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十六章 悠閑的軍訓時光(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十六章 悠閑的軍訓時光

    代表S大學的兩位女生都已經定下了,不出眾人所料,肖璐和葉清漣。

    學校還單獨組織了一場歡送會,校園廣播里也滾動播放著輕快活潑的——《bye bye bye 》

    we've been together for forever tell me hy

    tell me how could you turn around and say goodbye bye bye bye

    and the only thing that's left to do is cry cry cry

    nothi for me to say to u bye bye bye

    明媚的陽光下,細膩的旋律中,揮舞著手臂,說輕佻的拜拜。

    肖璐正在和學生會的部長們聊著天,不時發出一聲輕笑。

    葉清漣,陳佳也是第一次見。傳說中的漢服社的社長,果然是一身素雅明淡的月白長裙,裙袂飛揚,風姿綽約,仙氣襲人。與不遠處一群漢服女子結成宮娥陣列,讓人竟有一種誤闖宮圍后院的錯覺。

    漢服承載著太多傳統文化與民族精髓,要是能夠有人站出來,加以宣揚,振振君子之風,陳佳自然是非常樂意支持的,只是又與她支持肖璐的立場相悖。

    離開S大之后,她們將面臨其他35所重點高校的挑戰,才藝,智慧,品行等等,估計想要看到,也只能通過電視臺的轉播了。

    她能夠想象,往屆在學校內評選校花的才藝展示的時候,全校學生那種陷入群體性的瘋狂,那該是怎樣一副壯觀景象?只不過,這個舞臺換到了全省而已。

    依然是唯一的校花之位,只能歸屬于冠軍。就和戀愛一樣,第二名和第二十名無甚差別。

    寒暄夠了,終于到了離開的時間,肖璐上了一輛銀白色的SUV,路虎。

    這是陳佳第一次見到肖璐的座駕。按理說她以為肖璐會是那種選擇那種低調奢華又貴氣神秘,能夠襯托女人味的高級轎跑。沒想到也會選擇這種偏硬的城市越野車,果然女神的心里住著一位女漢子啊。

    葉清漣也是自己開車,正常了很多。奧迪A7,只不過開車的人不太正常……漢服的袖子這么長,不怕擋著方向盤嗎?

    醉了,一個個學姐都有車。她才不會承認自己是酸葡萄心理呢。

    作為一個駕齡六年的老司機,居然沒有車。

    而且,駕證也沒有,生活真是太諷刺了。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兩輛車絕塵而去,只能看到尾燈亮了亮,便消失在校園里。

    “好了!快進去集合!”

    她推搡著,讓林櫻她們進去。作為領隊的她,本來應該提前到去整隊的,居然在外面磨蹭了這么久,估計段教官都到了。

    果然不出陳佳所料,段教官正掂著腳,看著缺了一個口子的隊列,一言不發。

    “報告!”“報告!”

    六七個女生喘著氣,跑了過來。

    “干嘛去了!遲到了知道嗎!”

    “知道!”

    “罰你們跑操場,五圈!”

    “啊~五圈啊!段教官,可不可以……”林櫻湊到了段琳的正面,一臉苦相。

    旁邊一位女教官走了過來,調侃著道:“班長,怎么火氣這么大。”

    “楚玲,你那是慣著她們的大小姐脾氣。軍訓就是要把她們的這個思想觀念給扭轉過來。”段琳一點也不給她的女戰友留面子。

    要是這個不會笑的教官,真開兩句什么玩笑,陳佳還真的接受不了這種反差。

    跑唄,跑,五圈嘛,才兩千米而已。

    可是,其他幾位女生的臉都塌下來了,耷拉著腦袋,輕手輕腳,慢悠悠地晃到了跑道上。

    其他站軍姿的女生都默默注視著,為她們默哀。

    林櫻才跑兩百米就不行了,滿頭大汗,不時停下來走兩步,叉著腰,左搖右晃,一張臉漲得跟豬肝一樣紅。

    更關鍵的是,肥肥壯壯的身子,自然伴隨著波濤洶涌,顫巍巍的動作,惹得不遠處那些男生一陣忍俊不禁,算是枯燥的軍訓的福利了吧。

    最后,從后面跟上的陳佳只得推著她走,這畫面實在太滑稽。

    沒一會兒,前面又有一個女生的鞋子跑掉了,露出一雙白襪子,被一個路過的調皮男生踢得老遠。

    觀眾席上的一些人發現了這有趣的一幕,紛紛照著相,發到貼吧灌水論壇去了。

    所以,很快就有人把這個畫面做成gif圖,作為軍訓十大滑稽畫面之一。

    這一群又綿又軟的小女生啊,體能真的太差了啊。才跑了兩圈,一個個都跟虛脫了一樣,再跑下去難說不會中暑。陳佳嘆了口氣,加快了速度,這樣,她跑了五圈,其他人跑三圈也不會太明顯。

    碧藍的天空,像一張畫布一樣繾綣鋪開,飄散著兩朵無聊的白云,似乎是某位小孩子隨便涂抹為之的兩團白色奇怪東西。

    跑步,也有一個好處,不用站軍姿。

    天天當兵馬俑,腳麻木地跟僵尸似的,跑步至少還能看看風景,吹吹風什么的。

    “向左——轉!”

    “向右——轉!”

    陳佳清麗的嗓音回蕩在一片青綠的草坪上。

    “向后——轉!”

    有向左后轉的,也有向右后轉的,相反的兩人面面相覷,然后都又重新換了一個方向,亂成馬蜂窩一樣。

    真是一群活寶。

    段琳板著臉,剛想訓斥兩句。結果總指揮又吹哨了,“全體休息!原地休息!”

    她只得冷冷地說道:“上廁所和喝水的給我打報告再去!其他人都給我端端正正地站著。”

    “報告!”異口同聲,然后一哄而散。

    上廁所倒是其次,休息才是真的。田徑場出口旁邊就是衛生間,掩在一片樹蔭下。

    “喂,陳佳,你走錯了。”沈冰不好意思地柔聲說道,拉了拉陳佳的衣角。

    同時,好奇地朝男廁方向望了一眼,羞紅了臉。

    “沈冰,我問你,假如女廁所沒有位置了,你敢進男廁嗎?”

    “男廁?陳佳你進去過?”林櫻的大嗓門,惹得周圍進出的女生捂嘴偷笑。

    “嗯,其實都是一樣的。如果女生可以站著噓噓的話,構造就完全一樣了。”

    “不過洗澡的時候就可以做到了。”陳佳一本正經地說道,她還特地嘗試過,膀胱里憋了很久的溫熱尿液,從尿道里面不受控制,淅淅瀝瀝地流出的時候,真的讓她有種恍然間回到男生的錯覺。

    畢竟是下面有著三個洞的身體啊,具有著無限開發的可能,那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對了,班長,你要去什么學生會嗎?”

    “可能回去吧,不過兩邊的工作一開始,可能會很忙就是了。”

    “櫻桃,你也打算去?”沈冰道。

    “嗯,我打算去面試宣傳部。”

    “是校學生會嗎?”

    “不是,院里啊,院里一樣能夠鍛煉能力,還沒有校學生會跨院系那么復雜的人際關系,這次我是認真的。”

    “對了,陳佳,你不是認識肖璐嗎?她是主席,校學生會不是想進哪個就進哪個?”

    “這個,還是不要去麻煩她了。”要是學生會都進不去,就說明她能力不夠,沒必要那么拼,后面還有班長的事情等著呢。

    “不過很多人都要去,白小楠她也打算去院里。她可能想每個部門都去試一下,然后再從通過名單里決定去哪個部門。”

    “她真是太……精力充沛了。”陳佳咧咧嘴,“她跑得過來嗎?”

    “說不定會同時加兩個部門,雙倍加分。”

    “我還是傾向于生活部,還有青志協也不錯,聽起來是那種比較輕松的,不是都要性價比嗎,投入和產出不成正比的事情我可不做。”陳佳道。

    “嗯,據說實踐部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其他打醬油的部門的考評是一樣的。”

    “要是最終部長考評得個差什么的,就白費功夫了。”

    “所以啊,還是要找部長人好的。”

    部長嘛……陳佳倒認識一個。

    鐘佩玲鐘大美女嘛,第二眼美女,越看越好看的那種。如果不是文藝部部長,是什么體育部,生活部的,估計她就去拜山頭了。

    本想問問她們二人想不想去,給鐘佩玲添堵,但轉念一想,還是搖頭作罷。

    躲在樹蔭下吹風,不堅持到最后休息時刻不罷休。她脫下頭上的綠帽子,輕輕扇了起來。操場拂來一股微風,樹葉輕輕搖動,蟬也跟著哼唧兩聲。

    忙里偷閑,才是真的悠閑。

    很快,熱火朝天的訓練又開始了。

    今天訓練地是原地踏步。

    隊列操練里原地踏步說難也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再簡單的事情復雜化后,也會讓人頭疼得厲害。

    “1.2.1,左右左!”

    段教官邊喊著口令,一邊繞著隊列外圍走著,一發現有誰的腳踏錯了,就是一個鞋印。

    遇上這種鐵面教官,眾人心中的壓力都是很大。

    只有無休止地訓練。

    直到——總指揮喊著段教官的名字,“段琳,過來。你讓她們自己練。”

    “陳佳!”

    “到!”

    “繼續訓練!”

    陳佳從最后一排走出來。她猜測應該是和匕首操有關,因為匕首操就在距離她們不遠處的一處空地上訓練,而且進度很慢。

    輪到她接管這個連隊的話,自然是會放水的。她又不是教官,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大多按時休息,降低訓練強度,和其他連隊一起休息,任誰也挑不出毛病來,嘎嘎。

    要是讓這群又軟又綿的妹子軍團真的累趴了,才是她的罪過啊。

    “休息!”

    見其他教官下令休息,她也宣布休息,自己高興,大家也高興不是。這么良心的領隊,連她自己也要愛上自己了。

    喝水的喝水,玩手機的玩手機,聊聊帥哥,談談人生理想什么的,多好。

    但偏偏這時候居然發生了狗血的表白。

    還是那種男生們三個湊數五個壯膽的群體行動,就像狩獵一樣,這讓她非常不爽。

    高挑又引人注目,身材又超好的她自然受到了集中的攻擊,但分分鐘變高冷的她,立刻讓那些男生知難而退,剩余的部分則默契地又轉投其他目標,讓一些女生遭受無差別攻擊。

    完全是無妄之災嘛。

    她又不是蹲妹,寫著call me maybe。

    這種事情,少不得那些男教官的慫恿。

    但真的是一物降一物,他們的克星——綠茶婊方靜怡上線,很快將這些男生打發走了。

    青春,就是男女生之間的博弈啊。

    在這期間,還發生了沈冰喝錯了別人的水,被一個別的連隊的男生罵了兩句。本就文靜的沈冰自然受不得這種委屈,取下眼鏡,抹著眼淚回來了。

    醉了啊,領隊不好當。

    當陳佳把那個男生從隊列里拎出來的時候,男教官和其他男生都楞住了。

    “喂喂,你要干什么?張教官!張教官!”

    那名男生衣服被扒下來,雙手被迷彩衫反綁在柱子上,露出又白又瘦的上半身,暴露在陽光下炙烤,無論怎么扭動也掙脫不得,兩腿在地上亂蹬亂踩,滑稽的動作惹得其他人哈哈大笑。

    “這是給你的教訓。”

    那個張教官也半開玩笑地說道:“同學,要不要這么狠啊?”

    這算是威脅嗎?陳佳向前踏了一步。

    “我是段琳連隊的。”她向前一步,男教官則退一步。

    “她說,幫親不幫理。而且,你們還沒有理。”教官又退了一步。

    “管好你們的男生,不要到我們3連2排來。”

    見張教官灰溜溜地回去了,陳佳哼了哼,就是吃準了你不能和女生動手的規定,話說段琳的名號還真的好用,鎮得住場子。

    段教官回來之后,陳佳反而輕松了很多。

    要是像母雞保護小雞一樣,到處滅火,還不累死,她又不是消防隊。

    下午的訓練比起上午就悶熱很多了。

    太陽幾乎看不到,天色低沉,但是氣溫反而更高了。

    B省的氣候就是這樣,一年四季都有些潮濕。

    軍訓真正的攻堅戰來了。

    不是惡毒的陽光,而是又濕又熱的空氣,渾身的汗水,挾裹著迷彩服,讓熱氣難以排出,又促使生成更多的汗水,排汗根本沒有起到多少蒸發降溫的作用。

    濕潤的空氣,雖然說皮膚缺水問題會少很多,但放在軍訓,就有些難受了。

    所有人都盼著下一場雨。

    結果,真的下雨了。

    淅淅瀝瀝地雨點從天而降,很快將灼熱的空氣取代,換做了泥土的芬芳。

    眾人都以為會解散,然后樂呵呵地回宿舍整理內務(也就是玩)。但是固執的段教官卻不這么認為,趁著天氣涼爽,加緊時間訓練。

    其他方隊,一個個解散。

    最后一個解散的方隊,最后一個人的身影越來越遠。眾人又開始盼望不要下雨。

    BIAJI!BIAJI!

    軍鞋踩在草坪上,濺起渾濁的泥漿。

    頭發很快被淋濕,衣服也濕了。

    隨處上演著濕身誘惑,還是軍裝的濕身誘惑。

    “你們之前的訓練,太浮躁了,以為天氣熱就可以偷懶了嗎?”

    段教官背著手,瞇著眼睛,慢吞吞地走著,其他人靜靜地聽著。

    “我帶的連隊,一定要做到最好,我既然是你們的教官,就要對你們負責。”

    “好了,解散。不要感冒了,晚上要是不下雨教你們唱歌。”

    ————————————————————

    軍訓是從早上八點開始,到晚上九點結束。

    晚上的訓練任務一般較為輕松,田徑場的大燈瓦數非常高,只要不是看書,基本是不會存在看不見的情況的。

    下午下了一場雨,地上還有一些濕。

    因此,晚上來得早的人都沒有坐著,三五成群地聊著天。剛剛開學,互相還不是很了解,因此話題總是很多。

    “你是xx市的嗎?真巧,我也是。”

    “嘿,你看那個男生,是不是在看你?”

    “這個去角質水,真的很好用呢。”

    “我覺得那部劇很好看!劇情真的大贊,霸道和尚愛上我。”

    穿過一個個女生群體,陳佳聽到這些對話,也不禁露出了奇怪的微笑。

    她要是現在是男生,會聊些什么呢?

    估計,就是:

    “你看那個妹紙,好漂釀好漂釀!”——咳咳,不行,太娘了。

    “那個妹子的腿不錯喲,能摸一把就好了,嘿嘿。”——好像又太猥瑣了。

    “……我覺得這個副本,是有bug的。”——故作正經高冷地討論游戲。

    暈了,好難模仿。難道這就是心理學上的共情(站在‘旁人或對方’的角度去思考問題)?馬勒個雞,她居然也會想到使用共情!這樣下去,遲早成多重人格。

    沒等她吐槽自己,段教官就出現在田徑場門口,她身后還跟著幾位女教官,極為拉轟。高冷的段教官是她們的班長,在陳佳看來,卻惡趣味地把她想成黑社會大姐大。

    “集合了!”

    “整理著裝!立正稍息!報數!”

    “1,2,3……”

    “向左——轉!”

    “齊步走!”

    “立定!”

    停在了段教官面前。

    “報告教官!3連2排集合完畢,應到36人,實到36人。”

    很快將隊列操練了一遍,表現得都還可以,估計是下午淋了雨,都學乖了。

    天黑下來了。

    然后,有半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今天答應你們的,會唱《軍中綠花》嗎?”

    “不會——”

    段教官朝著另一個方隊走去。“楚玲,你教歌的時候,順便帶一下我們連隊。”

    本打算聽段教官唱歌的眾人一陣失望。

    楚教官只得聽從她老班長的命令,走到了兩個連隊中間。

    “寒風飄飄落葉~軍隊是一朵綠花~”

    《軍中綠花》由女聲唱來,別有一番風味。

    旋律很舒緩,歌聲也很柔和,朗朗上口。

    而且,軍旅歌曲,或許也只有合唱的時候最好聽。同唱一首歌,這種無形的紐帶,將大家聯系在了一起。

    后來由方靜怡來領唱的時候,陳佳也是淡然一笑,拋開個人成見,方靜怡唱得確實好聽,至少她自己就沒有優美的聲線與能夠牽動人心的歌喉,不跑調已經很不錯了。

    不管怎么說,軍訓的日子,很忙,但同時也很平靜閑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加拿大快乐8网站 幸运28开奖结果查绚 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十一运夺金遗漏数据 最大的赌场 浙江省体育彩票20选五 王者捕鱼游戏下载 000776股票行情 平特肖规律 温州麻将跑马规则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软件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正版四不像必中一肖图 股票配资平台 4887管家婆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内蒙古11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