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校花PROJECT > 章節目錄 第四章 叫你們不要賣鈣片(作者:啊蕉)
校花PROJECT

《校花PROJECT》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章 叫你們不要賣鈣片

    “下車。”

    “什么?你要趕我下去嗎?呃,哥哥,呃。”聽到陳佳的語氣如此之冷,黃雅蓿邊抹眼淚邊哽咽著,哽咽的聲音讓她說話也斷斷續續的。

    “妝都花了,這么多年了,還是這個樣子,你在國外這些年到底有沒長進啊?”

    “你又沒和我聯系,呃,你怎么知道我長沒長啊?”

    “走吧,下車走走,隨便逛逛。”陳佳手伸到后排翻出了包里的車鑰匙。

    “我妝都花了,而且你還穿得那么丑……照相都不好意思照你的。”

    “丑?我老媽叫我去相親,結果卻是來見你,嚯,”陳佳張著嘴,一副被你打敗的表情,“看到上面的骷髏頭了嗎?這可是見證我高中無數次勝利的戰服,我高考就是忘了穿這身衣服……不然早就上北大了。”

    “沒想到過了這么多年,你還是愛說大話。呃。”

    “你話很多哎,走走走,下車透透氣,別哭了。”

    兩人下了車,鎖好車門,黃雅蓿看著公園門口這塊巨大的石碑,念了出來,“鏡湖公園,呃,什么時候C市也建了這么一座公園了。”

    “那是你太久沒回來了。”陳佳搖了搖頭,很無奈地遞上一瓶水,“喏,剛剛買的,等會兒一直打嗝就不好了。”

    “謝謝,呃。”黃雅蓿用紙巾擦了擦眼眶周圍干涸的淚痕,用另一只手接了過去。

    “擰不開,呃。”她糯糯地說道,同時還打了一個嗝。

    “真是麻煩。”陳佳無語地撇撇嘴,接過那瓶水,咔嚓一聲就開了,“要是以后上大學了,可不要三天兩頭打電話來麻煩我了啊。”

    “哦,”黃雅蓿低低地應了一聲,點了點頭。

    見黃雅蓿情緒有些失落,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陳佳只得補充道:“當然,實在解決不了,再來找我好了。我把電話給你。”

    黃雅蓿喝水的動作很慢,小口含著瓶口小口小口地喝著,那雙單眼皮下的眼睛眨呀眨的,特別有神,發現陳佳在看她,她眼睛彎了彎,笑得像一輪彎月。

    陳佳莫名地咽了一口唾沫。

    “你要喝嗎?”黃雅蓿抿著唇,將礦泉水遞了過來。

    “我才不喝,你喝過的。”陳佳果斷拒絕,開玩笑,這不是間接接吻嗎?

    見黃雅蓿拿著水聳了聳肩,她不屑地喃喃自語,“真以為笑起來多漂亮似的,笑起來只剩一條縫,眼睛都沒了。”

    她才不會承認她這個青梅竹馬變美變漂亮了,不過還是像小時候那樣是一個麻煩的愛哭鬼罷了。

    “走吧,既然你沒來過這個公園,帶你去逛逛,免得到時候又向青青阿姨說我壞話。”

    陳佳毫不猶豫地拉起了黃雅蓿的手,朝著大門里走去。大門并不是為了收費設置的,而是為了避免機動車駛入。

    “以前在這個公園旁邊,還建有一個游樂場,后來,因為實在太吵了,所以就讓它搬走了。”

    清幽的環境,古樹參天。每當走入這里,陳佳就仿如走入了上世紀那種山居道觀一般,就連地上破碎的石板紋路,布滿青苔的階梯,都帶有一股古色古香的韻味。

    散步的行人也很多,大多是些老頭老婆婆們,但仰頭望向高達數十丈高的大樹,除了垂落下枝蔓被風吹動的沙沙聲,就只有遠處不知名鳥兒的啼鳴。

    “以前并不是沒有這個公園,但自從蓄了一個人工湖鏡湖以后,才改名叫做鏡湖公園。”

    陳佳走在前頭,對跟在后面的黃雅蓿解釋道。

    “哦。”

    好吧,冷場了。

    不過,想要陳佳絞盡腦汁尋個話題,然后裝作很好笑的樣子,也太難為她了。六年不見的熟人,又有仇怨在身,突然碰面了,是什么體驗?

    不論怎么夸張或淡定地掩飾,尷尬是絕對會有的。

    兩人沿著青石板走著,走著,然后都逐漸被這里幽靜的環境所吸引,自然也沒有了冷場的尷尬。

    圍繞在小鳥的啼鳴聲中,目光所見都是深綠色的樹葉與青蔥的小草,有一種獨有的寧靜。

    林間小道,灑下陽光斑駁的碎片,偶爾經過一位搖著折扇的老爺爺。

    走過緩坡,一縷清風迎面拂來,帶著潮濕冰涼的水汽,讓人心曠神怡。

    “這就是鏡湖嗎?”

    “嗯。”

    走出蔥蔥密林,心胸仿佛瞬間開闊了許多,沒有密林的遮擋,仿佛能夠看到碧藍的天空與金黃的陽光,微風拂動鏡湖翠綠的湖面,像是將一面鏡子揉碎一般,化作了一片片泛著銀光的碎片。

    “完全看不出來是人工湖,真是太美了。”

    “在那里,水泥,還有,那塊牌子,禁止游泳。”陳佳一面說著煞風景的話,一面向前走去,“走吧,到前面走走。”

    黃雅蓿在后面跺了跺腳,跟了上去。

    “哇,這里還有魚。”

    兩人沿著鵝卵石路面走到了湖邊,清澈的水面偶爾浮上一抹金黃。

    “是金魚,”陳佳徑直蹲了下來,撿了一塊石子扔進了湖里。“現在不哭了吧?再哭我就真的沒法了。”

    黃雅蓿也蹲了下來,那瓶水在手里騰挪了過來,又過去,見她這副想說又猶豫的樣子,陳佳白了一眼。

    “說吧,什么事。”

    “哥哥,你怎么想要做手術變成一個女生啊?”

    ……

    “你以為我想變成這個樣子啊,你看看,這里長了什么?還有這頭發,梳頭,梳頭,光是梳頭我都要崩潰了,真不知道女生有什么好的。”

    “那你是不是……喜歡男生啊?”黃雅蓿眼珠轉了轉,調侃著說道。

    “嚯,跟你說我變成女生只是一個意外!意外!ok?喜歡男生,怎么可能?就算吃東西都要小心再小心看有沒有毒,讓那樣一根奇怪的物體進入身體,真不知道你們女生是怎么想的。”

    “你們男生當然不懂啦,快告訴我,到底是怎樣的意外,能夠讓我親愛的哥哥變成女生的?或許我們發現一項商機哦,一定會推動變性革新的。”

    “哎呀,跟你說也說不明白。”

    又往湖里扔了一塊石子,撲咚一聲,將幾只金魚驚得游走了。

    “不過,話說回來,哥哥,你真的很漂亮哦,長相100分。”

    “漂亮嗎?”陳佳盯著寧靜的湖面,看著水中的倒影,精致的五官,弧度流暢的臉部輪廓,連男性化的T恤也修飾得有了一分女人的味道,這個人,就是我嗎?

    這個時候,她竟然升起一股和黃雅蓿一較高低的想法。

    黃雅蓿的五官顯得更為深邃,膚如白瓷,清脆質透,骨感十足。薄薄的單眼皮下有一顆淚痣,怪不得那么愛哭,順著視線往下,小瑤鼻下兩個可愛小酒窩若隱若現,粉嫩水潤的薄唇,陳佳也猜不出來到底涂沒涂口紅,而沿著細長的脖頸一路往下,是渾圓白皙的肩膀與細瘦的鎖骨,露肩雪紡衫胸前那微微的隆起……

    心頭咯噔一下,她將頭轉向了另一邊。

    陳兼,你真是瘋了,你以前是多么討厭和嫌棄她的啊,你難道忘了當初擺脫她是多么慶幸嗎?

    可是,青梅竹馬確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啊。

    她扯了扯頭發,這實在太煩躁。

    “你怎么了?”

    她裝作很平靜地笑了笑,“那個,你不是想要給我說什么嗎?”

    轉移話題中。

    “什么?”黃雅蓿一臉茫然。

    “之前在……咖啡廳,你不是……”

    “沒有啊。”黃雅蓿將手伸到了湖水里面,“只不過是想要和你說話的托詞罷了。啊,這水好涼。”

    “別掉進去了,我不會救你的啊……當初你掉進了池塘里,還把我也跟著拉了下去。”

    “后來還是別人找了竹竿挑著我們的衣服把我們挑上來的,也不知道胡奶奶現在過得怎么樣?”黃雅蓿嘴角微微彎起,雙手緊握在胸前,露出懷念的神情。

    “當然是健健康康的咯,像你這種一走就是幾年的人,肯定是不知道的。”不知為何,兩人談論到小時候的事情,陳佳總覺得有一種得意的感覺,氣氛也逐漸融洽起來。

    “哥哥,這幾年,你變了很多呢……”

    “可是你還是那樣愛哭。”陳佳挖苦道。

    惹得黃雅蓿不滿地嘟起了嘴,粉拳緊握,想要打過來,結果停在了半空中,溫柔地捧住了她的臉,幽幽地嘆道:“真的變了很多……”

    “我走之后,你們班上的人還來找你麻煩嗎?”

    “已經成了世仇了,還有什么辦法。”

    “當初你要不是保護我,也許……”

    “我才沒有保護你咧,只不過不想看你一個女孩子受欺負而已,而且,從實驗校畢業之后,我又跑到市二中去了,那幫人就再也沒來找過我了。”

    “雖然市二中管理嚴格很多,但也有那么幾次打架,我宿舍對門就是一個混混的聚集地,每天都有一堆人進去抽煙打牌,偶爾會和我們宿舍發生一些摩擦,告訴樓管和生活老師也不管,有時候,只有述諸于武力。”

    說到這里,陳佳撿了一塊鵝卵石,站了起來,用力一扔,噗嗤一聲,在湖中心濺起一個大大的水花。

    “然后,他們就搬走了。”

    “休息夠了吧?我帶你把二期工程逛了,這地方平時也沒什么機會來上一次,什么娛樂設施都沒有。”

    陳佳擺了下頭,示意跟上。

    前面不遠處有一個亭子,一堆老爺爺老奶奶圍坐在那里,搖著手中的扇子,中間好幾位位年輕人,中年人正在給他們講著什么,不時發出一陣笑聲,以及掌聲。

    旁邊還站著幾個男人蹲在那里抽煙,聊天,打著手機。

    “什么啊?開居委會嗎?怎么這么多大媽大爺的?”

    陳佳第一反應就是這個,結果看到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眼鏡男,他手里提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紙盒,在哪里唾沫星子亂噴。

    “這個是我一個同學,托關系在中科院里拿出來的實驗藥品,叫什么黃金鈣片,據說是給那些老領導們研發的呢,吃了不光腿腳麻利,而且還能延年益壽,每天都精神,你想啊,領導們都吃這個,能不有效嘛,不過,這個藥還在研發階段,不能拿出來賣,我也實在沒辦法,你們看,這藥寶貴著呢,我還帶了這么多人來守著。”

    “多少錢啊?”

    “都說了不賣的。”那個眼鏡男

    “什么嘛,賣保健品啊?”陳佳不屑地撇撇嘴,一定是害怕在會議室被查,把開會地點改到了公園的亭子里面。大多是一些裝作沒有父母的人,說看你特別有緣,想認做父母,然后三天兩頭拉去一個培訓中心,發些手帕,紙巾啥的,看這樣子,賣藥的都來了,估計是到了收網階段了。

    “媽,這點心意大家收下,算我這個兒子孝敬您的。這是20塊錢,您拿回去買點好吃的,那人是我同學,您要是有心,我下去給你說說。”

    “爸,您這煙別抽了,傷身體,來兒子給你買了一盒茶葉,回家泡茶喝,孝敬您的。今天這位專家,可是花了好大力氣請來的。”

    那位專家又故作矜持地說道:“哎呀,我要走了,這次有個老板想要給這些藥呢。”

    “哥哥,這是什么?”

    “賣假藥的。”

    怎么遇到這檔子事兒了。

    “小姑娘,你可不要亂說話。”穿白大褂的專家推了推眼鏡,眼中閃過一絲狠厲,“飯沒吃多少,話還不少,這些都是中科院的老中醫們研究出來的。”

    “我猜你小學都沒畢業吧?中科院?老中醫?”陳佳不屑地笑笑,從小到大,她什么騙術沒見過,智商捉急成這樣,還想騙人,也只有那些老人信這一套。

    “老爺爺,老奶奶,我是S大學的大學生,她也是我同學,”一把奪過所謂專家男人手中的盒子,打開一瓶,稀里嘩啦地倒了出來。

    “看見沒有,就只是普通的鈣片,幾塊錢一瓶,只不過換了一個包裝而已。”

    順手將剩下的扔進了湖里,那些老人對所謂的“大學生”還是很信的,一個個都用懷疑的目光看著專家。

    見演不下去了,專家使了一個眼色,讓那幾個在抽煙的大漢圍了過來。

    “別過來啊……再過來報警了啊。”陳佳掏出了手機。趁著那幾人聽到報警的遲疑,陳佳轉身拉過黃雅蓿就跑。

    兩人沿著石階向上跑,身后那些大漢們也反應了過來,追了過去。

    有一個光頭,不小心,踩著青苔,滑倒的時候,把身后幾人也跟著絆倒。

    “快跑,他們要打人了。”陳佳嬉笑著,不時往身后望一眼。

    黃雅蓿的臉也緊張地通紅,另一只拿著礦泉水瓶的手像是撲翅的野鴨,夸張地擺動著,希望能夠帶動全身向前運動。

    “水給我。”跑到了最高點,陳佳接過了那瓶水,朝光頭扔了下去。

    拋物線……正中目標!

    兩人朝著下山的路線走著的時候,葉盈卻打電話來了。

    “你把車開哪兒去了!上次才出了事……”

    “好了,老媽,我一會兒就回來,嗯,嗯……怎么可能,變成女生了,我還會和別人打架嗎?我……”

    看到前方‘正在施工,此路不通’的路障之后,陳佳默默地掛斷了電話。

    那幾人也追了上來,人數少了一半,大概是認為教訓一下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女生,不需要那么多人吧。

    1,2,3,4。四個人。陳佳默默嘆了一口氣。

    “哥哥,沒路了,怎么辦?”黃雅蓿氣喘吁吁地說道,整張臉因為激動顯得紅撲撲得。

    “我報警吧?”她怯生生地征求道。

    “哈哈,跑,你們不是很牛逼嗎?女大學生,我呸,擋我們哥幾個的財路,等會兒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嘿嘿嘿,等會讓我也嘗嘗女大學生的滋味。”

    “你看那臉,比什么明星還漂亮,那身材,嘿嘿,估計還是個雛兒。”

    聽著這些污言穢語,陳佳只是淡淡地挑了挑眉,將黃雅蓿護到了。

    牙口真是好,還想打野戰,也不怕被蟲子蟄了。

    “打120吧。”

    “誒?”黃雅蓿愣了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今日股市行情分析 姚记棋牌官网下载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控 股票微信二维码群 四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金币棋牌游戏? 浙江20选5精准预测 什么是资产配置 精选三码中特www277351 至尊棋牌游戏平台 黑龙江22选5复式计算表 *股票股吧 捕鱼王游戏 五分彩为什么要带人赚钱 星悦陕西麻将辅助器下载 甘肃快3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