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三章 青梅竹馬廢物利用成了閨蜜(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三章 青梅竹馬廢物利用成了閨蜜

    放假第一天,早晨十點。

    還在玩游戲的陳佳,就接到了老媽葉盈的電話。

    “喂,葉盈什么事?不是跟你們說過我不回來嘛。”陳佳叉著腰,沒好氣地說道。

    “你這個沒良心的,要錢的時候乖巧地跟什么一樣,現在讓你回躺家就那么難?”

    “誰讓你給我辦葬禮的。難道讓我對著自己的遺像哭嗎?”

    陳佳一手拿著電話,一手小心地撥弄著電腦桌上仙人球的毛刺。

    “對了,老爸回來沒有?”

    “回來了,可是我們的乖女兒卻沒有在家。他后天就要走了,估計見不到女兒一面了。”葉盈說得無比凄涼,這讓陳佳十分無語。

    看樣子,只有回去一趟了。

    想了想,陳佳在衣櫥里找了一個紙袋,將衣服一件一件地往里裝。

    扯下了床頭柜插座上的充電器。

    對了,還有bra和內內。

    還是背個雙肩包算了,要是提在手里,bra什么的被人看到得多尷尬。

    “喂,老媽,我等會兒就回來,估計晚上能到。”

    說著掛斷了電話。

    才剛剛軍訓完啊,累死了,還要回家。

    正在看韓劇的莊星瞥了她一眼,又回到了屏幕上,“怎么?要出去?”

    “嗯,回家。”

    莊星拿起一塊果脯干,慢吞吞地塞進了嘴里,頭也不回地說道。

    “你家在哪?”

    “市郊,X區。”她蹲下身系著鞋帶。

    “哦,可以坐校車,然后轉乘地鐵。”

    “不用,我叫個專車,反正我也找不到車站。”

    “那隨便你。”

    “明天回來,再見,導員。”

    “嗯,回來的時候有些重要的事情,可能要花一些時間,你最好明天下午回來。”莊星淡淡地說道。

    事情?回來再說。

    不管怎么說,她還是要回家了。

    結果,這份回家的心情很快被停在小區外樹蔭下的那輛黑色的轎車給擊碎了。

    連門衛大叔給她打招呼她都沒聽到。

    “那輛車我電視上見過,要好幾百萬呢。”某門衛大叔向旁邊的大媽吹噓自己的見識。

    “啥車啊,怎么這么貴啊?金子做的啊?”某大媽一臉半信半疑。

    “賓利。國外的。”

    漆黑如墨的車身泛著低調奢華的光澤,車長達五米多,渾身透著貴氣,就算是不認識進氣格柵上的標志,也會在心里暗嘆一句,這車一定是有錢人開的。

    但見陳佳咬牙切齒,往輪胎上重重地踢了一腳。

    有沒有搞錯?!陳佳氣的不輕。

    不是說讓我回去的嗎?怎么自己開車來了!

    駕駛位降下了車窗,戴著一副大墨鏡,笑呵呵地伸出手在她臉上捏了捏,“上車嗎?美女。”

    “葉盈,你欺騙我感情!”

    天知道葉盈發什么瘋,她收拾了這么久,結果倒好,自己跑過來了。

    沒好氣地拉開了后座的車門,坐了進去。發現老爸正一副悠閑地樣子靠在副駕上,也是戴著一副墨鏡,頭枕著雙手,懶洋洋地吹著空調。

    “你們不會是串通好的吧?”她十分懷疑。

    “什么串通?特地來看看你不好嗎?要不是這個機會,我還坐不到駕駛座。”

    陳佳一臉鄙視,“上次在車庫蹭破的漆還沒補好吧。”

    “陳佳,你都變成女生了,還是愛和你媽頂嘴。”她老爸陳袁明將手從后腦勺放下來,在她的頭上拍了拍,“真是太外向了。”

    “爸,你不知道,葉……媽媽她的行為到底有多不靠譜,也就是你能夠收服得了媽媽了。”

    “我這些年也不容易。”她老爸用手擋住嘴,低聲說道,父母倆有共同的敵人——葉盈老媽,處于同一戰線,心理上瞬間拉近了很多距離。

    “對了,老爸,我帶你和老媽逛學校吧,我們學校可大了。”

    “然后讓那些拜金女搭訕嗎?之前我們停在校門口,就遇到了兩個。”

    陳佳黑線,怪不得老爸被趕到副駕上坐著。

    “既然都來了,我和你媽順道去看看黃雅蓿。不知道還是不是以前那個小胖妞哦。”陳袁明開著玩笑道。

    “人家都瘦下來了,”葉盈不屑地撇撇嘴,“難道胖就胖一輩子嗎?等會兒你見到了,不要認不出人家了。”

    “陳佳,你知道黃雅蓿的宿舍在哪里嗎?”

    “知道啊。”

    ————————————————————

    事實證明,讓陳佳這個路癡帶路,還不如讓她欣賞時尚靠譜。

    學校里繞了好幾圈之后,葉盈終于放棄。

    詢問了好幾個同學,終于到達了黃雅蓿所在的4棟。

    陳佳也是第一次來,宿舍大樓潔白的外墻磚在晨光下反射著刺眼的明黃色,一道大門關閉著,僅在一旁設置有刷卡門禁系統,偶爾有一兩位女生進出,男生么,有卡也不能進,只能在外面的樹蔭下干等著。

    這就是女生的福利了。

    要是她現在是男生,估計也會被攔在外邊,和那些等女票的男生聊天打屁吧。

    不能親自送回宿舍,被攔在下面,算什么戀人。還是女生才是真愛啊。

    而且怎么感覺,和旁邊的大眾比起來,這輛車太顯眼了呢?

    已經看到不下一位男生在指指點點了,更有甚者還拿出手機在那里咔嚓咔嚓地照著。

    她很尷尬的好吧,學校里那么多豪車,跑車,怎么不去照它們?

    不光是拉法,還有帕拉梅拉,918,總裁都有的吧,連酷炫爆了的寶馬i8也有人開,怎么偏偏挑中了又土又黑的賓利。雖然她承認確實比旁邊的大眾GLOF和本田雅閣要高級那么一點。

    在等待的過程中,她的視線落到了幾個戴著藍色口罩穿著同款機車馬甲的男生身上。

    那緊繃的褲腳,很像理發店的造型師的款式,帥氣中帶著鄉土的憂郁。

    他們有的靠在樹上,有的蹲在地上,有的來回踱著步子,本以為是跳街舞的,但是細看之下又不像。

    周圍的人仿佛都刻意避開了他們,寧愿多繞一圈路也不愿意從他們面前經過。

    好像他們身上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那幾位等著女票的男生也換了個位置,小聲地議論道:“今天口罩組的人又來了,也不知道是在等哪位妹子。”

    “也許有那位女生惹到了他們也說不定呢。”

    “最好還是不要惹他們,他們是大二級霸,據說上次就有一個校籃球隊的被打骨折了……”

    這時候,拎著手提包的黃雅蓿施施然走了出來,波點長裙,只在腰上系著一根黑色的束帶,腳上穿著橘色平跟涼鞋,微卷的頭發戴著天藍色的發箍,臉頰上還掛著兩個酒窩,顯得甜美可愛,清新可人。

    看得那兩位男生眼睛發直。

    “要是她是我女朋友就好了。”

    “你也不怕你女朋友聽到……等等,口罩組的人……”

    那一群帶著口罩,穿著機車馬甲,緊身褲的男生突然一下子圍了過去,黑壓壓的一片。為首一人從背后拿出一束玫瑰花,攔住了黃雅蓿的去路。

    “請收下我的玫瑰,美麗的……”口罩男很殷勤地躬身遞上玫瑰,他已經臣服在黃雅蓿的魅力之下。

    黃雅蓿連正眼都沒看他一眼,徑直朝著一旁的賓利走去。

    “哇塞,大奔。”

    “你瞎了啊,那是賓利。英國產的豪華轎車。好說也要幾百萬吧。”

    “那個女生不就是超級白富美了嗎?”兩個男生不無羨慕地說道。

    這時候,口罩男伸手搭在了車頂上,制止了黃雅蓿開門的動作。

    “黃雅蓿同學……”口罩男剛剛開口,就被打斷,敢于冒犯他權威的人在S大可不多了。

    “請把手拿開。”車里走出來一個更為漂亮的女生,將他的手指一根根掰開,兩人對視了一眼,他手中的玫瑰花被拋在了地上,然后被車輪碾過,只留下破碎的,殷紅的,花瓣。

    以及他憤怒,驚訝,茫然的站在原地,在風中凌亂。

    ————————————————————

    鑒于幾人肚子都餓了,經過商議,葉盈把車開到了就近一處而且看上去還算不錯的特色菜餐廳。

    價格還算合適,適合工薪白領。

    紅色的菜譜,看得出用了心的,畢竟紅色是最能勾起食欲的顏色。

    裝潢也很有味道,暈黃的光線打在古樸的墻壁上的時候,有股文藝的氣息。

    都說味道和逼格不能共存,看這個樣子,應該是逼格更占上風,也就是更適合拍照,這種店一般很容易宣傳,只要拉幾個人氣博主發幾條微博,然后都來‘拍照了’。

    賣服務和賣產品,總是有很大差異的,不能說誰優誰劣。

    “雅蓿啊,你也變了很多啊,女大十八變,我還記得當初你們兩個人小時候,你和你哥哥……”

    被葉盈瞪了一眼,她老爸只得噤聲。陳佳一臉無奈,大家都還把她當兒子啊,她也想當男生啊,既可以嘿嘿嘿,又可以啪啪啪。

    變成女生之后,就不能玩妹紙了,只能玩自己了。鮮嫩多汁的鮑魚,可遠觀而不可褻玩啊。

    “各位客人想吃點什么?”服務生很恭敬地問道。

    完全是下意識地。

    “鮑魚……啊,不是,我……”她的臉一下子紅了,居然走神了。

    “對了,順帶給你們帶了禮物。”

    給雅蓿的是,一款卡地亞的鑲鉆項鏈。而陳佳的,卻是浪琴心月女士手表。

    送鐘?有沒有搞錯?

    “愛要要,不要就算了。”葉盈如是說道。

    “送上門來的哪有不要的道理。”她撇撇嘴,勉為其難地收下了。

    女士手表表盤比男士的小很多,少了男士的機械感,多了一分優雅,泛著銀色的淡雅光澤,顯得十分精致。

    戴上手表之后,才發現她的手臂真的好細啊,就跟女孩子一樣,以前一直沒發現。

    “都是女孩子了,要注意打扮自己,矜持一點,別整天跟一個男生一樣。”

    “哦,知道了老爸。”

    “陳兼哥哥她可厲害了,好幾個人都打不過呢?就這樣,刷刷刷,然后就倒了。”黃雅蓿乖巧地笑著,朝著她露出狡黠的笑。

    拆臺啊,上次也是這樣,這次也是這樣。她的腳在下面踢了踢黃雅蓿的腳,結果被一下子踩住。

    “叔叔,聽說你在國外,不知道工作還順利嗎?”

    黃雅蓿淡定又矜持地偽裝著她乖乖女的風范,只是嘴角的微微竊喜暴露了她頑皮的本質。

    SHIT!怒氣值MAX的陳佳無意識地將筷子扔在了地上,然后蹲下身去,目光敏銳地捕捉到了那罪魁禍首。

    伸手握住了腳踝處,不顧那宛如白玉珍珠般扭動的腳趾,脫去那雙涼鞋,用長長的頭發絲在上面撓起癢來,女人的隨身利器——頭發。

    黃雅蓿忍得很辛苦,輕輕地掙扎著想要把腳抽出來。

    大仇得報的陳佳估計著撿筷子的時間差不多了,得意志滿地準備站起來,結果發現把某人的裙子頂起來了,少女的驚呼,以及葉盈的目瞪口呆。

    完全是意外之喜啊,她從來沒想過去偷窺別人的裙底燈風光,而且正好黃雅蓿趕得急沒穿安全褲,而是白色蕾絲……

    玩笑開大了。

    還好上菜的服務生打破了尷尬。

    這時候,陳佳卻看到不遠處一桌,鐘佩玲以及她生氣的男友盧綜,剛剛找到座位,在服務生引領下坐了下來。

    今天是第二次看到表白還是搭訕了?!

    盧綜從背后拿出鮮花,也不知道說了什么,和好了?!還是和平分手?

    陳佳覺得,還是不要摻和別人的私事了。別直女沒扳彎,反而扳斷了。

    但是,盧綜好像看到她了,朝她揮了揮手。

    都是學長,學姐,不去打個招呼,好像也說不過去。

    “陳佳,請你來做個見證。”

    見什么證?又不是領證。不會要說什么驚天地,泣鬼神的肉麻情話了吧?

    果然,她猜中了。

    “玲玲,我錯了,原諒我吧,魚不能沒有水,你就是我的我的陽光,離開了你,我將永遠生活在黑暗里。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那是因為我對你愛的深沉。”說著想要擠出眼淚來,最后只能嚶嚶地抹著眼皮。

    “為了你,我可以不去健身,放棄對肌肉的執著追求,不再和那群研究哲學的男人接觸了。我想讓你看到我的誠意。這束玫瑰,就如我熾熱的內心,當你拒絕我的時候,她就在滴血。”

    結果碰倒了茶杯,茶水倒了一地。又慌不擇路地找衛生紙來擦。

    看樣子,很不順利啊,真是多事之秋。

    “那個……我先回去了。”她有些尷尬地打斷了盧綜的自我陶醉。

    鐘佩玲挑了挑眉,目光掃到她們那桌。

    “你家人……?”

    “嗯。”

    “怪不得長這么漂亮,果然是基因好。對了,文藝部,如果你不來,那就讓你妹妹來。”

    還是一如既往地固執,文藝部有你這個敬業的部長也是太拼……居然和男票出來約會也不忘挖人。

    ————————————————————————————

    吃完飯后,才得知老爸老媽根本不是特地來看她的,而是因為老爸所在的哈里博格公司和華夏油氣B省分公司的新開設了一個合作研究機構,是公事多于私事。

    不過想想也是,夫妻倆十天半月不見一次面,還不抓緊時間過二人世界,靈肉合一什么的,又哪里想得起她苦逼的兒子呢?

    所以,她才不去那個所謂的研究院,雖然有賭氣的成分,但她更認為趕行程根本就是受累。

    既然陳佳不去,黃雅蓿更沒有去的道理,就當叔叔阿姨請她吃了頓飯而已。

    兩人被送到S大校門口,這個時候,校門口的人特多,也停了不少車,以及招徠顧客的出租車。這樣一輛豪華轎車還是很轟動的,尤其是下來的是兩位高挑靚麗的美女。

    兩人并肩而行。

    開著一輛CC的人剛剛還沾沾自喜,這時候都不敢搭訕,默默地將搭在窗沿的手收了回來。

    一些騎著自行車的女生只能哀嘆,“這就是命啊。”

    一路上陳佳都不知該說什么話題。

    畢竟之前做的好像太過分了,但黃雅蓿好像看破她心思似的,甜甜一笑,表示不在意。

    “我們什么關系?從小到大的玩伴,況且你現在還是女生,又有什么關系。”

    話是這么說沒錯啦,但是……

    她以前可是男生啊。

    而且兩人這么多年不見,不會有隔閡嗎?

    “你還說我們小時候關系好?以前要是去惡作劇,一直都是我給你背鍋的好不好?”

    想到這里,陳佳就來氣。

    “小盈阿姨叫你照顧我,你都當耳旁風了嗎?你又不知道我又多愛哭,而且我找你整天說肖璐,難道你不知道不要在女人面前談論別的女人嗎?”

    “對了,哥,我覺得你應該去找一個男朋友了,不然你這個心理一旦形成,那就很難改過來了。”

    “找你妹啊。”兩人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那種無話不說的狀態。

    黃雅蓿也不以為意,笑意盈盈,“那要是有一天你去參加彩虹旗游行,我一定會給你點贊的。”

    彩虹旗?那不是同性戀的象征嗎?

    我可是妥妥的異性戀啊。

    “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要給我說,畢竟,除了叔叔阿姨,也就只有我知道哥哥你變身的事情,要是我一個不慎,you know……”黃雅蓿淡淡地說道,“哥哥,你不會真的對那個肖璐有意思吧?”

    “你說呢?”

    “你就沒有考慮一下我?我雖然是直女一枚,但是內心不反對拉拉哦。”

    見到陳佳的白眼,黃雅蓿才沒好氣地道:“好吧,確實胸大的有優勢呢。”

    “既然你決定要攻略肖大校花,那么她的興趣愛好,甚至最關鍵的性取向知道嗎?”黃雅蓿柔聲說道。

    搖頭,還是搖頭。

    “你根本就什么都不了解,純粹的外貌協會,還想攻略人家高高在上的校花,學生會主席。”

    陳佳一副受教的表情,唯唯諾諾地聽著。

    “以前我們是玩伴,是哥們關系,現在呢,你的身份轉換了一下,我們現在就是閨蜜了,我覺得有必要幫你……”

    “閨蜜?”好陌生的一個詞。

    “也就是說,我們是死黨啦,女生之間不都親密一些的不都叫閨蜜嗎?”

    “好吧,閨蜜。不過這也太普通了吧,我還以為關系有多親密呢。”陳佳應聲道。

    在陳佳看來,黃雅蓿是一個愛哭鬼,很內向的那種,偶爾有些小心思,但是有時候又變得特別膽大,因為她走到一個妹子面前,很認真地問道:“我可以摸你的胸嗎?”

    太開放了吧?陳佳愣愣地看著這一幕,心道國外好像有一個節目叫做——moalk,就是那種惡趣味電視臺做的一系列用錢搭訕路人,并要求她們做羞恥事情的那種節目。

    “蛇精病啊。”妹子羞得臉通紅,走開了。

    黃雅蓿吐吐舌頭,比了一個中指。

    “看見沒有,我和她是陌生人,但是呢,哥哥,你就不一樣,你就可以摸我的胸。”

    好像沒什么不對……才怪啊。歐派能夠隨便摸嗎?

    “我只是舉個例子,你緊張什么?哥哥。”

    “我突然有點喜歡閨蜜這個詞了。”陳佳伸出了罪惡的雙手,從后面摟住了黃雅蓿,雙手把她給環抱住了。小面包,又綿又軟,比她的小倉鼠的手感好太多了。

    “我們到足球場去看球吧。”她在黃雅蓿耳邊輕輕吹著氣,提議道。

    【推薦幾本變百書】

    《索拉的輪回世界冒險記 》 / 哀清凌

    《甜點屋少女的都市之夢》 / 柳墨白

    《渡舟人》/占星師九曜

    《無限大鬼畜》/ime9

    《超限計劃》/折斷黑暗翅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浙江20选5怎么才算中奖 80后街机麻将合集2 李逵捕鱼怎样赢 jdb龙王捕鱼1漏洞 豪利棋牌下载地址 股票怎么玩视频 喜乐彩的走势图 双彩网开奖查询 天天捕鱼千炮版 欢乐棋牌游戏平台 吉林11选5走势 玩家能赚钱的网游 麻将新手入门基本规则 最近涨幅大的股票 喜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加拿大快乐8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