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十八章 第一次通宵(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十八章 第一次通宵

    陳佳本以為鐘佩玲真要拉她去賓館或是酒吧呢,結果,居然是——網吧。

    她眨了眨眼,沒回過神來。

    “這就是你說要帶我去的地方?”她不敢置信地再確認了一次。

    “嗯。怎么了?”鐘佩玲拉著她就要往里走。

    好吧,真的是她想歪了,原以為還會和鐘大美女發生一段唯美的百合之戀呢。

    “這個網吧環境很好,沒有抽煙的。”鐘佩玲為了寬慰陳佳,撿了一些好話來說。“對了,陳佳你玩游戲嗎?不玩的話,可以看看電視劇,或者躺沙發上睡覺,因為今晚我們玩通宵。”

    “通宵?”她咽了口唾沫,從小到大,還不知道什么叫通宵,熬通宵,葉盈會殺了她的。

    不過轉念一想,她已經長大了,一次通宵或許也是不錯的體驗。

    嗯,這種再也不用租別人的身份證的感覺真好。

    遞給網管MM的都是用的自己的身份證,那神情,不知有多得意。

    “包夜。再拿一瓶農夫山泉。”

    兩人都是平時有健身的,因此都知道不能喝飲料。最好的水,還是礦泉水或是純凈水。

    環視四周,玩光明戰役(虛構)還是比較多。這款風靡華夏國的戰略類游戲,從開服之日,就得到各類玩家的擁簇。

    RMB戰士能夠得到炫耀的機會,搬磚黨運氣好也能脫貧致富,小康是沒問題的,技術黨也可以在各類對抗中找到自己的定位,風景與技能也設計得很唯美,也吸引了不少女玩家。

    種種原因使得光明戰役在華夏風靡起來。

    找了一個沒人的四人包間。

    兩人挨著坐,陳佳坐在靠里貼近沙發的一側,鐘佩玲坐在靠門一側。

    陳佳在和莊星打電話,給她說了不回去的事情。

    莊星倒顯得很淡定。

    “你是成年人了,你要對你自己的事情負責,我作為你的合租者以及輔導員,只能給你建議,不能管理你的行為,要是開房的話,記得做好安全措施,不聽我的勸,打胎別叫我。”

    莊星說的話總是那樣讓你哭笑不得。

    你把她當長輩吧,有時候又顯得特別沖動,你把她當朋友吧,她又會像長輩在生活上給你無微不至的關心。

    好吧,其實她是苦逼的輔導員。

    “導員,我……”,陳佳瞥了一眼鐘佩玲,捂著手機通話口,壓低聲音道:“你知道我的,我是喜歡女人的啊。我和我學姐在外面……”

    “那祝你有一個愉快的夜晚。我睡了,要是有什么事,報警,報警,報警,不要打我的電話,OK?我要睡美容覺了。”

    喂!真的不是去開房啊。

    不光失之桑榆,還失之東隅,你讓我怎么說。

    “和你室友打電話嗎?”

    “沒有,我在外面住的。”

    “男票?”

    陳佳撇撇嘴,“不是。”很快又略帶歉意地說道:“玲姐,這件事是我的不對,對不起。”

    “和你沒關系,盧綜那個人,平時就只顧著自己,我也是看開了。你看,他也不給我打個電話安慰一下。”

    結果電話鈴就響了。

    鐘佩玲也沒有尷尬,很淡定地將手機的電池扣了下來。

    看樣子氣得不輕,陳佳咬了咬嘴唇,嘆了口氣。

    “玩游戲嗎?”鐘佩玲盯著屏幕,頭也不回地說道。

    “嗯,偶爾玩玩。”她點了點頭,“不過也不是經常,高中在學校玩游戲也不方便。”

    見鐘佩玲起身去上廁所,陳佳也打開了主機開關,戴上了耳機,準備玩玩游戲。

    先是習慣性地登陸了扣扣,好吧,又是一大堆消息未處理。

    然后,點開了游戲。

    打開光明戰役圖標……輸入賬號密碼,回車……loading載入中……

    依然是70級男法師——今明兩天有雨。

    玩游戲她從來不充錢。

    身上穿得都是上個版本,別人淘汰下來的普通裝備。

    不得不說,她的心態真的很好,高中同學有空,就帶帶她,也不奢求什么全服第幾,能過多多難的圖的。輸了也沒有想要充錢報復回來的想法。

    游戲嘛,始終不是現實。

    作為消遣,而不是被游戲消遣真的很難。

    當初玩光明戰役這個游戲的時候,完全是為了逼真的視覺效果去的,也少不了高中那班同學的慫恿。

    而最大的樂趣,也是虐40多級的怪。偶爾爆件什么神器也會高興半天。

    “雨帥,你果然舍不得,又回來了。”一上線幫主就私信她。

    關鍵是一本正經地叫“雨帥”真的是幫主老大的風格,他能把很搞怪的綽號喊得跟背書一樣正經,是個固執的男人。

    “老大,我只是網吧無聊了才上來看看。”

    陳佳才不會說舍不得呢,大男人,表達感情都比較含蓄。

    “和你室友?”

    “妹子。”陳佳還打了一個很冷酷的表情,更顯得她的得意。

    “有出息!剛上大學就找到妹子了。”

    “今晚包子姐沒在嗎?”

    包子姐是幫主現實中的老婆,也是游戲里的副幫主。

    “她哄孩子去睡覺了。”

    其他人也紛紛在幫派頻道熱鬧地打著招呼。

    “JM,好久不見。”

    “JM,你在哪個大學讀書?”

    其他人就不叫她雨帥,因為他們覺得她自封的外號太裝B了。

    “哦,在S大。”她在幫派頻道這樣說道。

    “學霸啊,膜拜,985還是211來著。”

    “S大全華夏排前幾,花落你真是沒文化。我們N大也排到二十多了。”

    “我等三本渣渣只能仰視。”

    “專科路過。”

    很久沒上游戲了,結果大家都還記得她,這讓她很感動,她加入新月傳奇這個幫派近兩年了,這個幫派上上下下的人都基本認識,因為后來新加入的人越來越少,大多都是這些元老。

    “花花姐,我想你了!”

    花花姐是昵稱叫做spark火花的女性角色。

    “我是男的。”還附上了生氣的表情。

    她這么一帶頭,整個幫派又開始隊形調戲花花姐。吉祥物就是吉祥物,幫派人氣的保證。

    在一條條挑逗花花姐的日常問候中,陳佳無意中看到一條系統提示:您的好友‘玲玲愛跳舞’上線了。

    玲玲姐。

    那個挑逗無數次,依然不改春風的玲玲姐姐。

    比起花花姐這個吉祥物,還是玲玲姐是妹子的可能性大些,這群牲口自然存著那么一點泡這個玲玲姐的心思的。

    玲玲姐總是一副高冷的樣子,讓大家都不敢去冒犯她的威嚴。

    該不會是一個摳腳大叔,害怕被識破身份,故意裝神秘裝高冷,欲擒故縱,然后讓那些單身狗整天朝思暮想,備受思念的煎熬吧。她如此惡趣味地想道。

    不過和別人聊天也是除虐小怪以外為數不多的樂趣了。

    “玲玲姐,滾床單嗎?”

    本以為還是那個一成不變的“滾”的回復,結果……

    “小雨,你不是在C市嗎?出來上網。”

    “怎么了?玲玲姐。”高冷的玲玲姐一反常態的敷衍,居然和她打了這么多字。

    “和男朋友吵架了。”

    ……

    鍵盤敲擊聲。

    噼里啪啦。

    陳佳朝鐘佩玲的方向望過去,不知什么時候,她又回來了。

    兩人面面相覷。

    好吧,‘玲玲愛跳舞’本人就在旁邊。

    一個幫派的毫無聯系的兩人離奇的相遇了。

    高冷你妹啊高冷!

    還好她沒有在喝水,不然她可不保證不會笑出來。

    “原來一直上線就調戲我的人是你?”鐘佩玲拍了拍額頭,恍然大悟道。

    “而且,你還用男號,裝成男人……天吶,要是早知道是你……我就讓你幫我刷副本了。”

    “咳咳,玲姐,只能說有緣吧。”陳佳已經羞得無地自容了,這也是她從來不相信網上奔現的原因,網上包裝得很美好,見了面卻是心碎一地。

    她正好相反,網上一直是一個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現實里,卻是一個淑女型的美女大學生。

    幫派的高冷女神現實中卻是一個很開朗陽光的人。

    網絡與現實的反差,真讓人傷不起。

    要是幫派里那幫禽獸,知道玲玲愛跳舞的真身真的是一個大美女,估計也會驚掉下巴吧,錦衣夜行的感覺真是太難受了,好不容易穿上一件精美的華服,別人卻看不到……

    不過,既然和玲姐都這么熟了……陳佳抿著唇,又想到一個主意。

    在幫派頻道敲下這么一段話:

    “玲玲姐,我愛你!”附上了飛吻。這是幫派里大家慣用的表白技倆,其他人也見怪不怪,游戲嘛,沒現實中那么多顧忌,只當是寂寞的青春少年向高冷女神做著自殺式沖鋒,冰山女神是不會回應的。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眾人心中的女神回復了。

    玲玲愛跳舞:我也愛你,么么噠。#玫瑰(表情)

    高仿!一定是高仿!他們擦著眼睛,期待這是一個小號,但是那個99級滿級,連裝備都一樣的信息,徹底證實了真實性。

    回復了!天啦嚕!他們的世界觀都被顛覆了。平時高冷地只是“嗯,啊,哦”或者用表情敷衍的女神,居然也會這樣賣萌,容我到廁所哭一會兒。

    幫派里的人紛紛表示震驚。

    連幫主老大也坐不住了。

    “玲玲姐,你號被盜了嗎?”

    只要是自封的綽號,他都會記下來。雖然已經孩子都有的幫主,叫鐘佩玲玲玲姐確實有些詭異。

    陳佳伸了一個懶腰,見幫派里這群牲口激動得不成樣了,也是好笑。

    雖然她不可能自作主張地爆鐘佩玲的照,也不會透露她姓名等個人信息的,但游戲這種程度的“秀恩愛”還是可以滿足她那種炫耀心思的。

    她的惡趣味是無窮盡的。

    現在,她扮演的是被高冷女神包養的小白臉,而且女神百依百順,只有這樣,那群人才的不甘心才會達到無以復加的程度。

    “玲姐,給我錢買裝備。我想要一把70的法杖。”沒有在私信中說,而是故意發到了幫會頻道。同時,她轉過頭,朝鐘佩玲擠眉弄眼。

    “好啊,要多少。”

    天吶,小白臉!幫派里一片吐槽聲,實際上是羨慕。

    這么好的運氣,他們怎么沒碰到。

    “玲姐,我可以摸你的腿嗎?”

    “只有小雨你才可以哦。”

    哀鴻遍野,一次又一次的秀恩愛,給了他們會心一擊。

    幫主老大也半開玩笑地問道:“你們現實中認識?還是現實中見面了?”

    “玲玲愛跳舞的名字里有一個玲字吧,雨帥是不是也有個雨呢?”

    幫主就是幫主,猜得很接近。

    想通這一層的其他人,仿如聽到一個晴天霹靂。

    陳佳后來的時間,就是在其他人的語言轟炸中度過的,也親口證實了遇到了‘玲玲愛跳舞’的事實。

    最大的收獲,當然還是鐘佩玲送的70級法杖啦,讓其他人羨慕又不能當飯吃。

    “他們還真以為你是男生呢,陳佳。”鐘佩玲從上到下地打量了她一眼,“一開始,我也以為你是男生,但現在,你又是那個要加入我們文藝部的可愛妹子。”

    “要不要告訴他們啊,只要把你的照片放上去,那群餓狼不瘋了才怪。”

    “才不要。”就讓她在游戲里保留著男性的身份多好,還可以緬懷一下曾經身為男性的光輝歲月。

    “你要做任務嗎?我帶你。”

    “不用,任務我從來不清的,我不想它讓我干什么就干什么,一點也不自由。”

    鐘佩玲又去組團刷圖去了,又恢復了她一貫的高冷形象,“嗯,好,哦,行,啊……”

    她在游戲里殺了殺小怪,有些無聊了,便到了S大論壇上去逛了逛。

    “居然有批發衛生巾的!”

    趁著軍訓,很多學長學姐瞄準了這個商機,推出了吸汗透氣的衛生巾,專門賣給男生做鞋墊,至于買去是不是做鞋墊就是他們能管的了。

    而這么大的銷量,因此就有了一級一級的代理,包括從廠家拿貨,包到學校,在包給下級代理,每個環節都是錢啊,軍訓也不知產生了多少利潤,這些學長學姐也是鬼精靈,嗅覺太靈敏了,哪里能賺錢就往哪里湊。

    “這個B省理工校花又是怎么回事?”

    大致瀏覽了下,論壇里不少學長學姐,為了這個吵起來了,那是一張B省理工的校花林宜萱在圖書館的擺拍,或者說藝術照,鏡頭取的還行,以陳佳的眼光來看,也不過比方靜怡好些。算不上頂級,更算不上傾國傾城。

    但居然也有一大批鐵粉,在說她怎么怎么漂亮,怎么怎么學霸,也不知道是不是本校的,反正里面各種罵。肖璐,葉清漣,易可欣,冷妝,蘇筠茹,張小怡,甚至前些天滑鐵盧的潘佳穎的支持者也紛紛站出來聲討。

    大量美圖,為的是學校的尊嚴?這真的不是釣魚?

    但她也從中得知肖璐在各類歌唱比賽中獲得得各種獎,還有小提琴八級,鋼琴八級,甚至還精通英語,法語。這些東西,她完全不知道。

    “校記者站征集各類軍訓照片投稿。”

    在優秀展示中,她看到有人跑掉鞋子的滑稽照片,還有一些軍體拳整齊劃一的照片。

    “全校通緝——最美軍訓女神。”

    等等,那不是她嗎?!

    記得那次肖璐還領著一群校報記者到處照相。

    不過那位照相的男生還是沒能揣測圣意,明明該特寫的,卻照的遠景。

    整體是一片軍綠色的迷彩服,依稀可見她的側顏,五官顯得有些模糊,但是極為漂亮。

    居然有眼尖的人從數十個人頭里把她挑出來了。

    這個帖子也是空前的火熱,才發出來幾天就破千回復了。

    有罵照相的記者的,有冒充說認識她的,有到處求號碼的,也有說她是一個英氣的學妹的。

    就是沒人看校報下面宣揚新生軍訓風貌的文字。

    沒辦法,皮膚好,白得都會反光,想不引人注意都難。誰說不是一白遮白丑呢,當然了,她也喜歡健康活力的小麥色,要知道,旁邊可是坐著鐘大美女啊。而且熱愛運動的妹子,可是彈力十足呢。

    陳佳趴在桌上,靜靜地打量著鐘佩玲。

    希望她玩痛快了,能和她男友和好如初吧。

    時間的指針指向了一點。

    鐘佩玲刷完了第二個副本,取下了耳機,看見陳佳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迷彩帽的帽檐擋住額頭,頭枕在手臂上,淡淡地呼吸著,像一只安靜的小貓。

    “請問你們空調的遙控器……嗯,溫度開高一點,26度。她睡著了。”

    鐘佩玲又找來一塊像門簾的薄毯,輕輕地給她搭在背上。

    ——————————————————

    天邊泛起魚肚白的時候,是六點過十分。

    鐘佩玲打了一個哈欠,一夜沒睡,但看上去還十分精神。

    “現在感覺好多了,謝謝你,陳佳,走吧,回學校了。”

    反而是陳佳一副沒睡醒的樣子,耷拉著眼皮,全身軟綿綿地,下意識地回了聲哦。

    “我先回宿舍了,美美的睡一覺。你也梳洗一下,今天還要軍訓。”

    由于昨晚沒睡好,陳佳總感覺嗓子不太舒服。

    “報數!”

    “1.2.3.4……”

    “報告教官!3連2排集合完畢。應到36人,實到36人……”

    “今天我們分小組訓練,以一排為單位。”段教官朗聲道。

    所以,訓練的時候,同在一排的陳佳和方靜怡少不得接觸。

    方靜怡與那幾位石工專業的女生中,關系并不是很好,可能是她有意無意中說出她所在的地質比她們專業的收分高的緣故。

    看樣子,她對這個不太滿意啊。陳佳笑了笑,當初在她面前裝學霸,結果,還不是和她一個專業。

    當然,就算是S大接近調檔線的專業,也是過一本線50多分的。并不是這個專業差,而是和好的比差。

    方靜怡與那幾個外專業的女生自然是互相看不過眼,因為她們覺得方靜怡太做作了,男生們喜歡的清純柔弱,在女生眼里就是作。

    陳佳對女生的容忍度要大于男生,而且由于方靜怡也是她班上的,因此在走了一個上午,方靜怡的腳起水泡之后,還是給段琳打報告,扶她先去休息了。

    替方靜怡脫下船襪后,那雙白嫩小巧的腳上,確實有幾個泛白的水泡,看上去還是挺可憐的。

    沒想到她的善心大發,居然獲得了和綠茶婊一起吃午飯的機會,雖然她一點也不熱衷,而且林櫻她們也不愿意一起去。

    但碰到車欽,就是意外之喜了。

    沒想到還是方靜怡的男朋友,原以為方靜怡都換了幾個男朋友了,看樣子,還是很專一的嘛,沒找男朋友,只是找的備胎而已。

    “你,你好,我叫車欽,我是她……方靜怡的高中同學。”

    車欽一見到她,就跟丟了魂似的,還撇清了和方靜怡的男女關系,讓方靜怡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了,狠狠地瞪了車欽一眼。

    剛剛還在吹噓自己男朋友怎么樣怎么樣,結果一過來,竟是這么不堪。

    陳佳沒有理會車欽伸出來的手,拒絕和男性的一切身體接觸,幾乎成了她的本能。

    要知道,控制住拳頭不打人是很難的。

    見陳佳只是淡淡地微笑,車欽對陳佳的評價更高了,仿佛她周身都是光環,美!美!美!

    不論是傾國傾城的外貌,若即若離的氣質,美絕人寰的身材,以及那勾魂一般的淡笑。

    她的心情很愉快,剛剛已經打定主意,這次要把車欽打進醫院至少半年,上次一個月太短了,以至于車欽不長記性。

    自己送上門,踏破鐵鞋無覓處,倒省去了她尋找的功夫。

    這頓飯,所有人都是很愉快的,只有惱怒的方靜怡。本想把陳佳當班長,當閨蜜……雖然陳佳不可能承認,純粹是她自作多情。她認為這是陳佳主動背叛她,全世界都在傷害她,又能怪誰呢?

    愛炫耀?虛榮心?或者說她自己太丑?

    吃完之后,一個人回了出租屋。

    本來心情不錯的陳佳,當聽到葉盈打開的電話,整個人瞬間不好了。

    葉盈當初是用‘兒子死了’的理由請假的,這么說也沒錯,但是她們公司的人真的送了好多慰問品,慰問金,以及各種問候。

    所以,問題來了,他們怎么打發?

    葬禮!葉盈居然給她辦了一個葬禮,把公司的人都請了。

    OMG!OMG!她要是有心臟病,真的就要暈了。

    我在這邊好好地軍訓,你在家里給我辦葬禮!

    想象著葉盈擠著眼淚,穿著黑西裝,對著疑似骨灰的面粉盒哭……

    好吧,容我哭一會兒。

    這件事弄得陳佳一個中午都沒睡著。而且她老爸陳袁明也特地從拉美飛回來了。

    應該不久就會順道學校來看她,要是老爸能給她買輛車的話,還是能夠安慰一下她脆弱的心靈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硅pu篮球场造价 2019十大信誉棋牌排 新城控股股票怎么样 盛京娱乐棋牌 航天发展股票股吧 棋牌游戏平台多少钱? 河北11选五怎么看号 江西多乐彩开奖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今天 20选8稳赚技巧杨家将七子去六子回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视频 赚钱最快软件 幸运28在哪个网站玩好 网络赚钱是真的吗 幸运28预测杀组凤凰6 单独平码一个赔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