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十四章 軍訓開始的日子(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十四章 軍訓開始的日子

    新的一天來臨,軍訓如期而至。

    愛美的女生們,是非常痛恨軍訓的。在別人都打著遮陽傘的炎炎烈日下,她們卻要累死累活地站軍姿,走方隊,累得要死。最關鍵的是,會曬黑。

    不管橫幅上面寫得軍訓多么崇高,多么鍛煉人的意志和紀律性,要是讓她們選擇,幾乎都會一邊倒地跑到不軍訓的傷病連序列去。

    陳佳穿著軍綠色的迷彩服,帽檐斜斜的,為了將長頭發塞到帽子里去她花了不少功夫。周圍站著的這些女生也都東倒西歪的,估計上了戰場也是擔任炮灰的角色。

    一字排開的墨綠色軍車,整整齊齊地停靠在田徑場外不遠處的水泥路上,頗有氣勢。

    旌旗招展,主席臺上掛著一塊長長的橫幅——S大學新生開學典禮暨軍訓動員儀式,領導還沒來,但是紅地毯和桌布都已經蓋好,一盆盆五顏六色的鮮花也整齊地碼在臺緣,講臺擺在左側臺階一側,不用說,這么多領導,不站上兩個小時是走不了的。

    新生們陸陸續續地來了。

    見班長余楓和幾個男生一起進來了,陳佳朝他招招手。

    “等會兒男生的點名就交給你了。”

    “我負責女生的。”

    其實莊星給她1班的名冊的時候,是要她負責整個班的,但她偷懶,順帶拿了兩份。

    余楓笑瞇瞇地接過了,對于這個怒刷班長存在感的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導員等會兒來么?”他以為陳佳是路上碰到輔導員。

    “嗯,不來會扣她錢的,為了一次懶覺去守兩場考試不值得。”

    余楓點點頭,拿著名單離去了。

    她這可不是劃江而治,既然余楓男生緣這么好,沒理由不讓他多和男生搞好關系。而她,不過是想偷懶而已。

    班長什么的,她連背書的小組長都沒做過。如果能像老子那樣垂拱而治則是最好的,什么都不用管,事情都給別人做,當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林櫻——”

    “到,班長!我在這兒呢!”一雙肉嘟嘟的手舉了起來。

    “沈冰——”

    “到。”

    “白小楠——”

    “到。”

    “陳佳——”

    ……

    “周天琦——”

    好吧,女生們都來得很守時,她原以為一個個賽一個的磨蹭,什么護手霜,防曬霜要收拾半天呢。

    站好隊列之后,其他專業的輔導員都來了,唯獨莊星遲遲不來,旁邊的2班和3班也是鬧哄哄的,讓陳佳的心情也是一團煩躁。

    姍姍來遲的莊星,穿著黑色的西服,很帥氣利落,英氣逼人,如瀑的長發,以及玫瑰紅的烈焰紅唇,自帶慢鏡頭,宛如從地獄降臨人間的魔女,很快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偏偏要等到最后一刻才來,陳佳不屑地哼了哼。

    雖然她也認為,有的人穿西裝確實能夠穿出味道來。沒有露腿,沒有露胸,依然透出性感妖嬈的那才是媚到骨子里。

    比起旁邊那位大嬸輔導員,一身肥肉還嫌露得不多,黑絲大象腿,你考慮過大家的感受嗎?

    女人的腿細穿絲襪那叫性感,大嬸,你腿粗只能說明你那絲襪質量好。

    “行尸走肉怎么樣?”

    “你以為我會怕那區區幾個喪尸,好了,等會兒你帶女生,教官就要來了。”

    見行尸走肉沒把莊星嚇到,陳佳顯得有些失望。當初追劇的時候,可是把她嚇得不輕,至于關于劇里反映的人性什么的,她才不考慮那么多呢,要的就是刺激,血漿片就血漿片嘛,包裝得再好也逃不出本質。

    一個男生居然也會怕這些東西。

    過了一會兒,教官們在總指揮的口令下,踏著整齊地步伐走進了田徑場。

    隨后一個個跑了過來,隨機分配到每個班。

    “怎么是男的?”陳佳朝莊星問道,畢竟男教官訓女生的話,可能不太方便,要是發生了什么丑聞,那可就大發了。

    “等會兒還會分男女生的。”莊星淡淡地說道,走到了隊列的前面。

    校領導們在熱烈的掌聲中入場,依次落座。

    待所有人安靜下來,司儀便宣布升旗儀式開始。

    國旗護衛隊的學姐們,穿著乳白的軍裝,踏著正步從所有新生面前經過。

    國歌聲中,鮮紅的旗幟飛揚在藍天下,每個沐浴在陽光下新生,都受到這種強大的集體力量的渲染,神情肅穆。

    隨后是一隊學長們,升校旗。

    第一次聽校歌,第一次升校旗,都在所有人心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種時候,照相的校報記者自然是少不了的。幾個拿著相機,記錄本的學長,正四處走著尋找著最佳角度。

    但,陳佳的余光卻瞥到他們朝自己的方向走過來了,不會是要照她吧?她心里咯噔一下。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這個隊列也要照一張。”

    她看到一個人,肖璐,肖主席,正指揮著幾個校報記者,指了指她的方向。她分明看到肖大校花臉上不懷好意的笑。

    大家都站得筆直,而且她正好是最后那排的位置,就算尷尬地想要捂臉也是不現實的。

    聽著咔嚓咔嚓的快門聲,陳佳居然有種在拍島國動作片的錯覺,太憋屈了。

    還好,很快校歌播放完畢,將她拯救了出來。所有人向后轉,又面向了主席臺。

    “下面有請校長羅敏發言。”

    一個身穿中山裝的老頭,本以為會講很久,但他說話非常務實樸素,也就是宣布了開學,勉勵了大家一番,諄諄善誘,很平易近人。

    很快博得大家的掌聲。

    “下面有請副校長楚銘……”

    一個幽默風趣的副校長,不光是脫稿,說話也抑揚頓挫,讓大家聽得津津有味,是一個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有請學生代表肖璐上臺……”

    空前的掌聲。

    鋪天蓋地的掌聲一浪高過一浪。

    在他們這些新生眼中,校花肖璐代表著無上的榮耀,是他們這些少男少女所仰視的大姐姐,宛如不可褻瀆的女神一般的存在。至于學生會主席的身份,更是為她增色不少。

    “尊敬的學校領導,老師們,親愛的同學們。”

    “我很榮幸能夠有這樣一個機會……”

    肖璐的嗓音真的如同風鈴一般,極富特色。即使是照本宣科,依然有著無數人全神貫注地聽著。

    “進入大學之后,希望大家能夠找到自己的奮斗目標,發掘自己的特長,我們學生會大家庭非常歡迎大家的加入。”

    這就是校花。

    從容,優雅,高潔。

    不同于網紅,也不是明星。

    美貌與才智的化身。

    校園文化的標志。

    寒窗苦讀數十載,代表著學生時代的無上榮耀,承載著多少莘莘學子的幻想,也是校園流行風潮的領頭人。

    君不見,肖璐那款經典短裙,已經悄然流行于校園里里外外。

    擁有美麗的絕世容顏,已經十分罕見。但沒有與容貌相匹配的氣質,花瓶易碎,美貌終將凋零。當一個女生美到一定程度,她已經免疫了外貌的奉承阿諛之辭,唯有氣質才是她真正致勝的武器。

    當觀眾席上一大群人突然舉起橫幅,為肖璐搖旗吶喊的時候,陳佳這才回過神來,肖璐已經一步步走下了主席臺。

    掩蓋在這掌聲的海洋之中,她才對莊星所說的‘肖璐的粉絲團’有了一個粗略的認識。本校的學長學姐,與外校的同學們。

    他們來自周圍的各個學校……

    “學長,我是B省外國語大學的,當初本來想考S大的,結果分數不夠。”

    “聽說你們B省外還沒開始軍訓吧?”

    觀眾席上,本來素未謀面本校學長與外校學弟因為同一個目的聯系在了一起。

    都是奔著支持女神去的。

    “嗯,我們學校確實比你們S大小很多,還是你們S大好,全華夏第七。”

    “今年已經第六了。”

    “能夠看到肖女神的演講,今天沒白來,下午坐你們的校車回去了。”

    “何必這么急,不是和你開玩笑,我們S大真的是美女如云,你一走,說不定就錯過了一場美麗的邂逅。”

    “你們說的美女,在我們學校,都不叫美女。你們捧臭腳的七分女神,在我們這兒只算美女,被你們捧上天的天仙,說不定連我們一個班花都比不過。”

    “學長,這也太扯了吧。”學弟臉漲得通紅,也不敢直接反駁。

    “看,新生代表。”學長努努嘴,“只比我們校花差一點。”

    陳佳呆呆地看著臺上的黃雅蓿。

    說是光芒四射,華光萬丈也不為過,太耀眼了。一身普通的迷彩服也掩蓋不了她的光華。

    她心里那個氣啊……當初真的是看走眼了。興高采烈地送她那個麻煩走,結果六年過后,一個華麗轉身,翩然而至,把她的小心臟給驚得不輕。

    “管理學院的。估計會是下人院花,或是校花也說不定。”學長悠然道。

    “學長,你看,你們的校花投票,好像有點奇怪……”

    肖璐……排第三。

    兩人心底咚地一沉。

    第一名,潘佳穎48萬票。第二名,易可欣,42萬票,第三名,肖璐,41萬票。

    校花大賽,只有前兩名出線。

    “學長,怎么辦?”外校學弟有些慌了。

    “這個數據不太對啊,”學長淡定地摸著下巴,“前三名都是四十萬。”

    “按理說,具有投票資格的都是學生,具有學號,一號一票。總票數應該三百萬左右才對啊,其他學校的吃撐了,都投我們S大的校花?”

    “沒有,我們B省外投周藝婷的比較多。”

    “這個潘佳穎的增長幅度有點大,太集中了,有點像是刷票的。”

    “這種省級大賽,應該不會有什么太大的漏洞吧。”

    “難說,畢竟是第一屆。也不知道那多出來的票是從哪兒來的,B省總共才多少學生?”

    當主席臺上胖胖的總指揮用洪亮聲音宣布——軍訓開始。

    立刻就有人把心臟病,腦血栓,苗勒管永存癥,HIV,以及心理疾病,各種花樣的病理證明掏了出來。

    男生與女生是分開軍訓的。所以,她們12個女生被拆分開來,和另外一個專業石油工程多余的24個女生組成了新的一個連隊。

    莊星不想曬太陽,吩咐了陳佳和余楓幾句就去辦公室吹空調去了。

    她的吩咐是:自己看著辦。

    和其他跟著學生們堅守在太陽下的輔導員差遠了,只顧自己享受,從不考慮表示一下親民。

    而新來的這位教官更是從來不知道什么叫微笑,板著臉,一幅冷冰冰的樣子。

    軍訓的時候,什么最重要?

    訓練地好固然重要,但和教官搞好關系更重要,想休息?想喝水?想在樹蔭下訓練?

    反對!駁回!沒門!

    真的會讓人崩潰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那些女生們都一個個哭喪著臉,要是男教官訓練她們就好了,賣賣萌,撒撒嬌,說不定就輕拿輕放過了。

    也不擔心被男教官騙到床上去了。

    “我叫段琳,你們這個連隊就是3連2排,是我的連隊,我會用嚴厲的訓練方式訓練你們,必須聽我命令知道沒有?”

    “哦——”“知道了——”

    無精打采,一個個面無表情跟腌茄子差不多。

    段琳也不在意,眾人心中一亮,原來是外冷心熱啊。

    可以偷懶!

    “你們當中有班委嗎?”

    “我們有個學習委員。”旁邊專業的女生道。

    “xx委員。”女生們嘰嘰喳喳地。

    “教官,這兒有個團支書,還有個班長呢!”林櫻的大嗓門覆蓋面很廣,很快將女生的議論蓋住了,段琳朝后排走了過來。

    “誰是班長?”

    陳佳不好意思地將手舉了一半。

    “我也是班長,就你了,你當領隊。”

    “可教官,我是副……副的啊。”

    論排名,她的官還沒沈冰的團支書大,和方靜怡差不多。

    段教官不給她爭辯的機會。

    所以,這個苦逼的領隊就落到了她頭上。

    “叫什么名字。”

    “報告教官,我叫陳佳。”

    “讓你當領隊有沒有意見!”

    “沒有意見!”

    既然要當,就要做到最好。

    她記得一句名言,即使淪落到去做鴨,也要爭取當鴨王。

    這句話一直激勵著她。

    段教官對陳佳倒還滿意,拍了拍她的肩膀,“本來考慮你嗓子受不了,但看你這么積極,這兩個星期就讓你一直干下去好了。”

    天啦嚕!鴨王你害我好慘!這一點也不勵志啊。

    “歸隊!對了,你換到最右邊那個位置。”

    “是。”

    由于陳佳173公分的身高,被安排在最后排,段教官覺得陳佳她當這個領隊實至名歸嘛,前面那些一米五,一米六的小妹妹誰來照顧?

    陳佳的前面是林櫻,林櫻的旁邊是沈冰,她們宿舍已經到齊四分之三了。白小楠在前面排另一側。

    而陳佳左手邊,是一個其他專業的,再過去一個則是某綠茶方靜怡,她不得不感嘆一句,宿命啊。段教官,你差點就把我和她分到一起了。

    但一個接一個的訓練動作很快讓她沒有心思想那么多了。

    “今天上午,暫時教你們這幾個動作。”

    “陳佳,帶她們復習一下。”

    “3連2排,報數!”“1,2,3,4,5……”

    累成狗!

    段教官終于點頭了,所有女生都像得到救贖一般,從瀕死邊緣復活過來。

    她的要求確實很高,其他連隊的女生都幾乎倒地休息了,她就一遍又一遍地訓練,眼看休息時間都過去很久了,她最終才點了頭。

    很不得人心吶,陳佳覺得有必要站出來代表群眾反映一下意見了,不然那些的女生不在背后嘰嘰喳喳半天才怪呢。

    “哦?你是說我訓練地方式不對?”

    “嗯……可以這么理解,段教官。”

    “看來你對我還是有一些誤解,我只是把你們訓練到我滿意為止,其他連隊做的好不好與我沒有關系,我只看你們連隊,因為我不是她們的教官。”

    “話是這么說沒錯啦,但是你不覺得……要求太高了嗎?”

    “你覺得呢?”

    “我覺得還行。”這種程度完全不夠看的。沒有金剛鉆,哪敢攬瓷器活。既然是領隊,自然是最牛掰的啦。

    回到隊列中,其他幾位女生都圍了上來。

    “怎么樣?怎么樣?”

    那些女生都當她是為民請命的英雄了。

    “溝通無效。”陳佳撣了撣迷彩帽,勒得頭發疼,放它們出來透透氣。

    “怎么這么頑固啊,老師拖堂都要被罰呢。”林櫻抱怨的聲音特別大。

    果然,段教官聽到了之后,從地上站了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寫著兩個字——GG

    頓時玩手機的趕忙收起了手機,剛走出去沒多遠想去上個廁所的也趕忙跑了回來。

    威嚴太盛啊,從之前的訓練就給她們這樣的印象,一個不好,后腿上就給你留一個鞋印子。

    “其他同學繼續休息,這位同學,給我過來一下。”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難道……

    林櫻眨巴著眼睛,支支吾吾地說道:“教官,你要罰我嗎?”

    肉包子臉,硬要說楚楚可憐倒還說不上,勉強算是可憐吧。

    “會做俯臥撐嗎?”

    “不會。”

    “那下蹲總會吧?”

    “也不會。”

    “下蹲也不會……”

    “太胖了,蹲不下去。”吃的胖,居然還能找這個理由。

    “所以,最后只剩罰跑了。”聽到這句話,林櫻都要哭出來了。

    結果總指揮大哨一吹,“全體集合。”

    得救了——林櫻尖叫著跑回了隊列。

    “運氣真好啊,櫻桃。”方靜怡笑呵呵地。

    “可不是嘛,嚇死我了。”林櫻按著胸口,喘了喘氣。

    “段教官也太嚴格了。”沈冰推了推眼鏡,文靜如她也忍不住想要抱怨了,她哀嘆道:“估計這次軍訓完后,臉上就會有一個難看的眼鏡痕。”

    眾人邊走邊聊,集合到了主席臺前。

    “還在講!”

    總指揮腆著肚子,大聲吼道。

    “你,就是你!上來!”

    千里之外,人海之中……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越努力,越幸運。越講話,越不容易被逮。

    陳佳站到了主席臺上后,就是這種心情。只是她前面林櫻講話而已,背鍋的人卻是她,她該說什么好呢?

    “還有你,笑?!上來!”

    一個自帶BGM的男生,一蹦三跳地上了臺階,不知情地還以為是去領獎呢。

    他嬉皮笑臉地站到了主席臺上,然后又小碎步朝陳佳的位置挪了挪,一點也沒有在千人面前被批斗的自覺。

    “還在東摳西摸,過來,讓我打……”總指揮大手一揮,發現下面那么多人看著,又在半空中忍住了。

    “現在的娃娃真是越來越不懂紀律了……”總指揮氣得吐沫星子直飛。

    “給我站端正!聽到沒!”

    土肥圓訓斥完后,轉過身去,拿著麥克風,“接上級通知,這次會有教育部和總政治部的首長來參觀檢閱,找些訓練標準的男生安排去格斗連,連軍體拳。女生弄一個匕首操,多搞點節目出來。”

    主席臺上的陳佳挑了挑眉,一副不可置否的表情,自然是選不到她了。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那個男生一點也沒有站在主席臺上眾目睽睽的自覺,旁若無人地走動著。

    有趣,還真是奇葩中的戰斗機啊。

    陳佳也是那種歡脫的人,既然總指揮走了,自然也不會傻站著,也轉過身笑笑,“陳佳,你呢?”

    “張為,興趣是飆車,怎么樣?厲害吧?”

    “飆車?沒興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中彩网甘肃快3走势图 网络赚钱项目灰色项 股票代码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2018151 永利棋牌官方下载 谁知道三分彩官网 场外配资 河北省福彩排列七开奖 广东11选五模拟投注 非上市公司股权评估 四川体彩金7乐app 山西龙兴麻将官网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推荐 股票平台排行 网上赚钱软件排行榜正式 东北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