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五章 fighting king(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五章 fighting king

    “打120。”

    黃雅蓿愣了愣。

    “算了,沒必要,這些人渣,讓他們在這里自生自滅好了。”

    她的眼睛微微瞇了瞇,深吸了一口氣。

    “哈哈,怎么,想從我們這兒跑?”寸頭男嘴里叼著一根煙,朝前走了一步,同時伸手在口袋里掏著火機,完全沒有把這兩個女孩放在眼里。

    其他幾人也哈哈笑了起來。

    她的右腿微微抬了抬,朝著寸頭男的頭部重重地掄了出去,左腳也向前一掂,腰部一個發力,掃腿!

    快得讓人來不及反應。

    寸頭男就像被鐮刀割斷的麥子一樣,重重地倒在了地上,那根未點燃地煙落在了地上,過濾嘴位置還有一縷鮮紅。

    “好像踢歪了呢,明明瞄準的是他的頭……難道是變成了女生之后,身高低了的緣故嗎?”

    她來不及細想,又拉住了光頭肥大的背心,鋼拳鐵肘,拳肘相加,在那滿臉橫肉的太陽穴上重重地打了幾拳,一個膝撞,光頭就捂著肚子跪在了地上,滿臉鮮血,絕殺!

    先發制人,放倒兩人,快得來不及反應。

    泰拳中有一招叫做掃腿,連棒球棍都能踢斷,而還有bug級的一招,叫做連掃。

    此刻,那剩下兩人也慌了神。

    乍一看,他們面前這個女人不過是揮了一腿,打了幾拳,雖然說速度確實很快,前前后后,攏共不過幾秒鐘時間。仿佛眨了眨眼,一人就飛了出去,一人被打成豬頭,口吐血沫。

    這還是人嗎?也太TM夸張了吧!

    練過的?

    他們二人腦海里閃過這樣的念想,這種人遠不是他們這種啤酒肚,全靠肥肉堆砌的人能夠對付的。他們也就混在人堆里,比誰聲音大,嚇嚇小朋友差不多。

    陳佳每向前一步,他們就退一步。她一抬手,他們就縮一下身子。

    揮腿……躲開……

    哼,假動作!重重地直拳正中一人的面門,鼻梁骨就咔嚓一聲,鼻血剛流出來,人就已經倒了。就跟沙袋一樣沒什么區別,人到三十體能就開始下降了,更別說女兒都有她們這個歲數的大叔了,連他高中校門口的混混都比不上。

    最后還剩一人了。

    慌亂之下,剩下一人抽出了皮帶,揮舞起來。

    人總是在創造和使用各種各樣的工具,希望能夠給自己安全感,但

    被奪去之后……

    陳佳伸手牢牢抓住了扇過來的皮帶,往懷里一帶,那人差點就摔了過來,他連忙手一松,馬上就扔了皮帶跑路了。

    實在太輕松,才剛剛熱身呢。陳佳揉了揉頭發,將它們從后背領口拎了出來。

    頭發太長了啊,以后要是被人扯住怎么辦吶。

    “走吧,估計也不早了。”

    她拉過黃雅蓿,后者還呆呆地沒反應過來。

    變成了女孩子,速度反而快了不少,倒也不是太壞,這是她唯一能夠安慰自己的理由了。

    “走吧?”

    黃雅蓿都看傻了,陳佳用手在她眼睛面前晃了晃,她才回過神來。

    “哦。”

    兩人邊走邊朝四周打量著,結果那幾人根本早就跑得沒影了。

    車停在公園的后門,兩人沿原路返回。

    “哥哥,小盈阿姨說你上次出事是什么事啊?”黃雅蓿舉了舉手,小聲地問道,“我只是好奇。”

    “坐好,安全帶系上。”

    “是因為出了車禍才變成女生了嗎?”依然不依不饒地問著。

    “是,是又怎么樣?我在駕校考試的時候,翻了車,總行了吧。”

    “這么說,你還沒有駕照?那可是無證駕駛!不行,快停車。”

    “我都偷偷開了幾年了,沒事的,要是實在想告,報警好了。”

    對此,陳佳表現得極為淡定,一腳油門轟了出去。左手放方向盤上緩緩地掄著,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她用右手在藍牙耳機上按了按。

    “喂,葉盈,什么事啊?”

    “嗯,你和青青阿姨打算走了嗎?你坐她的車不行啊。”

    “好好好,我把雅蓿送回來,行了吧?掛了。”

    掛斷電話,她轉頭對黃雅蓿說道:“回去了。”

    “什么啊,我還打算去你家玩玩的啊,不聲不響地搬到了郊區別墅,以后想要找你都不知道在哪里。”

    “有的是機會,現在最重要的是送你回家,明天就是開學的日子,把東西收拾準備好。”

    “幾年不見,你就不想讓我多留一會兒嗎?”

    “不想。”

    黃雅蓿吐了吐舌頭,望向了窗外。

    車內又安靜下來,只聽得到輪胎呼呼的聲音。

    差不多半小時的車程,回到了咖啡廳。

    見陳佳回來,葉盈就是一陣數落,讓陳佳一陣頭大。

    “媽,給我留點面子行不行,我都是大人了,你真的傷了你女兒的心了。”

    “喲喲,這時候就成了女兒了,你也不想想,你那個水平開車多危險。”葉盈在陳佳的臉上捏了捏,視線從她身上掃過,“我的包呢?”

    “車上,鑰匙在這兒。”

    “小盈阿姨,你就不要說哥哥了,她剛剛一個人打了四個壞人呢。”黃雅蓿柔聲安慰道。

    但她的本該又軟又甜的嗓音,在陳佳聽來,卻是來自地獄的召喚。

    因為葉盈又在噴冷氣了。

    “青青,你慢走啊!”

    “哥哥,再見!”

    隨后的客套與道別,陳佳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她憂心忡忡地擔心這葉盈的報復。

    以前不是被鎖在廁所里,就是睡覺的時候被一塊冰塊冷醒,要么就是騙高中老師說他是gay,還解釋說避免早戀blablabla……

    真是醉了。

    回到家后,陳佳摸著紅彤彤的耳朵,不滿地說道:“葉盈,你女兒這么乖,也下的起手。”

    “當了女生了還好勇斗狠,你忘了高中的處分了嗎?”

    “算了,不跟你說了,桑心了。”

    回到臥室,往床上一躺,算了,躺尸。

    “自己把東西收拾了,明天就去學校了,媽媽是不會幫你的……”

    “知道啦。”

    她懶懶地答道,然后摸出了手機,刷微博。

    沒想到她的一些高中同學竟然在她的微博里評論圈她,問她怎么不用微博了,要么就是開玩笑地說是不是進傳銷組織了。

    你妹!本想解釋的,但是越解釋越麻煩,趕緊把個人簽名改成:出國去了,微博暫時不用了,謝謝大家關心。

    同時,把扣扣,微信,陌陌什么的通通都注銷了。從來沒約到過,你們也可以壽終正寢了。整天彈一些沒用的新聞,什么全國新生入學,各大高校校花盤點,什么炎炎夏日開學季,以及某某勵志騎車去大學,扯些有的沒的,完全沒用嘛。

    新開一個微博,一定不關注這些天天小廣告不斷,發雞湯的大V可。

    不過,改個什么名字好呢?

    陳佳?估計已經注冊了……那么加一個什么后綴好呢……數字好了。

    陳佳520!這可不是自戀啊,她的生日就是這個。

    從金牛糙漢子,變成了金牛萌妹。

    而且,金牛的星座運勢,居然說我明天還有桃花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她一個挺身,從床上坐了起來。

    忍不住就露出了傻笑,突然有些期待開學了,新的學校,新的學期,新的同學,與新的身份。

    看到了書架上貼著的那張高中畢業照——C市第二中學2015級32班畢業生合影留戀。

    高中才過去了兩月,但此刻卻有如隔了一個世紀一樣漫長。

    照片上端坐的學校領導,班主任,科任老師以及有些陌生的同學,站在最后一排的他,對著照片傻傻地笑著。

    “還是一如既往地帥啊。”她有些出神,看著上頭那個男生,露出了自得笑容,但很快她就煩惱了。

    “為什么這么帥的人,高中就沒有一個女生看上呢?”

    然后她的視線又落到了三排的一位女生身上,168的身高,已經是女生中較為出類拔萃的了。她對著鏡頭甜甜地笑著,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稚嫩的面龐,秀麗的長發襯托地她愈加清純可人。

    看到這里,她的心就是一擰,拳頭也攥緊了。

    那個耳光,她現在還記得。

    當著全班人的面。

    將他的自尊踩地粉碎。

    “你的成績這么差,怎么考的上大學!嗯?”

    “我以后可是要上S大學的。你呢?”

    直到現在,她還記憶猶新,就連看到那個人的照片,都會情不自禁地想到捂住臉,似乎那時的疼痛仍未消褪。

    那天之后的某一天,她的宿敵,車欽,給她發了一段語音。

    兩人在賓館開房的喘息聲,呻吟聲,以及肉體碰撞的啪啪聲。

    “陳兼,高興嗎?你千辛萬苦得不到的女人,卻在我的身下,哦,太緊了……怎么樣?我幫你實現了愿望,懲罰了這個女人,你聽,她在叫呢,聲音大點……”

    曾經在高中宿舍樓的洗衣店與車欽打架的畫面也漸漸浮現在眼前,渾身是血的車欽倒在血泊中,他也一瘸一拐地將身上血跡斑斑的衣服脫下來,扔到柜臺上,連同本來打算要洗的衣服,一起扔給了洗衣房的大媽。

    后面保衛科的一大群人就來了……

    想到這里,她嘆了一口氣,高中的,是高中的,已經過去了。

    方靜怡,車欽,我希望與你們在S大相會。

    對了,還有游戲。

    高中和班上的同學一起玩了一個游戲,把那個角色也一并刪除了吧。

    男生幾乎沒有不玩游戲的,男生之間的話題,永遠離不開女人與游戲,離開了女人,還有游戲,游戲是男生間友誼的一種紐帶與延續。

    游戲,給人一種共同面對敵人,共同分享喜悅與失敗的精神感覺,互相配合中,就逐漸熟絡了,并且將合作與配合延續到生活中。

    兩個關系平常的男生,能夠通過游戲,建立起哥們友誼,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打開了光明戰役(純杜撰)游戲的主界面。

    更新……進入游戲……輸入密碼……loading

    這是一個70級的男性法師,距離滿級還差29級。按理說她這個斷斷續續打了三年的老玩家應該早就滿級了的,但她平時也只是偶爾玩玩,還算不上入迷的程度,大多數是在朋友做副本的時候,幫著湊個數好開團。

    好友大部分都還在線,當然大部分是男的,也有幾個妹子,以及部分性別不明者。

    “男神,上線了啊。”

    “男神,借點錢。”

    不用說,這是他高中班上的。

    “JM,JM!好久不見。”

    “小雨哥哥,#笑(表情)我等級比你高了哦。”

    她在游戲里的昵稱——今明兩天有雨。

    還有打開幫派界面,多了一大幫不認識的人。不過還有幾個認識的。

    AFK之前再最后調戲一下妹子好了。

    “玲玲姐,滾床單嗎?”

    “滾!”

    過了這么多年,還是不長記性,嘿嘿。

    “花花姐,我要娶你!”

    “我是男的……”

    每次都是這樣說,不管是不是男的,反正花花姐就是幫派吉祥物,上上下下的百來號牲口每天調戲,過足了嘴癮,帶來了快樂,居功至偉啊。

    “老大,我要AFK了。”給幫主私信。

    “你也要走了啊,好嘛,歡迎回來,新月傳說一直給你保留著這個位置。”

    “你居然在玩游戲……”葉盈如鬼魅般出現,冷不丁地在她耳邊吹著冷氣,陳佳打了一個寒顫。

    “怎么啊,玩一會兒游戲不行啊。我馬上收拾行了吧。”

    最后游戲還是沒刪成,不得不說是天意,至少玩了三年都有感情了,嗯,連她自己也認為這是不可抗力。

    往墻上一翻,腳貼著墻倒立。

    閑暇無聊的時候,她就會這樣,讓血液回流到大腦,促進思考,平靜心情。

    不過這次真的和男生不一樣了啊,烏黑的長發會垂到地上不說,而且T恤衫也會在重力作用下往下縮,露出沒有任何多余贅肉的纖細腰肢和小巧的肚臍窩,以及還能隱約看到半截白色bra……

    要帶些什么好呢?

    衣服就少帶一些,應該夠換了吧。鞋嘛,運動鞋,板鞋,加上一雙跑步鞋吧,帆布鞋貌似太OUT了。

    化妝品……葉盈給我買了我也不會用啊,悄悄放回去好了。

    好想買一個沙袋,但是宿舍好像沒有地方放。而且是住校還是在外面租房住呢?

    不如在外面租房住吧。

    只帶最主要幾樣的東西,其余的用品之后再慢慢買。

    倒立之后,頭腦倒變得清晰了許多。一條一縷的細節也如抽絲剝繭一般逐漸分割組合起來。

    “好吧,就這么辦。”

    從墻上下來之后,便飛快地整理箱子,衣櫥,鞋柜,書架,忙碌的身影上下到處亂竄。

    看著皮箱中折疊得整整齊齊碼在一起的衣服,內心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擦去了額頭上細密的汗珠,一抹微笑浮現在她的嘴角。

    她的心靈,也如同被整理過的衣服一樣,平和、干凈、安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京东方股票数据 龙王捕鱼2破解软件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 能赚钱的手机游戏 急速赛车手机计划网页软件 网赚是做什么的 福建11选5玩法规则 二分彩|走势 体彩福建31选7 长期稳赚项目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2019年香港开奖结果+全年纪录 江苏体彩7位数官网 四肖八码精选免费资料 海南4+1预测 微信打鱼游戏破解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