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十三章 所謂的美麗死神(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十三章 所謂的美麗死神

    跑步一般是三段跑。

    一般前10min是用來熱身,速度控制在8擋較為合適,而有增肌的需求的人,也就只需要用這10分鐘熱身足夠了。

    之后是10~20min的有氧跑,速度適當加快,保證能夠跑步同時正常說話呼吸,要是有減脂需求的超重者,則可以在教練的計劃下增加時長。

    最后,用10min來調節呼吸,這時候,全身活動開的肌肉,再去做無氧器械效果才會非常快。

    比起在大街上跑,跑步機的一個優勢是可以控制速度,有助于控制穩定的呼吸。

    “你跑這么快干嘛。”鐘佩玲看了陳佳上頭的10擋,又看了看自己的6擋,她正在上頭慢吞吞地走著。

    “在高中的時候,早上會跑差不多十公里。”陳佳無所謂地笑了笑。

    “什么高中啊?全校?每個人?”

    “嗯,就是我們那些受到處分的,十公里,男生還有俯臥撐什么的。由于學校的斗毆率居高不下,因此通過這個方式消耗大家的體能,同時用懲罰我們來警告那些學霸專心學習。”

    “斗毆?”

    “嗯,就跟吃飯一樣平常。”

    “他們……很厲害吧。”

    “嗯,掌握著嫻熟的街頭格斗術,要么就是動輒傷筋斷骨的巴柔,非常危險,我一般都不和他們打得。”

    鐘佩玲的冷汗下來了。

    怎么像地獄一樣啊。一個女生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怪不得有這么強的戰力。

    “但是最流行的還是泰拳,我們宿舍有個男生,到處貼著泰拳王子播求的海報,經常晚上看k1,wbc,ufc都吵的我們睡不著覺。”

    “男生,你高中和男生住在一起?你們學校真是太……有趣了,陳佳,以后有機會帶我去看看。”

    “但是女生去會比較危險,因為那所學校都沒有多少女生的。”

    “你這么厲害,一定可以保護我的。我把我男票也帶去,當沙包總行了吧,讓他斷后。”

    鐘佩玲調侃著自己的男盆友,眼中滿是笑意,看得出她和她男友關系相當不錯。

    有男盆友?

    陳佳也一臉淡然,不以為意。

    沒有競爭,是不可能讓她興奮的。

    越難的事情,風險越大,收獲的喜悅才越大。

    都說橫刀奪愛,NTR別人,那種報復性的快感是十分強烈的,也不知把直女扳彎是什么體驗?

    這種邪惡的念頭在她腦海中很快閃過。

    怪不得花花公子專挑有夫之婦下手,背德的禁忌快感,有時候真的是欲罷不能。

    拿別人的感情練手,她是不是太壞了,雖然這位學姐學姐確實充滿誘惑,迷人的小麥色活力肌膚,S曲線的身材,彈力十足,是位性感非凡的大美女沒錯啦。

    “對了,玲姐,你知道,關于校花大賽的事情嗎?”

    陳佳將速度慢慢放緩,跑了30分鐘,也沒有出多少汗,看起來,就跟沒跑一樣。

    “知道啊,我還去報了名的,只是想要看看能得多少票而已,重在參與嘛。”

    “排在第幾?”

    “你就這么相信我能進前十?”

    “嗯,因為我拿你和肖璐比的。”

    “肖璐?她?算了吧,她可是校花好嗎。不過,沒錯,目前是第七。”

    “排前十的話,基本都是院花級別了吧。”

    “嗯,也不盡然,有的院院花二三十開外也不是沒有可能,比如土建院,地科院啥的。”

    陳佳一頭黑線,她就是地科院的。

    “有的學院,前十有好幾個,比如文學院,商學院和管理學院,她們才是要去競選省校花的。”

    “玲姐,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氣質很運動,很性感啊,你也不比她們差。而且肖璐不是大三的嗎?說不定玲姐大三的時候,就能成功上位了呢。”

    “嘴真甜,放你到其它部門真的浪費了呢。”

    “我什么都不會,還是算了吧。”

    “真的嗎?啦啦隊也可以啊。”

    “不,我才不想當一個寵物,為了取悅別人,跳來跳去的。”

    滴——

    跑步機的電源被切斷了。

    一雙大手啪地一聲,按到了跑步機的扶手上。

    待陳佳回過頭,便看到一個如坦克般巨大的黑影,將周圍的光都遮擋住了。

    從那個黑影中傳來一個聲音,甕聲甕氣的:“我們可以打一場。”

    陳佳抬頭打量了這個高達一米九的漢子,面對這么高像鐵塔一樣的男人,她真的覺得一米七三有點不夠用了。

    “怎么樣?我這里有拳套,頭套,我會注意不會把你打破相的……長得倒是挺漂亮的,可惜我不喜歡女人。”

    獸哥將拳套砰地砸到了軟墊上。

    陳佳從跑步機上下來,發覺自己更矮了。173公分真的不太夠啊,要是以前184公分還好一些。撿起了拳套,撣了撣上面的灰塵。

    還不錯,黑色的,皮質的。

    帶上去手腕處有一點過松,偏大了一點點,倒還差強人意。

    “加油,fighting!!”鐘佩玲也沒有之前的擔心,聽說了所謂的打架高中之后,她反而期待起來,在一旁為陳佳加油打氣。

    她真的是外行看熱鬧啊,兩人完全不是一個重量級的,她居然還會以為那個女生會贏。

    幾個男生輕輕地笑著,將目光從鐘佩玲身上收了回來,女生就是天真。

    “獸哥要出手了。”

    “聽說是一個女生。”

    “怎么可能?!獸哥可是市散打季軍!”

    “那個女生好像也不弱。”

    “誒,你們。”季黎雪正在一旁給一個新來的男生量體重,結果看到一大堆男生都圍到了跑步機前,她連忙扔下手中的表格,跑了過來。

    “你們瘋了嗎?難道還要欺負一個女生?都散開!”

    “瘦子,信不信我給你小高打電話。”

    “季姐,我們開玩笑的。”獸哥哈哈大笑,拍了拍扶手,將跑步機打開,調到最高速度16擋。

    “慢慢跑。”

    陳佳一個不穩,差點就一屁股坐下來了。

    見美女吃癟,周圍人想笑也不敢笑,熱鬧看完了,紛紛散了。

    “你要是走的話,這拳套就不還你了。”

    人群又集中了回來。

    “我也太久沒有使用拳套了,真想回味一下高中帶拳套的時候啊……”

    苦逼的她,高中拳套都沒摸過幾次,都沒有人正正經經地和她打,那群人都喜歡用裸手裸腳。唯一的一次,才戴了不過半分鐘。

    “陳佳,你真的沒事嗎?”季黎雪自然是不希望發生什么事情的,教練不在,她也不好交代。

    她

    “這個人我認識,他男朋友我也認識。他是散打俱樂部的一個成員,聽說很有實力,好像還得過獎的。”

    “我,只是想要試試。”從來沒有接受過正經地挑戰,她真的閑得咪咪疼了。

    “加油,加油。”人群外圍的鐘佩玲興奮地吼著。

    “頭套給我。”

    陳佳將頭套帶上,黑色的頭套護住了頭顱的大部分,只露出了眼口鼻的空間,避免受到重擊受傷或是致死,但對她來說,還有一個作用——頭發太長了,馬尾有時候會阻礙攻擊。

    真是非常新鮮的一個體驗。

    兩人走到了一處拳擊臺前,一大群赤裸上身的男人,也紛紛扔下了手中的啞鈴,杠鈴,稀稀拉拉地跟了過去,也有一些跑步的長腿妹子,也跟著人群去湊熱鬧。

    “獸哥他這么高,臂展這么長,估計那個妹紙的直拳不好發揮。”

    “嗯,可能會是像踢虎哥一樣用腿。”

    兩位男生看著兩人走上臺,分析道。

    “不過那個女生的力量還真是大啊,我還不知道,女生還有這么力氣的。”

    “也不知道能夠支撐多久。”

    這時一個看熱鬧的妹紙像一個好奇寶寶似的問道,“他們,是誰啊?”

    “獸哥啊!那個男的。大家都叫他怪獸,獸哥。攻勢兇猛地像怪獸一樣。”

    “那個妹子不認識,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來的大仙。”

    “那旁邊的妹子也是要和他打嗎?太好了,我要支持女生。”

    聽見這個外行女生的尖叫,兩位男人撇撇嘴,轉過頭去,“哼,她支持不了多久的……”

    ————————————————————————

    不知不覺,臺下已經圍了一大圈人。

    陳佳深吸了一口氣,環視了一圈,在人群中找到了鐘佩玲,后者朝她揮了揮手。

    有個人叫做美麗死神。

    帥氣英俊的外表,配上鬼魅的拳法,如同拳場上的死神。

    而他的招牌,也是泰拳。

    泰拳殺傷力巨大,往往致命,這宛如禁忌般的格斗術,反而在她的學校中最為流行。

    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獸哥甕聲甕氣地,如同念經一樣說道:

    “要是支持不住了,就做手勢,我會停下來的。”

    “我不會故意攻擊你的胸部,但是你也不可以故意踢我下體。”

    “沒有規則,盡量避開人體要害。”

    “計時十分鐘。”

    她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雙拳碰在一起,感受著手腕處緊繃的肌肉。

    大戰在即,獸哥還在做著最后的熱身,腎上腺素很快飆升至極值,他的臉有些紅,有一點緊張,這是最好的狀態。

    而他的對手,由于之前才剛剛跑完,因此不需要太多的熱身。

    “開始吧。”

    “嗯。”

    陳佳點了點頭,兩人同時退開好長一段距離。

    她這才發現,和以往高中對戰,是有一些區別的,因為……空間是有限的。

    對面跟樹干一樣粗的腿橫掃了過來,她一驚,連忙避開。

    “獸哥這一手鞭腿使得干凈利落,很快就會把對手逼到角落,到時候,狂風暴雨一樣的攻擊就降臨了。”

    “近身戰可能會有一點優勢。”

    他剛一說完,果然,臺上那位女生就化作一道白影,閃到了獸哥鐵塔一般的陰影下。

    “真,真快!”

    “趁著腿還未收回來的時間差,可以在胸腹處補上幾拳。”

    但一聲悶響讓他們知道這明顯不是幾拳——

    重拳!

    而且擊中的是威脅最大的腿。

    獸哥頓時僵了一秒。

    他大感不妙。

    隨后一雙白花花的腳丫子重重地掃了過來,如同被重錘重重地撞了一下,砸得他眼冒金星,兩眼一黑,一瞬間失去了意識,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如同龐然大物轟然倒塌,又如高樓大廈被爆炸拆除,倒了下來。

    這一切發生地太快!

    看得臺下的男生們瞠目結舌,兩招擊倒!

    擊倒,通常是大賽上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它表示小腦遭到重擊,失去對全身的控制,進而失去平衡的現象。

    但獸哥還是頑強地從地上站了起來,一臉不可置信。

    他認為是自己大意了。

    晃了晃頭,眼前的兩個重影漸漸重合,對上了面前這位女生的淡然的眸子。

    周圍的男生都歡呼起來,一片熱血沸騰。

    “獸哥加油!”

    “獸哥好樣的!”

    他不敢再近身了。

    所以,伸著腿,試探著安全距離。

    一點一點地靠近。

    他這樣對自己說道。

    見對方進入了自己的攻擊范圍,他正架的姿勢一變,右腳猛地一個發力,帶動腰部,他要用同樣的這招把她擊倒,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但很快他的后腦勺再次與地面親密接觸。

    被絆倒了。

    當他第二次頑強的站起來的時候,周圍已經沒有人歡呼和鼓勵了。

    只有低低的抽氣聲。

    短短幾秒鐘。

    直拳,重肘,勾拳,以及一些說不上名字的招式,鋪天蓋地,看得人眼花繚亂。

    用拳套擋住頭的獸哥,只能被動防御,被當成沙包打。

    最后,被一道蓄力MAX的直拳擊中左顎。

    揮灑的汗水混雜著血水,在半空中化作一串串亮瑩瑩的水珠。

    無傷KO!

    四周一片安靜,只聽得咚地一聲倒下。

    在地上,咳嗽不止。

    “獸哥!——”“獸哥!”

    旁邊幾個人連忙跑了過去。

    陳佳松了一口氣,脫下了頭套。她有些不太適應這種場地打法,總感覺有力使不出來。

    將拳套一脫,往后一扔。新鮮勁一過,頓時覺得無聊至極。

    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路出來,陳佳扯著頭發,從容地向前走著,與周圍的人激動的情緒形成鮮明的對比。

    “打得太快了!”

    “真是最后那一擊真是酣暢淋漓啊!”

    “操!太玄乎了,那個女人的爆發力太強了!”

    “那雙腿太致命了,要是我根本擋不住,怪不得虎哥他會飛了。”

    “哇——陳佳!”鐘佩玲尖叫一聲,撥開重重人群跑了過來。

    還以為要抱她呢,結果尖叫著跑過來就沒有然后了。

    “太帥了!不行,你一定要教我。”

    鐘佩玲突然正經道,使勁搖著她的胳膊。

    陳佳滿頭黑線,這位學姐,暴力因子可不小啊。

    她在掙脫地時候,還不小心從這位學姐胸前擦過,好有彈性!果然經常鍛煉的比較緊致嗎?

    “讓你男票教你就行了。”

    “no way!學妹,既然敢反抗學姐的話。”鐘佩玲惡狠狠地瞪著眼睛,“不許拒絕。”

    “好好好,這并不是很難,下次,來這里教你。”

    聽到陳佳答應下來,鐘佩玲這才滿意地笑了出來,“看你都流汗了,走去沖個澡。”

    “我還要練,而且沒帶換洗衣服,你去吧,去吧。”

    “記住,來我們文藝部。”鐘佩玲回過頭補充了一句,施施然離開。

    ————————————————————————————

    回到了教職工住宅區。

    “我才不去文藝部。”想起鐘佩玲那惡狠狠的神情,她就嗤之以鼻。

    那可是文藝部啊,不是講幾個網上的段子就是相聲了,也不是隨便扭兩下就是跳舞。

    去端茶倒水打醬油還差不多。

    敲了敲門,里面傳來拖得老長的一聲:“誰呀——?”

    “我。”

    門咔嚓一聲打開,陳佳愣了愣。

    莊星上半身只套了一件寬大的短袖,下半身是像兩根白白的蔥從衣服里伸出來一樣,估計只穿了小內內,也太清涼了吧。

    “你真的不怕某個癡漢來敲門嗎?”

    “癡漢?你嗎?”莊星不慌不忙地提了提領口,遮住了那兩團雪白漏出的春光。

    “空虛,寂寞,冷的高知,誘惑不經意路過的癡漢,也不知何人歡喜何人愁啊。”

    陳佳聳了聳肩,將門關上。聽到電視里的聲音,她問道:“在看什么電視?”

    “韓劇,《kill me heal me》,怎么,你看過?”

    “韓劇,不就是那種狗血的愛來愛去嗎?一個個主角們都長得一樣,哪里有趣了。”

    “不準你侮辱它。”

    “好好好,反正沒美劇好看。”

    陳佳脫了鞋,準備往里走,結果頭發被莊星扯住。

    “不準走。我要你陪我看韓劇。”

    “我剛從健身房回來,還沒洗澡呢!你聞聞,你聞聞。”她掀起滿是汗味的衣服,一幅受不了的表情。

    “兩只小倉鼠,有什么好看的。”莊星抱胸嗤之以鼻。

    “倉鼠?”

    “你這不是倉鼠是什么?摸起來跟倉鼠差不多大。”莊星用手指在她胸前戳了戳,后者的臉霎時就紅了。

    “這是什么。”她的目光落到了莊星胸前,居然有凸點,真是……真空的,也太隨便了吧。咽了咽唾沫,真當我沒有作案工具就……

    摸了就跑。

    嗯,好柔軟的歐派,關鍵還是完美的D CUP。

    進臥室,關門反鎖。

    “喂!你躲在房間里不出來是不是?明天軍訓我叫你們教官讓你罰跑。”

    聽得莊星的聲音隔著門傳進來,她暗自偷笑。等價交換,摸了就要摸回來,還是你教我的。

    不過,真的只有倉鼠那么小么……

    打量著自己的胸前,又想到估計低頭看不到腳的某人,又是一陣得意的傻笑。

    過了很久,都沒聽到動靜。

    洗澡~洗澡~

    拿著換洗衣服開了門,便看到某人懶洋洋地坐在沙發上,雙手抱膝,看著狗血韓劇那全神貫注的模樣,她覺得有必要給這個人推薦一下美劇是多好多好了。

    “看過權利的游戲嗎?”

    “沒有,不要擋住我。”

    突然想到里面有太多18x的內容,陳佳又想到了一部很出名的美劇——《行尸走肉》。

    重口味神馬的,最喜歡了,嘎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捕鱼下分平台 西甲联赛西班牙人 正规网络兼职赚钱 qq麻将16番图解 福建体彩网11 如何网络赚钱 中原风彩25选五今晚 开元棋牌里有赢钱的吗 好运彩字谜 股票开户怎么开 曾道人一句话中特 快乐扑克时时彩 JJ斗地主 大众麻将规则 11选5广东 篮球赛规则 22选5定号最准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