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二十八章 蒜的味道(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八章 蒜的味道

    周三上午一二節是高數課,因為程輝去拔牙而莫名取消了,被大家稱作天海翼的宣傳委員田海洋只有在群里解釋,余楓也在黑板上寫下1班高數課不上幾個字,免得后面來的人搞不清狀況。那些睡懶覺的人就慶幸,那些早起到了教室的人只能抱怨著回去了。

    下午是形勢與政策課,作為學分最少又有八個課時的一門必修課,性價比無疑是最低的。

    講臺上的穿軍裝的老師揮舞著手,唾沫星子亂飛。分析國際形式,說TPP與亞投行之爭,談南海局勢,談一帶一路,仿佛化身外交部發言人,縱橫捭闔,睥睨天下。

    這個五六十的老頭子講政策一套一套的,嘴上功夫也很毒,很快激起了大家的興趣,舉手發言的參與度都很高。

    要說真的是為了那可憐的零點幾學分,未免落了下乘。高數英語專業課學分固然很多,但是每門課有每門課的精彩,這種可以高談闊論,侃侃而談,政經觀點,軍事沖突的交流的機會,已經讓班上不少男生熱血沸騰。

    大學,培養的是自由之精神,獨立之人格。

    其中心是在于“人”。如果人都不存在,又何談學?

    S大學的辦學精神中就有一條,以人為本。

    十六字的校訓,經過歷史的沉淀,傳遞給老師,老師又在教學中,逐漸滲透給學生,一代又一代地傳承下去。

    兩節課,九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下次課,你們一定要準備相關資料,我要讓你們進行一場辯論!”軍裝老頭子精神矍鑠,邁著步子走了出去。

    一下課,全班又轉換成休閑模式,就跟汽車切換運動模式與模式一樣。

    “等一下,通知一個事情。”陳佳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上了講臺。

    剛準備走的同學又坐了回來。

    “有需要申請助學金,家里有困難的同學在這里領申請表,至少需要村鎮縣三級民政部的證明,我們班委會給你們評估,然后交給導員。每個班只有20個名額。”

    她站在講臺上,望著下方黑壓壓的同學。

    “還有什么問題嗎?”

    結果……

    前排的一些人指了指門外,后排的一些人則是好奇地朝著前門望了過去。

    ‘你們到底有沒有在聽……吶。’她有些氣惱地轉過了頭。

    突然愣了愣。

    門外站著一個人。

    一個女人。

    當她出現的時候,其他人都成了無足輕重的背景,看著她微笑的面龐,覺得這應當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笑容了,當她笑起來的時候,什么美麗,漂亮,完美這些詞,通通都消失不見了。

    過了很久,周圍的世界才一點點恢復了顏色。

    她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正站在講臺上,四周是喧鬧的人群——

    有的正斜倚在桌上,有的正笑鬧著,有的正看著手機。

    “申請表自己拿。”她丟下這句話,然后急匆匆朝門外走去。

    全班剩下的人都轟然喧鬧起來,密密麻麻地議論開了。

    “剛剛我看到什么了?!”

    “居然是校花肖璐!”

    “她怎么來了!”

    “果然真人比照片還漂亮啊!”

    “她們早就認識!”

    本來因為來了例假積郁已久的悶結瞬間被感動的心情一掃而空。

    天哪嚕!肖璐主動來找她,真的是太令人意外了。

    “有空嗎?請你吃飯。”

    她反應過來是上次答應請吃飯的事情。

    “這就是我所說的驚喜嗎?事前也沒有通知……”

    她笑道,內心被一種滿溢而出的喜悅所包圍,她很想讓自己鎮定下來,卻發現只是徒勞。

    因為全身都想要笑啊。

    電梯門漸漸合上……

    肖璐拉著她,奔向了電梯。

    趕在最后一刻,兩人擠進了電梯。

    電梯里空蕩蕩只有她們二人。

    5樓……4樓……3樓……

    靜得只聽得見她和旁邊的人那淡淡的呼吸。

    銀色的內壁映出她略有些緊張的臉,手指在褲縫上無意識地摩挲著。

    叮地一聲,電梯門緩緩打開。

    肖璐一馬當先,踏了出去。

    她也面帶微笑,走在她的一側。

    門口等電梯的人看到肖璐,都恭敬地齊聲道:“主席好!”

    “主席好!”“主席!”

    肖璐微笑著點點頭,從容而淡定地走了出去。

    一樓大廳,來往的學生都自動避開了二人,躬了躬身,向著她們行著注目禮。

    她也狐假虎威的跟在肖璐的旁邊,借著肖大校花側漏的強大氣場,也跟著沾沾光。

    兩個美女,真的是排場十足。

    明晃晃的大廳地板反射出四條長腿,大步向前走著,鞋跟踩在瓷磚上,發出噔噔有聲的節奏。

    身材高挑的二人,如同磁石般,牢牢吸引住了周圍所有人的視線。

    肖璐穿著飄逸的白色針織衫,柔順的如瀑長發傾瀉而下,隨著她從容的步履一絲絲飄散開來,藏青色波點短裙下是一雙白皙纖長的玉腿,散發著迷人誘惑的萬種風情,順著長腿,視線往下,腳踝處柔美玉足在黑色的綁帶高跟涼鞋映襯下,更顯晶瑩奪目。步履輕盈,脖頸高昂,宛如漫步云端的天使。

    校花旁邊的女生,則少一分優雅,多一分妖嬈。一雙靈動有神的眸子,似笑非笑,多看兩眼便要心神大亂。她穿著剪裁有致的藍色短袖牛仔衫,腰部收攏的設計更顯她蜂腰纖柔,雙手隨意地搭在腰帶髖骨處,類似男性又酷又拽的插兜動作。純白超短褲下是一雙完美得毫無瑕疵的美腿,仿佛有光一般,美得讓人移不開眼。是能夠在氣場上和肖璐相抗衡,彼此氣質又不相同的魅惑妖精。

    大廳里的人都愣愣著看著她們走出大門,沿著臺階一路往下,一個疑問仿佛不約而同,在他們的腦海里蹦出來——那個女孩是誰?

    “今天你畫了妝?”肖璐邊走邊問道。

    “這么淡你也看出來了?”她淺笑著答道。

    “因為你以前一直都是素顏,還是有一點差別的。”

    “我也是才學會化妝的,當然只是一點點。”

    “看出來了。”

    兩人從教學樓到停車場的路上,吸引了一大片目光。

    “學姐,借你的光,好像他們都在給我打招呼一樣,感覺我就像個保鏢。”

    肖璐撲哧一笑,“我覺得不像,更像我包養的小白臉。”

    然后又故作正經地補充道:“我是認真的。”

    于是她也一本正經地說道:“我也是認真的。”

    肖璐斜了斜眼,“我開玩笑的。”

    她也攤攤手,“嗯,我也是開玩笑的。”

    開了鎖,肖璐和她先后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在陳佳拴安全帶的時候,肖璐已經點火打燃,變速擋桿緩緩升起,她伸出右手輕輕扭到D擋,然后緩緩踩下踏板,撥著方向盤,駛在了校園大街上。

    越野SUV的視野很好,一路上都有背著書包,拿著書去上課的學生,奶茶店坐著打發閑暇下午時間的情侶,慵懶的貓咪無聊地舔著手爪子。

    吹著窗外涌進的和煦微風,看著從容握著方向盤的肖璐,陳佳覺得兩人不是去吃飯的,而是去度假的。

    沿著蜿蜒的公路,穿行在校園里,什么都不用想,尤其還是有校花親自開車,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太爽了!

    “你在笑什么?”肖璐望了她一眼,笑著說道。聲音柔脆悅耳,十分好聽。

    “我在想,以后我要不要再買一輛校花同款。”

    “同款?你不是也買了一個ALMA嗎?”

    “顏色不同的……”她爭辯道,過了好一會兒,她又笑著補充了一句,“估計進口的買不起,只能買一輛合資的了,嗯,買國產高仿……陸豐X5,情侶款。”

    車子在減震帶上抖了一下,她又捂著腮幫子沉默下來,看樣子,笑的時候咬到舌頭了。

    “你也真是的……”肖璐看了她一眼,也是忍俊不禁,

    在正門排隊刷了卡,汽車駛出了校門。

    繞過轉盤,駛入寬闊的大車道。肖璐開始壓下油門,汽車緩緩加速。

    “最好多給一點油,然后松開,這樣會提速會更快。”她捂著嘴說道。

    肖璐照做,果然汽車開始升擋,轉速降了下來,車速更快了。

    “真的誒,陳佳,你好聰明啊。”

    “機器總是沒有人聰明。”她淡淡地回道。

    肖璐想笑又沒笑出來,最后在方向盤上點了點,“喂,陳佳,你會開車嗎?”

    “會那么一點吧,畢竟才開四五年。”

    “嗯……看不出來,你還是老司機。”

    “不過是馬路殺手罷了。”

    她放倒了座椅,然后懶懶地倒了上去,伸了一個懶腰。“嗯……看見學姐你開的這么好,我就放心了。”

    兩人都沒有說話。

    耳旁拂過呼呼的風聲,和嗡嗡地引擎聲……

    公路兩旁的大樹緩緩向后退去,被甩在了很遠很遠,好像再也回不來了……

    心情如同平靜的大海一般。

    幾只晚歸的海鷗停在沙灘上。

    看著肖璐手握方向盤,平視前方的優美側臉,額上幾縷發絲略顯凌亂,貼在鬢角,被陽光染成金色。

    她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就算這時候一起死去,應該也是不錯的吧……

    副駕駛座的車窗緩緩升了上去。

    一人緩緩地轉動著方向盤,一人在一旁靜靜地看著。

    車窗內外,仿佛是兩個平行的世界。

    一邊是溫馨淡然,閑散寧靜。一邊是車水馬龍,熱鬧非凡。

    不知道什么時候,車速慢了下來,然后緩緩停在了某個停車場。

    “好了,下車了,到了。”

    “哦。”她對著后視鏡理了理頭發,然后打開了車門。

    一下車,便是一股清幽淡雅的香味隨風拂來,如蘭似麝。

    “快下車,我都餓了呢。”

    陳佳笑著說道:“肖璐學姐,你身上好香啊。”

    “Dior的快樂之源,你也可以去買,唔,走之前噴了一點,……現在應該是中調了吧。”肖璐在手腕處輕輕嗅了嗅。

    “走吧。”說著替陳佳關上了副駕駛的車門。

    “好想多坐一會兒啊……豪車,感覺真是棒呆了。”陳佳摸了摸那輛白色路虎,乳白色的車漆上還有溫溫的熱度。

    “我還想買一個蘭博的Urus呢。不過現在還沒量產。”

    “璐姐,你對SUV還真是有非同尋常的偏愛呢。”

    “不過是不喜歡轎車罷了,而且SUV又不是太越野,記得以前和家里邊自駕游的時候,由于轎車底盤太低,過不去,弄到最后天黑了都還沒有地方住。”

    兩人說說笑笑,來到了一家裝修地很古樸的餐廳面前,兩個紅紅的燈籠在晚風中搖曳。不知道為什么,現在逼格高一些的餐廳都不太流行富麗堂皇的裝潢了。

    “就是這里嗎?”她指了指里面。

    “好不容易才預約到的,不然就真的只有吃食堂了。”肖璐一馬當先,走到柜臺前,“前天訂的……姓肖,兩位。”

    “兩位,里邊請。”

    往里走去,踩在棕色的木地板上,兩旁盡是坐在木椅上的客人,木窗上還貼著紅紅的剪紙,上面是紙糊的紅燈籠,以及墻邊掛著的舞獅,使得華夏味非常濃。

    客人并不多,桌子也隔得很開,一點也不喧嘩,顯得很幽靜。

    “這是一個外國人開的華夏風餐廳,是不是很有濃郁的華夏味?”肖璐給她介紹道。

    外國人?華夏味?

    運用的華夏元素很多,倒是學了個九成十,除了熱鬧……她沒覺得沒什么不好的,要真是原原本本地照搬,那可就淪為小餐館了。

    而且這里的布局也跟雅致,絕不是一通亂放,整個就餐環境是經過了精心設計的。不得不說,外國人到華夏來開華夏餐廳,還真是蠻有膽量的。

    “怎么樣,是不是沒想到?”肖璐挽著她的手,將她送到座位上。

    “嗯,我還以為你會帶我去什么西餐廳。”

    “怎么?你想吃西餐?”肖璐俏皮地眨著眼睛,“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訂到的誒。”

    “重要的不是吃什么,而是和什么人吃。”陳佳聳了聳肩,笑著說道。

    沒一會兒,就上菜了。

    “先喝一點湯墊墊肚子,免得等會兒吃太多。”肖璐遞上了了一碗湯,放到了她面前。

    她接過,舀了一小口,送入嘴里。

    “怎么樣?好喝嗎?”

    “嗯,很鮮,不咸不淡,剛剛好。”她笑著點點頭,“話說,學姐你經常來這里吃嗎?”

    “不是,上次和朋友來過一次。覺得很好,就記下了。”

    “男朋友?”

    “女朋友,不,女性朋友,一個吃貨,每次都帶我到處吃吃吃。”

    “那個……學姐,冒昧問一下,你有男朋友嗎?”

    “為什么……這么關心你璐姐的感情生活?難道是……”肖璐突然揶揄的一笑。

    !!

    “難道是……什么?”

    她突然有些緊張起來,臉紅紅地,緊張地翻著包。

    “你想表達你有男朋友。”

    她滿頭黑線,包掉到了地上,但她并不想撿起來。

    “這個叉燒有特制的甜料,味道非常特別哦,甜而不膩,你試試看。”

    “哦。”她拿了一串緩緩放入口中。

    “味道真是十足的好呢。”一抹笑容從她的嘴角蕩漾開來。

    “聽說你進了鐘佩玲的文藝部?”

    “嗯……”她下意識地應了應,突然一個激靈。

    那天副主席白俊軒也對鐘佩玲說過不準隨便拉人的,莫非肖璐這個學生會大佬是要反腐倡廉了?

    “不是,只是讓我去掛個名而已,也就是搬搬桌子音響什么的。”她連忙解釋道。

    一個是上級,一個是領導。夾在中間,真的好為難啊。

    “居然讓你去搬桌子音響?”肖璐張了張嘴,顯得有些不可思議,“你有沒有給她提我的名字?”

    好像弄巧成拙了啊。

    陳佳連忙解釋道:“沒有,不是……我力氣比較大,呃,不,其實是我自己主動去的。”

    “那就讓她不要當部長好了……或者把你調去其他的部門。”

    越來越亂了啊,這樣根本解釋不通啊!

    她都快要抓狂了,很想用頭撞桌子。

    她忽然抬起頭,沒來由地怪叫一聲:“肖璐!”

    某位學姐眨了眨眼睛。

    “我先去上個洗手間。”她找了一個借口。

    “你剛剛叫我什么?”

    “女孩子那幾天心情總是很暴躁。”她強自爭辯道。

    肖璐緩緩點點頭,捋了捋頭發,無奈地嘆道:“真是沒大沒小,算了,下周我生日,你要送我禮物——賠罪!”

    某學妹眨了眨無辜的眼睛,憋著嘴,一臉委屈。

    “好了,騙你的,”肖璐粲然一笑,蔥白玉指在她額頭上輕輕一戳。

    “我是支持你進文藝部的,人脈廣泛,活動也有意義,對你的發展也有好處。”

    “當初我是宣傳部上來的,其實我也在想當初進文藝部會不會更好一點。”

    陳佳愣了愣,肖璐這樣為她打算,讓她心底又涌過一絲難言的感動。

    “對了,這里的蒜泥白肉,味道也很不錯,光顧著說話了,來吃吧。”

    蒜……泥……白……肉?

    重點是蒜!

    嗚嗚,大蒜算什么?就算是砒霜我也吃給你看。

    “陳佳,你怎么哭了。”肖璐不解地問道。

    “因為實在是……太好吃了,我都感動哭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国际股票指数 北京快乐8开奖app 英超冠军一览表 浙江生肖6十1开奖结果 网赚联盟兼职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玩法 pc蛋蛋pc 快乐8大小预测 快乐彩开奖号码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 双色球对望码算法 上海哈灵麻将最新版本 真钱手机捕鱼 四人在线打麻将小游戏 街机电玩捕鱼城 安徽有哪些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