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八章 happy time(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八章 happy time

    “葉盈,再見,不要想我哦。”

    陳佳嬉皮笑臉,與此對應的是葉盈垮著的臉,一臉不爽,乖女兒成年了,要讀大學了,也意味著她辛辛苦苦這么多年幾乎可以解脫了,為了養大這又蠢又笨又愛惹事的小家伙,只有她才知道她費了多少功夫和心血。

    終于,孩子也是要離開家了,慢慢地要掙脫父母的庇護,翱翔在自己的天空了。孩子大了,她也老了。不論她有多么不舍,失落,或是輕松,欣慰……

    看著自己女兒嘴角甜甜的笑,本想伸出手,像往常那樣在她臉上捏一把,卻突然改變了動作,將手貼到了那張溫熱的臉上,輕輕地捧著,端詳了片刻。

    “皮膚真滑。我走了啊,兒子。”

    “噢。”

    “要是有事,可以給家里打電話,平時沒事的話,媽媽會來看你的。”

    “噢,知道啦,快走快走。”

    “最后再抱一下。”

    將陳佳摟進了懷里,感受著那熟悉的氣味與溫度,仿佛初為人母時與腹中嬰兒血液相連,骨肉一體的感覺,祥和而安寧,幸福而溫馨,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不計任何代價保護她。

    夕陽的余暉灑下,有一種凄美的意境。一股淡淡的親情縈繞在胸中,暖洋洋的。

    當她開著轎車駛出小區的時候,透過后視鏡看到陳佳愴然的神色,以及……

    “阿姨,等等我,給我一個電話號吧!”追著車屁股的小男生。

    她還沒有老啊。

    一腳油門踩下去,將她的頭發吹得亂糟糟的,但她嘴角竟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學妹,我先走了,我還要回本部報道。”學長怏怏不樂地垂著頭,慢吞吞地離開了。

    你這該死的熟女控!

    陳佳咧咧嘴,哼了一聲。

    “走吧,你已經成年了,難道還要像一個小孩子那樣哭哭啼啼的?”莊星笑道,在她臉上拍了拍。

    “成年,沒有未成年人保護法,父母也可以不用撫養,以及必須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了,但相對的,需要負責的事情也可以做了,比如你可以談戀愛,而不會被指責早戀,甚至你還可以光明正大地用身份證去賓館開房,享受做一位女性的快樂,怎么樣?是不是……是不是有豁然開朗的感覺?”

    “沒有。”

    “走吧,上樓。收拾屋子,打掃房間,相信我,你的心情會變得愉快的。”

    “不過,在那之前……嘿嘿,我還想到一件更有趣的事情。”

    “什么?”

    “你平時都有在健身……健……健美?反正就是那種鍛煉嗎?”

    “嗯。”

    “那樣就沒問題了。在這兒等等我。”

    沒一會兒,莊星從樓上跑了下來,一臉興奮。陳佳注意到她手中的兩根球棍。

    “帽子……還有……這個!”

    頭發被束縛的感覺,原來是帽子。

    莊星自己帶了一頂帽子,又扣了一頂帽子在她頭上,然后遞給她一根棍子。

    “這什么啊?”

    “拿著。走,上車。”她突突地跑開了,走到一輛MINI面前,滴滴兩聲,然后推開了車門,又將陳佳半推半就地推進了副駕,殷勤地給她系上了安全帶。

    “去干嘛啊?”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莊星扔給她一個口罩,上面還有卡通圖案。“帶上。”

    “這是什么鬼?”

    莊星將擋桿撥到倒擋,猛地一踩油門,嗡地一聲退了出去,又踩了剎車,車子嘎吱一聲,轉向,前進,駛出了小區。

    車內還放著速度與激情的BGM—— Remember The Name ,雖然確實很燃……

    莊星一臉興奮,陳佳呵了一聲,不知道到發什么瘋,要開到哪兒去,想到這里,她握了握著手里的棒球棍,金屬的,挺沉的,手指在上面彈還能發出清脆的叮叮聲。

    “這不是……S大學園小區嗎?”

    對陳佳真是難得,居然還認識這條路。

    “沒錯。”

    莊星將車一拐,一腳油門,引擎嗡地一聲,陳佳估計都有好幾千轉了。

    門衛大叔坐在保安室里抽煙,聽得咔嚓一聲,一輛車子把自動升降桿給撞斷了,欄桿彈了起來,噼里啪啦地把他的窗戶玻璃砸得稀爛,嚇得他趕緊從涼椅上站起來,伸出頭看了一眼在小區里亂竄的汽車。

    “喂,你這樣……”

    “套了牌的,下車。”

    一腳剎車,差點把陳佳拋出去。莊星將車鑰匙粗暴地一扭,打開車門,就朝著一棟單元樓走去,按了幾個數字密碼,咔嚓一聲,門開了,陳佳也只得跟上。

    “啊——啊——”

    越來越粗重的喘息聲,兩具白花花的肉體翻滾在一起,伴隨著床強烈的搖晃,聲音也越來越——

    砰!

    大門被打開,被一腳踢到了墻壁上。

    莊星甩了甩那頭酒紅色的長發,揮起棒球棍就開始砸。

    砰!嘣!咔嚓!

    玄關的鞋柜,客廳的茶幾,墻上的液晶電視,噼里啪啦地爆開了花!

    陳佳聳了聳肩,也不由得露出了獰笑。

    廚房的瓷碗,稀里嘩啦地碎了。

    雙門大冰箱,哐當!凹進去一個洞!又補上一腳,一扇門搖搖欲墜。

    里面凍著的西瓜,被一擊砸得汁液四濺!

    櫥柜被砸得滿是破洞。

    菜板斷成了兩截。

    又走到臥室,筆記本電腦,棒球棍一掄,幫它恢復了出廠設置,成了零件!

    精美的書架,從中間斷開,一本本書簌簌地落下。

    兩個床頭柜,無一幸免。

    扯過臺燈,朝著墻壁砸去,咔嚓!

    凳子,也被她一招力劈華山砸斷了腳,身首異處。

    花瓶,眼睛眨也不眨,掄起球棍就是一個全壘打,乓地一聲成了碎片。

    當她喘著粗氣,與莊星匯合走到最后一間臥室的時候——

    兩個男人正瑟瑟發抖地抱在一起,衣不蔽體。

    OMG!我看到了什么?!

    這尼瑪,瞎了眼啊。

    菊花俠大戰香蕉超人!

    菊與劍之歌啊!

    “莊星,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那位男人義正言辭地說道。

    “干你啊!”抬起就是一腳,將他給踹翻。

    “為什么你還不肯放過我?”他捂著肚子。

    “放過?”

    莊星將球棍一扔。

    “這是你應得的。”

    又瞥了一眼他的下體,不屑地露出嘲諷一笑,“哼,原來這么小。”

    原來是報仇來了。

    陳佳將那根球棍撿起來,用嘴巴頂了頂口罩,然后說道:“星姐?”

    “繼續,不要停。”

    二周末開始。

    發泄似的雙棍齊揮,鏡子啊,衣櫥啊,都被敲碎。

    穿著運動鞋跳到了床上,蹦了兩下,還挺有彈性,把空調給打下來了。

    嚇得兩位男人躲到了另一側,陳佳揮手就是一棒,在那人的鼻尖堪堪停住。

    滴答,滴答……

    嚇尿了。

    “陳佳,走了。”

    “哦。”

    “你們要是敢報警,嘿嘿……”莊星踩在滿是鞋印的床上,威脅道,“大門的鑰匙也不準換。”

    “不然,下次就把大門給你們拆了。”

    “滿梁玉,你們就算是要做那個也必須我批準,否則……”

    看著滿地狼藉,碎紙,玻璃,和到處都是損壞的電器與家具,莊星滿意地關上了門。

    然后拉著陳佳瘋跑。

    “快走,快走!”

    來不及等電梯了,兩人踢踢踏踏地跑下了樓。

    剛打開車門,莊星又看到一旁的一輛黑色轎車,又趕忙揮著球棍在擋風玻璃上敲了一個蜘蛛紋,敲碎了四面玻璃,車內警報聲大作。

    發動MINI又沿著原路絕塵而去。

    陳佳對著后視鏡照了照,棒球帽,口罩,還蠻帥的,哈哈。

    她的臉上還有一抹興奮的潮紅,跟著車上的動感音樂抖動著腿,本想打開車窗,用迎面的風平靜熱血沸騰的躁動心情,結果反而更為激動了。

    這種感覺,好久沒有感受到了,將一切不滿都發泄出來,破壞,擊碎,真的有種淋漓暢快的快感。

    痛苦?壓抑?通通離你而去。

    “要是他們小區有防沖關路障那就慘了。”她道。

    “那就不能隨意耍帥了。”莊星也顯得很激動,將MINI斜斜插進了一個車位,就熄了火,完全沒有靠邊停車,但管他的呢,WHO CARE~

    “走吧,下車,請你吃飯。”

    她伸出了手,見陳佳沒反應。

    “擊掌啊。”

    PA!

    “合作愉快。下車吧。”

    她踢了踢已經歪歪扭扭的前保險杠,無所謂地道:“保險杠都壞了,這時候不找保險公司什么時候找呢。”

    “公然騙保?”

    “沒,我就說停車時候,撞到樹了。”

    “吃烤肉沒有意見吧。”

    “只要是你請客,我就沒有。”

    夜幕降臨,霓虹燈,路燈,車燈,閃爍。

    男人,女人,沒有老人。

    學校的正門,這一整片區域,都是餐飲,娛樂的天下。交通繁忙,人來人往。

    大學城已然成為一個城中之城。

    乘坐電梯上了4樓,在服務員的引領下,找了一個靠近過道的位置。

    “喝什么飲料?我給你去拿。雪碧,可樂,芬達。”

    “玉米汁。”

    她從不喝汽水。

    莊星只得叫過了服務員,吩咐了。然后她起身去端烤肉了,陳佳沖著她急匆匆的背影叫道:“等等我。”

    “培根,還有牛肉串……那個肥牛也不錯。還有這個……熟食……再加幾個蛋撻……”

    “你吃的完嗎?”

    看著兩摞半人高的餐碟,陳佳有些看不過去了。

    “這就是普通人和吃貨的區別了。”

    吃貨的世界,她永遠不會懂。

    但陳佳知道,只顧著吃的吃貨,是不會記得刷油的……

    “這個雞翅刷一下。”

    “油太多了。”

    “這個,要糊了。快翻一下。”

    要不是你請客……我忍。

    “張嘴……啊。”

    “啊……”

    吃著肉的她,這才平衡了一些。至少還有點良心,沒忘記是誰烤的。

    “非常感謝,陳佳妹妹。”莊星雙手合十,臉上笑開了花。“今天過得很開心。”

    莊星端起了盛著玉米汁的杯子,“來吧,紀念你大學生活的開始,以及……我們合租的第一天。”

    “干杯!”

    “干杯!”

    咔嚓一聲,莊星用手機將兩人臉上的笑容照了下來。

    “為了慶祝呢,那么,就用你的一塊錢加上我的錢,來支付這有紀念意義的第一頓飯好了。”

    突然莊星看向了手機,拉住了她的手,用很鄭重地口吻說道:

    “2015年8月31日7時整,我和你第一次吃飯的時間。”

    她看向了手機屏幕,果然是PM7:00。

    “記住這一刻,你就是我的朋友了,等你以后畢業了,總有一個瞬間,你會想起這一個時間。”

    結了賬,走出電梯,夜色下的街道,除了明亮的車燈,還有習習的涼風,陳佳很喜歡夜晚,一切都朦朦朧朧的,有種說不出的美感。

    “吃得好飽,太滿足了。”莊星拎著包,伸了一個懶腰。

    看著莊星不顯山不露水的,竟然吃了這么多,陳佳也是被嚇住了,而且她還被科普了,什么怎么吃也不會胖的體質,什么天生骨骼纖細,就不長肉什么的。

    “對了,還不知道你是哪個院的?身手這么敏捷,是體育學院的?”

    “不是。”

    “藝術院?”

    “也不是。”

    “哇,小貓咪。”

    在停車的地方,有一只可愛的小貓,懶懶地趴在她車門旁邊。莊星滿心歡喜,連忙蹲下,連連逗弄著,她酒紅色的長卷發垂到地上,她也沒有察覺,反而是歡快地學著貓叫,喵~喵~

    陳佳朝四周望了望,見沒有行人。

    “回去了嗎?”

    “走吧,今天是有些累了呢。”莊星將小貓抱到停車車位外,以免被啟動的汽車壓到,又朝小貓揮了揮手,“再見!”

    哦,它真的聽得懂嗎?陳佳聳了聳肩,坐進了副駕。

    掀起衣服,渾身都是孜然與辣椒醬的味道。

    嘩嘩嘩——

    溫熱的水從花灑噴頭中灑下,將周身的疲憊盡數洗去,好似一雙柔軟輕盈的手,按捏著全身上下每一個關節,每一個毛孔,輕輕劃過每一片嬰兒般嫩滑的肌膚,勾起心中那似有若無的躁動,又濺落在地板上,滿是燦爛的水花,消失地無影無蹤。

    水停了。

    將全身的水珠緩緩擦拭干凈,走到鏡前,擦拭濕潤的頭發。

    鏡中的女人,秀手緩緩撫上臉頰。牛奶一般白皙的肌膚染上了一絲誘人的酡紅,精巧的五官,如濯洗過一般,煥發著淡淡的光暈,濕漉漉的頭發隨意地披散下來,泛著墨色光澤,更顯眉目如畫,純美妖嬈。

    但見她的臉,貼著鏡子,越來越近……

    竟是陶醉于自己的美貌之中,想要親吻自己。

    “喂,你……”

    莊星不小心推開門,就看到了這樣一幕——一位不著寸縷的絕美少女,安然于朦朧的煙霧中,泛著瑩白的光澤,屈著修長蔥白的玉腿,半跪著,一手扶墻,一嘴竟是吻向了鏡子……

    而這詭異而淫穢的場景竟有一種圣潔的味道,仿佛叩神般的虔誠跪拜一樣,她才不會以為這是什么封建迷信呢!

    “你在干嘛啊?”

    卻見那位少女一驚,絆著自己半跪的腿,向地上摔了去,濺起一灘水花。

    痛!

    莊星忙不迭地將她扶了起來,一邊打量一邊笑呵呵地道:“居然是傳說中的白玉老虎,七名器之一呢,男人們求之不得的寶物。”

    “腰也好細,腿也漂亮得沒話說,嘖嘖,除了胸小一點以外,這樣的身材已經逆天了。換做是我,也會想要抱著鏡子啃吧。”

    “陳佳,你初吻還在吧?”

    “誒?”

    “那就好,等價交換,送給你成人的第一條法則。”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捕鱼达人3手游下载 金鲨银鲨棋牌游戏? 时时乐 苹果手机版捕鱼游戏下载 快速赛车彩官网 掌心福州麻将 浙江11选5走势图 平特肖规律 乐胡麻将手机版 重庆农场幸运农场玩法 捕鸟达人修改金币 海南飞鱼开奖在线 股票投资入门 永久不变规律开肖公式 微乐吉林麻将官网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