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無法之法 > 448 攔路之虎(作者:風扇老爺)
無法之法

《無法之法》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448 攔路之虎

    羅天和杜曦瑤一路攀談,逐漸走出了歲月城地界,而在他們離開之后,很快就發現有人在前方等待著他們,而且從氣息上來判斷,是敵非友。看1毛2線3中文網

    “看來你的朋友不多,但敵人倒是挺多。”

    杜曦瑤此時瞥了羅天一眼,如此說道,其實如果單就實力而言,羅天恐怕也未必是杜曦瑤的敵手,但實力這東西卻并不會成為他兩成為師徒的阻礙。

    羅天此時淡淡一笑,他很清楚自己的敵人都有哪些,而最有可能在這個時候出現的又分屬于哪一方勢力,此時羅天停下了腳步,杜曦瑤見狀,心中無疑也提升了幾分警惕,倘若來的只是小魚小蝦,應該不會讓羅天如此慎重才是。

    杜曦瑤雖然能夠感知到前方的敵人很強大,卻并不會知道這其中的微妙變化,但對于羅天而言,在一個計劃誕生之初,當他踏上這條路的時候,他幾乎就可以預知這段旅途之上,自己究竟會遇到哪些阻礙,而在所有阻礙當中,最不希望他達成目的之人又是誰。

    “這是為師對你的第三次考驗。”

    就在羅天微笑著說出這番話的同時,前方那股氣息陡然增強,顯然是在以一步千里的速度朝著他們迅速逼近,還沒有等杜曦瑤反應過來并且腹誹兩句的時候,已然就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對杜曦瑤這名常年深居閨中的女子而言,她都感到熟悉的面孔必然不會脫離杜家的勢力范圍,或者說杜家不會脫離此人所掌控的勢力范圍,因此來人的身份也就脫穎而出了。

    “聽姜項離說,他曾經敗于你手,我真是好奇,你到底是有何等通天的本事,還是有三頭六臂,竟然擁有此等實力。”

    夏子丹的出現,讓場面上的氣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逐漸變得焦灼,羅天聞言卻是不答,反倒是退后了一步,而這一步使得杜曦瑤和夏子丹處在了一個正面交鋒的場地當中。

    夏子丹見狀,眼神這才逐漸匯聚到杜曦瑤的身上,他當然也認識這個丫頭,但那卻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天華城距離天鳴城并不遠,從地界范圍來看確實是在夏家的勢力范圍以內,但天鳴城夏家卻和歲月城以及悲嘆城都不相同,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夏家并非一個教派或者某種釋道者聯盟,而是一個家族。

    在表面上,夏家并不屬于教派、聯盟這樣的權力機構,并沒有對于所屬勢力的管轄權和支配權,從形式上來講,夏家就和造化之門的曲家一樣,屬于一種對內形式,只能對家族內部的人產生約束力的家族產業,但一旦離開了這個家族,他們的實際身份地位和任何人都是持平的。

    但是很顯然,夏家卻并不是表面上這么簡單,畢竟他們有著百年前調查天之浩劫一案真相的這件豐功偉業作為背景,因此賦予了他們一種隱秘的,內在的隱性權力,而這份權力便是他們可以對外招募有能力以及被夏家之人所看重的對象成為他們的家族內部成員。www.kmljur.icu

    所以,管轄權和支配權還是存在的,甚至于想要成為一名家族核心成員所必要的考核工序要比加入到一家教派或者聯盟當中更為復雜,而在過去,就連歐陽曉都沒有這樣的資格,充其量他不過只是夏子丹的跟班或者玩伴罷了。

    在羅天所有已知的線索當中,對于夏家他同樣也有一份相應的程序或者計劃,一旦未來有一天將要和夏家作對的話,那么這套方案、計劃便可以拿出來套取使用,但遺憾的是,就目前而言,羅天并沒有一個很好的針對夏家的計劃,畢竟今天的夏子丹并不是直接沖著他羅天而言的,他要做的事也同樣不是直接為了破壞羅天的計劃而來。

    他到來的目的很微妙,或者說是一種和羅天的間接關系,是的,他是來為姜項離打抱不平的。

    所以羅天并不打算和夏子丹正面沖突,至少不是在這個時候,而且他有至少九成的肯定,夏子丹此行也不是專門為了殺他而言,他的來意和目的當中不但有姜項離賦予的一份意義,同樣也有他自己的一些心思,而這些意義和心思匯聚在一塊,同樣也暴露了他不會輕易蹚渾水的心理動機。

    特別還是在他的兒子被萬季安給“拐走”之后。

    羅天制造出一個可以完美“復活”陸恒、唐龍的夢境,便是在于他的恐懼之心可以將所有經歷過的人事物都完整清晰的儲存在意識之中,哪怕是任何一個細節都逃不開羅天的掌握,也正是這樣的巨細無遺,才能夠勾勒出陸恒和唐龍的神與魂,讓他們得以在夢境這個載體當中完美的呈現出來,讓任何進入到羅天夢境當中的人都不會覺得他們只是被創造出來的木偶,而非真人。

    同樣也是因為這份巨細無遺,也讓這個夢不同于魏碑然的那個夢境,可以讓羅天很清楚自己創造的夢境當中所發生的事,直到破鏡被萬季安破碎之前。

    夏瑜被萬季安拐走的事情羅天一清二楚,但卻并不會多做他想,萬季安有萬季安的目的和秘密,管良也有管良的堅持和執著,乃至于被他創造出來存在于夢境當中的陸恒和唐龍就沒有了嗎?

    “果真是一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你的實力突飛猛進倒是的確讓我訝異。”

    看著眼前的杜曦瑤,感受到對手身上因道心共振而產生的那一道道漣漪一般擴散開來的道紋,夏子丹不敢大意,他很清楚一旦釋道者擁有道心這條路上,彼此間在實力上的差距就幾乎消失了,但卻會因為對道進一步的領悟以及個人經驗閱歷的關系,而讓這份差距被進一步的擴大。

    眼前的杜曦瑤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甚至可能還不到二十,這樣的她從表面上來看似乎也不可能會有太多的經歷,但是夏子丹所擁有的勢之規則只能讓他洞察未來一天左右的天機,卻沒辦法讓他在不開展計劃的前提下去料知一個人的過去,所以當他在十多年之后再度面對這個過去還曾經被她抱在懷里的小丫頭時,也并不會比其他人多知道些什么。

    不過有一天,夏子丹卻是清楚的,那就是這一戰最大的麻煩并不是來自于眼前的這個小丫頭,而是她身后的羅天。

    羅天看似退出戰場,但實際上他不會真的做一名觀棋不語的君子,相反羅天絕非君子,或者說任何有關君子和小人的詞匯都難以概括他萬一,這是一個連夏子丹都自認難纏的對手,所以他今天才會找了這么一個借口,而不是陰沉著臉因為“好朋友”被羞辱而興師問罪來著。

    是的,今天的夏子丹就只是單純為了試探一番的心思而來,他可從沒有想過要在這里把前仇舊怨一筆了斷,就算他真有這樣的心思,但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他也不會為自己帶來一個麻煩的對手。

    更重要的是,在龍祥城董家的事件當中,甚至于在魔氣滋生的事件當中,羅天也同樣并未與夏家為敵,這是羅天聰明的地方,也是夏子丹今天可以和羅天進行這樣一番試探、切磋的前提必要。

    此時杜曦瑤已經做好了準備,不管這場戰斗是不是羅天的推諉之詞,還是當真是羅天給予她的第三次考驗,杜曦瑤都無從逃避,但戰斗卻遲遲沒有開始,似乎場地當中的兩人都需要羅天來給予一個開戰的信號。

    “開始吧。”

    突然間,羅天還真就發號施令了,隨著羅天話音落下,杜曦瑤隨即出手,面對眼前這位中天界七大城主之一的夏子丹,她不敢大意,任何試探都是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畢竟她并不會知道夏子丹的來意,同樣也不清楚夏子丹是如何看待這場戰斗的勝負或者生死,因此出手便是自己最強的一招。

    當夏子丹感受到清微妙法那種不同尋常的波動時,他心中一凜,便猜到這小丫頭的心思,原本試探的心思隨即放下,此時也同樣不敢掉以輕心,因為他并不懂得清微妙法。

    人都是從自己的經歷中去思考自己所能夠理解的一切并且轉化為行動,倘若說一個東西自己無法理解,無論怎么思考都難以得出一個所以然來,甚至于依靠經驗來判斷也會導致似是而非的差異,那么如何根據思考來付諸行動呢?

    特別是對于夏子丹這樣的人,如果他需要依靠猜測和經驗來判斷對手的行為和習慣之后再來發動攻勢,那他絕不會選在任何一個于己不利的環境當中,而眼前就是如此,因為那一直壓陣而沒有出手的羅天始終都是一個隱患。

    而結論就是,夏子丹的勢之規則失效了,他暫時性的失去了對未來的預測能力。

    回到完全依靠實力和經驗的戰斗環節當中,夏子丹卻同樣也無法拿出全部的實力來對付杜曦瑤這個小丫頭,再加上面對清微妙法這種神奇的功法也的確讓他存有幾分不敢輕舉妄動和想要一窺究竟的心思,才讓這場戰斗持續了很長的時間。

    而對于杜曦瑤而言,她的心思卻完全和夏子丹不同,初見夏子丹這樣的頂尖高手,杜曦瑤就不敢掉以輕心,她只能拿出全部的實力來和對手較量,即便如此她仍舊打的戰戰兢兢,不過當她戰斗了一段時間后卻發現對手似乎也根本奈何不了自己的樣子,而她將這種僵持的戰斗當做是了對自己釋道成果的一種考驗,因此越戰越勇,到了中后期也越發的如魚得水。

    場面上的戰斗一直被羅天看在眼中,對于兩人內心的想法他一清二楚,甚至他同樣也算到了最后的結果,這種心理上的博弈比起實力上的比拼更讓他著迷。

    兩人已經相互過了千招有余,到了這個時候,杜曦瑤已經完全放開了手腳,這種程度的戰斗是她過去從來不曾有過的,清微妙法確實神奇,道心的擁有和融合也確實美妙非凡,可是兩者在實戰中的表現卻并不似她通過空靈心境模擬出來的戰斗那般,當戰斗至最后時,杜曦瑤甚至已經可以通過自己的聯想在戰斗中創造一兩種適合她自身的簡單戰法了。

    “行了!”

    隨著羅天一聲輕喝,杜曦瑤聽到聲音,隨即跳開,回到了羅天的身旁,而與此同時對面的夏子丹也停下了手,只是在停手之后稍微的感到一陣好奇,不知道自己為何要聽此人的命令停下來。

    “打得不錯,這次就算你過關了。”

    羅天先是給予了杜曦瑤一份嘉獎,說實話要是讓羅天上場恐怕根本不會打的這么精彩,他和夏子丹的決斗不是一開始就分出勝負,就是永遠也不會分出勝負,對于兩個同樣滿腹奇謀也同樣擅長陰謀詭計之人而言,戰斗從來都不是力與力的角逐。

    嘉獎了杜曦瑤后,羅天又看向了對面的夏子丹,此時羅天的態度變得肅然了幾分,隨即一抱拳說道。

    “多謝城主抽出時間為我的徒弟指點一二,這份情他日羅天自當抱還。”

    羅天的話讓杜曦瑤一怔,正想說點什么的時候,卻見到對面的夏子丹微微點頭,隨即說道。

    “好說,不過我今天來也確有一事,閣下可知我那孩兒現如今身在何處?”

    原本是興師問罪前來的夏子丹,此時完全換了個嘴臉,倒像是毫無心機的問路之人模樣,這樣的變化不能不讓杜曦瑤暗暗稱奇,但是待得她稍微的明白了一點東西之后,心中的好奇也就慢慢的淡化了,畢竟她只是習慣空靈而已,并非真的不懂人情世故。

    羅天和夏子丹都是人情世故練達之人,在中天界當中,少有人能夠拿他們怎么樣,要做到左右逢源、如魚得水靠的可不是實力,而是心計,如果單純依靠實力,那除了不斷的勝利之外,武者將不會找到第二個轉圜的余地,因為對于武者而言,唯有不斷的贏下去,才能讓真理站在自己這一方。

    那么,一旦有一天武者不敵對手輸了呢?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山东11选5投注技巧 龙江风采22选5大星走势图 黑龙江彩票22选5走势图 聚富影视软件下载 体育十一运夺金开奖 幸运赛车是正规吗 南京配资网 全天上海时时乐计划 云南快乐十分台子 陕西11选5助手 分分11选五客户端下载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期货配资哪家好 河南快三走势图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