伸展著彈性的身子,將女孩子的小胸脯包裹進去了,而且由于材質偏薄,陳佳還墊了兩張小貼貼,無緣無故凸點的尷尬她是再也不想經歷了。

    半小時后,她從跑步機上下來,開始器械訓練。

    跑步熱身之后,器械訓練是事半功倍。

    門口又有幾個高大威猛的男生走了進來,高高壯壯的,給人心理上一種壓力。

    “虎哥,你那個生意不掙錢啊,一個月才幾十萬。”

    幾人簇擁著,走了進來,說話聲音故意放得很大,總感覺是在裝逼,顯示自己多有錢似的。

    “嗨,一般……一般,生意不……好,現在大學生的錢越來越不好賺了。”虎哥吞吞吐吐地,有些口吃。

    “還是你們……那兒的……學生妹賺錢,進出的……全是老板。”

    虎哥嘿嘿地笑著,耳朵上的一對耳環閃閃發亮。

    直到看到了陳佳,又突然笑不出來了。

    上次那一腳之威,到現在心頭都還有些過不去,時不時想起來都一陣后怕。

    后天聽說幾招把散打高手怪獸都放倒了,更是不敢觸她的霉頭了。

    但是他梳著莫西干的朋友卻一下子激動起來,像看到什么了不得的東西一樣,“你看,美女誒!極品中的超級極品!”

    “還是未經人事的處女,哈哈,撿到寶了。”

    “過去試試看,能不能勾搭到。”

    “等,等下,不要去。”虎哥想攔,結果沒攔住。他知道他這個朋友就這個德行,看見美女就走不動路,而且這個確實是百年難遇的尤物,但是,要出事啊。

    “先來后到,我先看到的。”

    那人沒把虎哥的勸告放在心上。

    “虎哥,蘭哥的手段你也是了解的,什么女人沒見過。”旁邊幾位兄弟也不理解。

    莫西干頭男人自以為風度翩翩地走了過去,他知道女大學生早已厭倦那些幼稚的男同學,因此他要表現出成熟而憂郁的一面。就在他自我陶醉的時候,在一旁訓練的一些人都看了過來,目光中帶著戲謔和憐憫,完全是一副看好戲的神情。

    他將手往器械柱子上一搭,另一手不經意拂過下巴上的胡須,動作隨意不羈,透出幾分滄桑。

    “美女,一個人嗎?”

    一記下撩踢。

    來得毫無征兆。

    然后他就像被炮彈擊中一樣飛了出去,壓在了一個正在呼哧呼哧做臥推的人身上,杠鈴當地一下脫手砸了下來。

    眾人心中咯噔一跳,又升起了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在一聲宛如殺豬般慘叫聲中,跌跌撞撞走過來一個很壯的男人。

    “那個……小姐……不,同學,對……對不起。”走過來的男人,陳佳認識,就是那個上次那個紋身男嘛,鐘佩玲還叫他什么虎哥虎哥的。

    結結巴巴得,板著一張臉,搞得好像智障,怪不得是一個撩妹低手。

    “他……他不是有意的,你就不要計較了。嘿嘿。”

    只見他結結巴巴得,恭敬地遞上了一張卡。

    “我是皇城KTV的老板,這是我們的VIP卡,可以打五……五折。”

    到底是五折還是五五折?

    KTV嘛,班級聚會的時候會用到,不要白不要。收下了。

    “那他呢?”

    “他是雞……雞店老板,給你會員卡,小姐……不,同學,你也用不到不是。”

    “雞點老板?”陳佳還沒明白過來。

    “就是那個……皮,皮肉生意的老板。”虎哥板著一張臉笑起來,讓人覺得莫名的詭異。

    這時候,健身房的教練來了,一個略有些矮,但是全身肌肉很緊實的男人。

    “虎哥,怎么了?”

    “嘿嘿,誤會,誤會。”

    “你不要總搞事,你這樣搞得我很難辦啊。”

    陳佳發現教練比她居然還矮。本以為173的身高并不很高,當然在女生中還算比較好的那部分吧,距離九頭身還差一點點。

    “教練,你會教我們拳擊嗎?”

    她其實很想專業訓練一段時間,好適應目前身高降低的現實,而且臂展也短了,雖然手臂很細視覺上看起來很長。

    “其實這個健身會所并不是專業的拳擊健身訓練中心,國外才有。”

    這么坑?看樣子只有她自己摸索了。

    訓練室里面有很多舞蹈把桿和瑜伽墊,有許多妹子在里面練著自由動作,姿勢都很sexy。

    她要做的只是保持目前的身材就好,因此每一組的數量不用那么多。

    扶著把桿做完最后一組蹬腿的動作,她長長舒了了一口氣。見左右沒人注意,她把腿伸上了把桿,打算嘗試一下壓腿。

    好吧,姿勢解鎖失敗。

    男生時候韌帶就很差,果然,現在變成女生也只是好了一點。

    今天的訓練差不多就到這里了,腹肌神馬的,慢慢練就好了。

    洗了個澡,換上了一身干凈的衣服,這才從容地走了出去。

    “走了嗎?櫻桃。”

    “馬上,我再做一組。”林櫻蹦蹦跳跳地跑來了,剛剛來健身房總是興致盎然的,等過一段時間,或許新鮮勁就過去了。

    希望能堅持下來吧。

    磨蹭了許久,林櫻這才心滿意足地揉著酸痛的手臂,錘著大腿,走出了健身會所。

    這時候,陳佳又看到了一個人,那個人也看到了她。

    “你在這干什么?張為?”

    某富二代張為,上次軍訓見過之后,就沒在學校里碰到過了,沒想到在健身房遇到了。他穿著短袖的粉色襯衫,一看就不想是來健身的,而是……

    “陳佳,這是我女朋友,榮榮。”

    走出來一個女生,長相普普通通,身材還過得去的女生。

    張為果然是肉食系的啊,兩人的目標都是肖璐,但是明顯他在半路就調頭了,做她的對手,也太遜了。

    “是你同學嗎?張為。”

    “不是,同年級的。”

    “那我是你的學姐哦,妹妹。”名為榮榮的女生伸出了手,兩人短暫地握了握。

    “學姐好。”

    “學姐,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林櫻道。

    “軍訓的時候,我們宣傳部負責了很多宣傳上的事情呢,當初你肯定寫了文章,然后看到了我。”

    張為也摟著他女友笑道:“校宣傳部的,我的上司。”

    我去!辦公室戀情啊,你們宣傳部不亂套才怪。那些新委員發現他們的部長被你搞上了,表情一定很精彩。

    陳佳最后實在忍不住輕笑出了聲。

    “陳佳,你笑什么?”林櫻大著嗓子說道。

    “沒有,我才沒有笑。”

    “你明明就有笑。”

    “你不懂的,來,摸摸頭。”陳佳笑著揉了揉林櫻的頭發,給她揉得亂糟糟的。

    部長又算什么?哪里有把主席壓在身下有味道呢?嘎嘎。嗯……雖千萬人吾往矣。

    張為和他的學姐你儂我儂地說著悄悄話。

    “張為,下周你一定要帶我去看你比賽啊。把你那輛法拉利開出來。”宋榮突然放大了聲音。

    “沒問題,你只需要看第一個出現的車就可以了,因為那就是我。”

    “我相信你。”

    兩人又不顧旁人,像兩只互咬的狗一樣對啃起來。

    陳佳不屑地翻了個白眼,不要秀恩愛好嗎?

    “你們是像電影上那樣比賽嗎?”林櫻疑惑地問道。“那會不會很危險?”

    “對我們這些人來說,危險那是完全不存在的。”張為不以為然地笑道。“越害怕,越危險。”

    害怕嗎?可能還是會有的吧。

    連她也不敢保證安全。

    駕齡高的人很多,但是敢把油門踩到底的人卻很少,稍不注意,就會車毀人亡。

    張為那輛艷紅色的拉法靜靜停在路邊,在一長排黑色轎車和SUV中顯得尤為注目。

    “你們在哪里比賽?”陳佳隨口問了一句。

    “城郊X賽道,說了你也不會懂的。”張為笑了笑,坐進了他那輛跑車。“走了,美女們,再見!”

    絕塵而去的法拉利,化作了一道遠去的流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玩极速赛车一定会输吗 最火网络棋牌大唐游戏 德甲比赛图片 20选5历史数据 疯狂猎鸟2中文破解版 南粤风采好彩一开奖查询 广博股份股票 哈尔滨麻将机排风 幸运飞艇官网 怎么才能在网上赚钱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app 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选1 打麻将的技巧怎样才 捕鱼游戏上下分换现金 金蟾捕鱼玩法 甘肃快3今天开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