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七章 first blood(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七章 first blood

    星座運勢其實根本就不準,說金牛座這些天遇到的麻煩事都能迎刃而解,心情會很愉快,事業也在穩步上升。

    可是,她明明就遭遇了血光之災。

    早上起床的時候,全身都沒有力氣,頭發也亂糟糟的,感覺就像從墳場里爬出來的一樣。

    翻滾了一圈,拿過遙控器,把空調的電源關閉,下了床,撿起了掉在地上的薄被單,光著腳就朝廁所的位置走去。

    照了照鏡子,果然……兩個顯眼的眼袋,就算是臥蠶也成了又黑又丑的毛毛蟲了。

    換下了衛生巾,看著上面艷紅的血漬,就像是一個印記一般,在她腦海里揮之不去。

    昨晚在她剛洗完澡的時候,整個小區不知道怎么地,突然斷電了。

    四周都是一片漆黑,只能聽得見蟬鳴與狗叫聲。

    驚慌失措的她,與敷著面膜在沙發上睡著的莊星呈了鮮明的對比。

    她實在接受不了接二連三的驚嚇,結果幾分鐘后,小區又戲劇性地來電了,蘇醒過來的莊星扯下面膜,恢復真身,一臉詫異地看著光著屁股坐在地板上的她。

    以及那血染半邊天的浴巾。

    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如何渾渾噩噩的回到自己房間的,至于葉盈到底給沒給她買衛生巾一時間也想不起來。

    用手足無措都無以表達她當時的驚惶,裹著浴巾,呆呆地坐在床沿。

    “這個,我正在用的,你拿去用吧,日夜用的。”

    莊星翻出她的存貨,扔在了她面前。

    “我不會用。”

    莊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是第一次來例假嗎?痛不痛?”

    “有一點。”她也不知道到底痛不痛,反正很難受,也不知是不是剛洗過澡的關系,她身上還有些熱,額頭上滲出了汗。

    “等一下,我給你熬一點紅糖泡姜絲紅棗茶給你喝。”

    “呃……麻煩了。”

    見莊星離開了,她又紅著臉,撕開了衛生巾的包裝,抽出了其中一小片白色衛生巾,見包裝上全是日文,也沒有一個漢字,左右翻了翻,也不知道是講的什么。

    這就是傳說中的衛生巾啊……沒想到我有一天也會用到這個東西。

    如果只是像尿不濕一樣的話,好像也沒有什么難度嘛。

    而且,也沒有想象中那么悶,其實是十分透氣的,捂疹子是不可能的了。

    “哦,你自己就弄好了啊。”莊星端著一個茶杯走了進來,朝她下身的衛生巾看了一眼。

    臥室暈黃的燈光照在莊星的臉上,以及她眼中透出的淡淡的關切。

    很淡,淡得好像是做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就算是不經意的幫助,依然讓陳佳感到暖心。

    有這么一個長輩兼姐姐也不是壞事嘛。

    “本來就沒什么難的,就算是男生也會吧。”

    她得意地接過了莊星遞過來的茶水杯,由于在飲水機上沖了一些涼水,溫度剛好合適。

    “好甜啊,我從高中的時候,晚飯后就再也沒有吃過東西了。”

    她只覺得胃里暖暖的。

    “我就不像你這樣有原則,不吃冷飲,不吃辛辣,所以大學的時候,經常痛經呢,晚上經常疼得睡不著覺。直到現在,家里還準備著各種藥物,什么感冒藥,清熱的,拉肚子的一大堆。”

    “當初衛生巾,衛生棉條,甚至月經杯都用過。”莊星坐在她旁邊,看著她捧著杯子小口小口地喝著,自言自語地喃喃道。“月經杯你知道嗎?像一個塞子一樣,每次都能滿滿接一杯。”

    “棉條呢,在國外確實比較流行一點,但是,習慣的力量就是這么強,最終還是一直用著衛生巾。”

    “這個是我同學旅游的時候買的,買了很多,回來的時候送了一些給我。”

    “同學?”

    “嗯,和我一樣是研究生,不過人家都要結婚了。她和她男友大學就在一起了,能夠見證他們走入婚姻的殿堂,也是非常幸運的事情。大學分手的情侶太多了,修成正果的也非常不容易。”

    “是真話還是假話?”

    “真話,難道你以為我看見一個女的,然后就一定要和她上床?在你的印象里,你老師是這樣的人嗎?陳佳童鞋,你的思想有問題啊。”

    “星姐,你說……你們LES的世界是怎樣的?”

    “這個嘛……”莊星有些猶豫,又笑了笑,“怎么……想要問這個問題?”

    “只不過是好奇罷了。”

    “你問這個問題太早了。”她接過陳佳手中的杯子,放到了床頭的柜子上。

    “當初我在這個學校讀大學的時候,嗯……好像是在大二,我參加了一個支教活動,和一個社團一起,坐火車到偏遠山區去。那時候我和她正好是鄰座……后來坐客車也是……那個時候,我就發現了,其實我是喜歡女人的……”

    見陳佳睜著大眼睛認真地聽著,莊星又開始賣關子起來,“其實,山里那些孩子,學習真的很刻苦,也很聽話,從小就幫著家里做事,喂豬,做飯,還要走兩個小時山路去上學,老師也只有兩個。”

    “當初離開的時候,差點就決定留下來了,結果被我媽拉了回來,所以你應該慶幸,不然你就少了一個好導員了。”

    暈黃的床頭燈下,兩人好像卸下心防,促膝長談的摯友,沒有身份的隔閡,只有安寧而靜謐的夜晚,和并不美好的月色。

    結果就導致了她的兩個黑眼圈。

    暈頭暈腦地漱完口,估摸著已經八點半了,但拿起手機一看,已經九點了。

    今天三四節有課,還有五十分鐘上課。

    整個房子里空蕩蕩地只有她一個人,就好像昨晚發生一連串事情其實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除了下身時不時產生流量證明自己的存在感。

    雙腿一蹬,沿著墻壁倒立。

    整個世界都顛倒了過來,讓血液回流進大腦,讓散漫的精神慢慢恢復過來。

    穿好衣服,將今天要上的普通地質學書本塞進了包里,又不放心,又塞了無數包衛生巾,直到再也裝不下,然后才安心地出了門。

    砰地一聲!

    關上大門,然后出發!

    出于對衛生巾的不信任,她都不敢走的太快,害怕漏出來,這種感覺就跟憋尿不敢跑快了一樣難受。

    “老板,給我一瓶酸奶,不,牛奶……還有一個全麥面包……你這個根本就不是全麥的啊……算了,還有這個我也要。”

    她的目光落到了一包榴蓮干上。

    到急匆匆趕在上課鈴之前趕到了教室,坐到了第三排,林櫻給她占好的位置。

    “陳佳,今天你氣色怎么這么差?”她一坐下,林櫻就關切地問道。

    她的下巴無力地耷拉在課桌上,手垂在下面拉著拉鏈,慢慢地抽出了一本書,擺在了桌上。

    “親媽……來了。”

    想到這里,她就煩躁地抓狂,手忍不住想要抓頭發。

    然后,淡定地撕開了零食的包裝。

    隨著上課鈴響起,一個個男生如同趕集一般,爭先恐后地擠了進來,本來還有些空位的教室一下子就填滿了。

    然后,一個戴著眼鏡的老師走了進來,將書往講臺一放,砰!嚇得全班的人心中一跳。

    “我叫呂越峰,從今天開始,你們就將進入我們專業的第一門專業課。”

    全班都很安靜,低聲地議論著:“聽師兄說過,這個呂越峰是本院四大名捕之一,嚴格的很。”

    呂越峰板著臉,在黑板上寫著自己的名字以及聯系方式郵箱。

    全班都很安靜,直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擴散至全班。

    榴蓮那獨特而詭臭的味道,極為濃郁,飄而不散,一些靠窗的學生都打開了窗戶,全班都嗡嗡地小聲議論起來。

    “好臭!”

    “誰在吃榴蓮糖?”

    全班的人像狗一樣皺著鼻子,前后左右到處嗅著,最后發現了氣味源——他們的班!長!大!人!

    “班長在吃榴蓮!”

    “班長到底怎么了,好可怕!”

    “該不會是那個來了吧!”

    blablabla……

    班級群里熱烈地討論了起來,結果莊星冒泡:“別人來不來例假和你們有什么關系!認真聽課!”

    陳佳將手中的榴蓮干向林櫻遞了過去,“要吃嗎?”

    林櫻捂著鼻子,連忙擺手:“不要。”

    陳佳撇了撇嘴,一臉不爽,頭上就差寫著幾個字——老娘今天很煩躁!TM誰都不要惹我!

    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濃濃的怨氣。

    又吧唧一聲,放了一塊進了嘴里。

    如果說她沒來由地討厭大蒜的話,那么榴蓮就是她超級喜歡吃的東西了。

    為什么別人都覺得臭呢?明明超級好吃啊。她無奈地想到。

    “大家請看ppt,我們所處在的地址年代……啊嚏!”

    呂越峰用激光筆指著幻燈片,一個噴嚏出來,激光筆掉在了地上,坐第一排的學習委員朱瑞連忙撿了,遞給了他。

    “誰在吃榴蓮?!”

    全班都哄笑了起來。

    呂越峰指著一個嬉皮笑臉的男生問道,“是你嗎?”

    “不是我,老師。”他擺擺手。

    一個男生舉了舉手。

    全班的目光都看向了他,一下子又安靜了下來。

    呂越峰指了指他,示意他站起來說。

    “老師,我上廁所!”

    “自己去!”呂越峰的臉漲成豬肝色,沒好氣地又指向了幻燈片屏幕。

    “我們所處的地質年代……是新生界中的……”

    上午三四節課很快過去,下課鈴聲一響,呂越峰就拿著書走出了教室,看得出,他氣的不輕。

    “還四大名捕呢,名都忘了點了,早知道我第二節課就逃了。”

    一位男生不屑地抱怨道。

    “是你吧?班長?”周天琦扒在后面的桌上,頭湊到陳佳面前,笑呵呵地說道。

    “啊。”陳佳發出一個單音節,然后收拾著書本和筆裝包里,結果一個沒拿穩,包翻了過來,里面的衛生巾都倒了出來,稀里嘩啦掉了一地。

    大囧。

    “陳佳,你居然帶了這么多衛生巾!”林櫻的大嗓門讓整個教室的人都聽見了。

    班上幾個男生的耳朵動了動。

    擦黑板的余楓也轉過頭瞄了一眼地上那一片片雪白,也是一臉尷尬。

    沈冰蹲了下來,幫她撿了起來,安慰道:“回去好好休息,看你氣色不大好。”

    慌亂地將一大堆東西塞進了包里,她落荒而逃,出了教室,在前面走了好一會兒,林櫻和沈冰她們才趕了上來。

    “去吃午飯嗎?”她看了看手表,十一點半。

    其余幾人懶懶地應付著,表示都不太餓。

    “下午又沒有課,遲一點再吃吧。”沈冰提著一個布袋子,推了推眼鏡。

    其余兩個女生也點點頭,表示現在也不想吃飯。

    “那你們要回宿舍?”

    “嗯。”白小楠想了想,“昨晚宵夜那個鐵板炒飯不錯,等會兒餓了可以點那個。”

    “你要記得少吃涼性食物,像西瓜,柿子那些,盡量少吃。”沈冰叮囑道,她覺得陳佳的臉色真的很差,用面容枯槁來形容都不過分。

    “不過可以光明正大的不洗頭了。”白小楠玩笑道。

    “哪里聽的?我們那里怎么沒有這種說法?”林櫻點了點肉嘟嘟的下巴。

    與幾個女生分別之后,她一個人去食堂吃飯。

    距離上課的教室樓最近的是第二食堂,比起高中壟斷承包的食堂,大學的食堂每一個窗口都是一家餐館,天南地北的各種風味,應有盡有。

    照顧少數民族的清真食堂也有。

    甚至有餐飲公司包下一層樓,重新裝潢打造的青年主題食堂。

    那里面的員工同時也是一群干勁十足的年輕人,打菜的時候,總是揮舞著勺子招呼熱情地著:“有沒有喜歡的,同學——有沒有喜歡的同學!”

    由于早上吃得比較晚,所以她也沒有吃太多,她對食物從來就不太熱衷,比起飯菜,她更喜歡吃水果。

    將剩下的飯菜倒了,將餐盤,湯碗,筷子分類扔進了對應的推車。

    這些碗筷將會被食堂巨大的洗碗機器清洗干凈。

    外面的陽光很好,可以不能運動。

    她有些羨慕地看著奔馳在籃球場上打得熱火朝天的男生,以及在足球場草坪上飛過半場的足球,還有體育館中乒乓球互相推擋的激烈交鋒。

    不知道那些揮汗如雨的男生能否感應到,有一個站在運動場外的漂亮女生,此刻對他們一閃而逝的羨慕。

    她又繼續向前走著,為了避免血濺五步,流血千里,還是不要去運動好了。

    不過這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子宮在雌性激素和孕激素的作用下,增厚并且子宮內膜脫落,伴隨著血液流出體內。

    例假不光是女性的標志,更是從側面反應出,她的身體存在著懷孕的……可能性。

    撫摸著自己那沒有一絲多余贅肉的緊實腰腹,她突然對女人這個詞多了一絲明悟。

    這時候,包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鐘佩玲?不是說這周周末我請吃飯的嗎?現在就等不及了?

    “喂,玲姐?”

    “今天有幫戰,你快上游戲。”

    ……

    陳佳默然。這算不算濫用職權?

    “你也不問問我下午有沒有課?”

    “那你下午有沒有課?”

    “沒有。”

    “陳佳,下次記得把課表發給我,我好給你們安排時間。等會兒一定要上線喲。”

    無奈地掛斷電話。

    都說高中緊,大學就松了,也不是沒有道理。

    比起每天累死累活做卷子壓壓驚的高中,大學真的是閑的蛋……咪咪疼。

    可以找兼職,可以加入學生會,加入社團,也可以泡圖書館,以及做各種高中想要做的事情,就算是玩游戲打通宵也可以。

    前提是不掛科,學分績點也要保證2.0以上(S大采用5分制)。

    她回去的時候,莊星也剛回來,不過是前腳與后腳的差距。

    “今天真是累死了。”看到她,莊星將包往沙發上一扔,就直挺挺地倒了上去。

    雖然沒有開空調,但是鋪著涼席還是挺涼快的。

    然后又一下子坐了起來,盯著她看到,“沒有漏吧?”

    “怎么可能。”她挪動著身子,避開了莊星的視線,“我今天特意穿得厚牛仔褲,還有那個東西我也用了兩片。”

    莊星白了她一眼,好像在說太小題大做了吧。

    “下午沒有課,真羨慕你……下午我還要趕一個項目,也不知道我們導師哪里找那么多事情來做。”

    她將外套一脫,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然后又脫下了半透明的黑色絲襪,伸著懶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好好休息。”說著,關上了門。

    還有幫戰,叫我怎么休息?

    而且,那個來了,確實挺無聊的。

    打開了筆記本的電源,考慮到莊星可能睡覺了,她又插上了耳機。

    以前在高中參加過一次幫戰,這種激烈的對戰中,一分一秒都很寶貴,因此有專人在頻道里指揮調度,要是不聽命令,到處打醬油是會被罵的。

    雖然她這種70級的渣渣也只能做一些后勤或者組成菜鳥組而已。

    玩游戲從來不充錢,一直是她的原則。

    所以這個號現在才70級。

    一上線,幫派里完全是炸鍋了一樣,消息滿天飛。

    能夠通過預賽,參加幫戰,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新月傳說畢竟是一個排名不靠前的窮人幫派,大家都吵吵嚷嚷地討論著計劃,希望能夠讓幫派能夠多勝幾場,讓排名好看一些。

    廣場上到處都是人,一排排游戲ID看得人眼睛花。

    統戰在頻道里喊道:“新月傳說的所有幫派成員集合,所有幫派成員集合。”

    像說rap一樣的公鴨嗓,配合著動感的dj音樂,讓人熱血沸騰。

    然后大家都來了。“小強哥,我來了,今天我班都沒上。”

    “小強哥,等我買兩個藥。”

    所有人都逐漸集合了過去,幫戰,還有20分鐘才開始,大家都很興奮。

    “早點打了,晚上我還要陪我女朋友逛街。”幫派吉祥物花花姐的男聲一出來,就遭到幫眾們一致的調戲。

    “不科學,花花姐,你還用偽聲。”

    “花花姐,我要做你的女盆友。”

    “花花姐,我也要玩百合。”

    大家都樂呵呵地開著玩笑。既然玩女號,就要做好被大家調戲的準備,反正他們這些寂寞又苦逼的游戲男,也只是過過嘴癮,滿足一下游戲幻想罷了。

    誰不想在游戲里大殺四方,背后站著一位傾城佳人。

    而且,還是在幫里的高冷女神疑似被攻陷的背景下。

    “陳佳,你怎么不說話呀?”鐘佩玲的清麗聲音在滿是男人話語的頻道里尤為清晰。

    陳佳在鍵盤打了一句,有人在睡覺。

    “等會兒你和我一隊,我帶你掙經驗。”

    陳佳汗然,怎么感覺像是被大姐大罩著一樣。

    一些人聽到玲玲愛跳舞的聲音,本想和幫派的高冷女神聊天,結果根本就沒有得到回應。

    一個個都表示習慣了,吉祥物與高冷女。最后又調轉槍口,朝S大高材生——今明兩天有雨問詢起來。

    “JM(今明簡稱),你真的和玲玲女神一個學校?”一個人道。

    她又在鍵盤上打了一個嗯,還附上了一個討打的得意表情。

    “太不地道了啊,什么時候龍哥我到你們學校來玩,可不要不認我啊。”另一個人道。

    可是我們學校全是情侶呢,單身的可進不來。

    陳佳開玩笑地發出去這一段裝逼的話之后,果然引來了一大堆人的圍攻。

    “燒死現充。”

    “JM,上次你買坐騎還找我借了好幾次錢呢。”

    “就是,不聲不響地考上大學也不給兄弟們發個紅包。”

    “一定要請兄弟們到你們學校做大保健。”

    “JM,說好不找女朋友的,同性才是真愛啊。”

    一群男生粗野的吐槽亂成一團。

    “誒誒誒!你們別欺負人家啊,到時候你們會后悔的。”鐘佩玲連忙解圍道。

    “說到底,你和JM在一起沒有。”一直沒有說話的幫主夫人包子姐突然發問道。

    “包子姐,你怎么也來了……”頻道里傳開了鐘佩玲疑惑的聲音。

    “轉移話題無效,快給姐說說……對了,小雨怎么不說話?”

    “她舍友在睡覺。”

    這時候,統戰小強哥關了麥,其他人都不能說話了。

    耳機中只聽得到他獨特而沙啞的嗓音。

    “準備,準備。幫戰馬上開始!幫戰馬上開始!321……”

    動感的DJ音樂很快放送至每個人的耳膜。

    一個又一個隊伍,在他的命令下,朝著對戰的地點前進。

    “先殺人,不要慌搶資源。不要搶!”

    “快,點死對面的牧師!”

    整個頻道只聽得統戰小強哥的聲音,配合令人熱血沸騰讓人想要抖腿的燃曲電音,每個技能的CD都好像變短了一樣,沒命地往目標上砸著。

    鍵盤噼里啪啦,鼠標滴答滴答,非常之激烈。

    眼花繚亂的技能,飛來飛去,令人目眩神迷。就算聽著指揮,在重重人海之中,也只能把握一個大致方向。

    “加油,堅持!死了的原地復活!”

    “不要怕!挺住!……快!給我這組的法師加個血。”

    “兄弟們,不要慫!就是干!跟我上!”

    “復活!復活!紅藥!紅藥!”

    一條條命令。

    屏氣凝神,整整兩個小時都是在精神高度集中中度過的。

    直到系統提示,已經戰勝了兩個幫派,以及幫戰時間結束,眾人才遲遲松了一口氣。

    “我先去喝口水……”統戰關閉了按鍵說話,其他人又熱烈地討論起來。

    “上次只一勝一負,這次估計要前進好幾十名。”

    “血戰到底啊。”

    “第二場真的是浴血之戰啊……太不容易了。”

    剛剛幫戰完的陳佳妹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活動有些僵硬的身體。

    突然發現下身那個地方熱乎乎,癢癢的,好像有什么東西流出來了。

    “我去!又開始流血了!”

    然后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從來沒有聽過的妹子嗓音啊!骨頭都酥了,真是——太嗲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福州麻将怎么打 江西任选5中奖规则 股票曲线图图解 熊猫棋牌网站 新疆11选五手机板 qq分分彩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永久平特一肖规律公式 湖北30选5走势图100期 白姐平时一肖 麻将推倒胡规则 李逵劈鱼打龙的技巧 欢乐真人麻将所有版 大数据龙头股票有哪 人气多的棋牌? 甘肃快3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