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無法之法 > 447 弒神的傳說(作者:風扇老爺)
無法之法

《無法之法》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447 弒神的傳說

    弒神,也是一個傳說,甚至要比神話傳說還要遙不可及,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神,既然沒有,那何來的弒神一說呢?

    但如今,當妖靈告訴羅天,有一個人殺了一個神,就在距離他不遠處的某個地方的時候,羅天對此能產生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人殺的并不是一個神,因為真正的神是不可能被任何人為的意志殺死的。www.kmljur.icu

    哪怕這個人成為了天道的化身也做不到。

    不過此時,羅天的心中產生了另一種微妙的想法,如果說被殺死的真的是神,而殺死神的也的確是一個人,那么弒神一事就能夠成立了,但是成立的前提卻是,唯有這個人才能殺死唯有他才能殺死的這個神。

    正義是什么,正義是那些活下來的人,也唯有那些活下來的人才是正義的,或者說,正義的一方所能拯救的人才是正義的,而正義的一方救不了的對象都無法被賦予正義的意義,他們的死或許有價值,但這種價值并不會對死人產生任何的意義。

    因此,如果說姜小云背負的就是殺死玄化九章的天命,那么這一段弒神之說也就成立了,除了姜小云誰也殺不死玄化九章,羅天不能,師童不能,乃至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能,唯有被注定的命運才能擁有這段天命。

    一瞬間的思緒涌動卻并沒有被羅天表露在臉上,而他提出的這個疑問也并沒有得到姜小云的回答,畢竟他只是一個幻影,一個從本體身上通過封印記憶的方式所提取出來的一個意識載體罷了,他只能敘述事件,而無法剖析事件。

    姜小云給羅天講述了一個全新的故事。

    有一天,一位母親懷了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尚未出世的時候,就出現了很多吉祥的征兆,而在這個孩子出世的那一天,更是有著各種難以言表的喜慶之事的發生,直到這個孩子降臨的那一天,在母親臨盆之際卻發現,在這個孩子誕生的同時,在他身體之下卻還有著自己的另外一個孩子,但遺憾的是,這個原本是雙胞胎的孩子卻因為各種不明原因而成為了死嬰。

    孩子出生之后,母親懷著悲痛的心情將這個孩子撫養長大,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這名孩童也逐漸表露出了他與眾不同的一面,除了智慧、悟性、天分、體格等因素所賦予他各方面都不俗的能力外,更重要的是,這名已經長成了少年的孩童還有著如老人一般能夠理解這世間萬物運行規律的一種獨有的方式。

    終于有一天,這名孩童長大了,到了可以自己去迎接未來人生的年齡了,他選擇了離開生他養他的家鄉,獨自一人去外面的世界闖蕩,然而當他告辭了父母,踏出從未離開的小鎮的那一天,他察覺到了死神降臨到了自己的頭上。

    而在死前的那一刻他才明白,原來自己正是出世的那一天就已經死掉的那名死嬰。

    那一刻他迷茫了,他的心中有兩個難以理清的疑問。

    為何父母不要那一名完好無損的嬰兒,卻偏偏選擇了自己這名死嬰呢,如果說從一出生被放棄的就是自己,那么今天還活著的那一名兄弟是否還能夠繼續享有他未來的人生呢?

    但是這樣的想法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非常難以啟齒的,畢竟活了這十多年的人是他,而不是他的兄弟,如果說從一出生自己就死了,而代替自己活著的是另外的一個人,哪怕這個人是自己的親兄弟,那么作為“人”而言,想必也同樣不會甘心吧。看.毛.線.中.文.網

    矛盾的心思活動,卻難以抵擋死亡的入侵,這一刻他感覺到了自己在快速的衰老,就像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經歷日升日落一樣,時間快速的流逝,他的手背上開始出現了皺紋,連同那毛發也逐漸變得雪白,當他終于意識到自己無法戰勝死亡的時候,他選擇了放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人來到了他的跟前,這個人告訴這名將死之人,這段注定會夭折的天命是可以被更改的,但是更改的前提是,他要奉獻自己的這顆心,讓其在另一個將死之人的胸膛里跳動,這種前所未聞又聳人聽聞的事情對于一名將死之人而言,毫無意義,反倒是因為再度涌現出了新的希望而讓他這一刻不顧一切的想要抓住這一根救命的稻草。

    最終,將死之人和對方坐下了一個約定,他將以另一種方式,甚至是以另一個身份,另一個人的形態活下去。

    終于他還是沒能撐到那個時候,隨著意識消散,他死了,能夠擁有這十多年的生命對他這名原本的死嬰而言本來就是撿來的,而如今終于一切的疑問和執念都可以放下了。

    然而,事情并沒有因此而結束,畢竟如果說這名孩童已經死了,那么這個故事又是從何人的口中流傳下來的呢?

    所以,當這名孩童以另外的一種方式再度生而為人,再度活下來,直至另一段天命的誕生之前,他再度擁有和支配了一段全新的人生。

    這個故事講到這里的時候,羅天提出了一個疑問。

    “你為何要編造這樣的故事?”

    從羅天這名聽眾的角度來收聽這個故事,這個故事最矛盾的地方就在于,能夠完整呈現出故事中出現過的三個人的視角,唯有編造這段所謂天命謊言之人。

    姜小云沒有回答任何問題,而是在一段低沉的笑聲當中逐漸的消失了,他邀約羅天在這個意識幻境中見面,所為的便是告訴羅天這樣一個被編造出來的故事。

    當幻境消失,羅天再度回到杜曦瑤和顧往昔身旁的時候,羅天說道。

    “我要去一趟永眠之間。”

    羅天的話讓顧往昔皺起了眉頭,她當然知道這個所在,但她卻并不知道羅天為何又打算重返那個所在。

    “能告訴我原因嗎?”

    顧往昔平靜的問道,此時一旁的杜曦瑤臉上同樣沒有任何的疑問,顯然是在羅天消失之后有一些在佛子骨塔中發生的事已經被顧往昔所告知,因而讓她此時明白最好不要說話去打擾羅天的思考。

    “一個秘密能夠被公開,這其中所牽連的必然是人為的意志和考量,而一個秘密能夠被隱藏,我想同樣也是人的心思在其中作祟,所以我打算找到人。”

    羅天的話說的很平靜,卻也很莫名,但在杜曦瑤臉上生出疑問的同時,反觀顧往昔卻并沒有任何的疑問,就好似她知道羅天要說什么一樣。

    “既然如此,我們這就出發吧。”

    顧往昔作勢便要和羅天二人結伴同行,不過很快羅天就搖了搖頭,隨后指了指他們背后的佛子骨塔,很顯然顧往昔要先去一趟天人之境,將佛子骨塔埋葬在天人之境當中,不管她是不是一男人之姿入世,也不管她修煉的眾生規則是否屬于神族規則,顧往昔都是一個人,只要是人,也唯有是人,才能進入天人之境,而非人想要進入天人之境,必然需要首先闖過那天人五衰迷陣。

    眼見羅天堅持,顧往昔也不再多說什么了,她微微點頭,知道羅天必然是另有計劃,只是觀察他的神情,分明是之前消失的時候遭遇到了一些來歷不明的變故,以至于他將要啟程的永眠之間一行并不在他最初的計劃當中。

    在離開之前,羅天猶豫了一下,又再度說道。

    “有一件事,我覺得你還是應該知道的好,師童有可能會進入鬼界,若是你遇見他,可否給予他一些不算多余的幫助?”

    羅天的話讓顧往昔一怔,細細品讀這番話,臉上隨即就浮現出了笑容,她意味深長的看了羅天一眼,好似猜到了什么,不過下一刻就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

    “我跟他之前,永遠不可能站在同一陣線,你應該很清楚這一點。”

    顧往昔的話讓羅天點點頭,他當然知道,天理的存在就是為天道釋義,但天理何其之多,連同一種事物都有著不少于兩種以上的解釋,何論人心的復雜微妙程度呢?

    即使未來人界再次遭逢外界入侵的危難,但顧往昔和師童也不會選擇并肩作戰,他們都是當世強者,同樣也是擁有大智慧之人,很清楚任何的同盟都只會是相互內耗罷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同盟是彼此間真心合作的,一旦合作的人數超過了兩個人,人心各異的特點就會一一的展現出來。

    所以,如果未來人界出現危難,師童會率領命天教抵擋,顧往昔自然也會率領歲月城抵擋,他們分屬各地,不會同盟,更不會合并為一家,即使人界當真面臨了萬劫不復之際,這樣的初衷和理念也不會更改。

    但如今,羅天私人提出的要求,要顧往昔給予師童最大限度的幫助,顧往昔并不會拒絕,并不是顧往昔給羅天面子,而是因為她所擁有的絕對中立地位,只要師童人在歲月城管轄的范圍以內,那便是她顧往昔需要一視同仁的對象。

    數年不見,匆匆一面又要離去,但羅天和顧往昔都是當世最強的釋道者,并不會將不舍的心思擺在臉上,只是轉身一個揮手,在前方的道路上各自保重。

    離開歲月城后,杜曦瑤那憋了一肚子的疑問終于有了可以發泄的機會了。

    “我說你到歲月城來到底是來干嘛的?”

    在杜曦瑤的眼中,羅天的行為不僅透著詭異,而且從常人眼中看來根本就是毫無章法,沒有邏輯,就好似他無論想做什么都是一時之想,但偏偏就杜曦瑤認識的羅天,分明是一個非常有計劃之人,但他的計劃又表現在哪里呢,難道真的是自己悟性不夠,看不透這個人么?

    “來確定一件事,顧往昔是不是有成神的可能。”

    羅天的話讓杜曦瑤一怔,原本還想要問的幾個問題這一刻都咽回到了肚子里,她原本是沒想過羅天會正面回答自己的提問,卻也同樣沒有想到羅天會給出她這樣一個答復。

    此時回想起來,當時羅天的確當著顧往昔的面提出了這個疑問,但是無論在任何人看來,這個提問都好似只是一個玩笑罷了,并不會當真,而是想要借由這個提問來尋找其他話題的切入口。

    杜曦瑤此時認真的思考了一會,這才逐漸平息了心情后說道。

    “你當真只是為了這個目的才來的歲月城,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印證這個疑問?”

    杜曦瑤這一刻發現自己一點都不懂眼前的這個人,無論是傳聞中的羅天還是鬼話口中的羅天,又或者是曾經扮演過羅天的歐陽曉,同一張面孔之下不同的人給予了杜曦瑤對這張面孔的主人截然不同的想法,但無論是誰,所表現出來的都是心思難測,他們表面上做一件事,但心里想的卻是另外的一件事,甚至于他們說出的話也極有可能根本不是在談論同一件事。

    這樣的情況即便不是在外面,在杜家也曾經出現過,大人心中的想法,嘴邊的話以及手中正在做的事從來就沒有統一過,但依照杜曦瑤的想法,如果每個人都心口如一,都神魂合一的話,那沒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

    但如今,羅天卻完全不是如此,他當真是為了一個疑問而苦心鉆研,費盡心機的去挖掘出其中所有的秘密。

    一段時間后,杜曦瑤猶豫了一下后才說道。

    “那你得出結論了嗎?”

    羅天點了點頭,而這個點頭讓杜曦瑤的心中又再度升起了一個異樣的錯覺,因為她好似覺得包含在羅天這個點頭當中的不但有那些疑問,同樣還有自己。

    是的,倘若說羅天是一個目的性如此之強的人,那么自己的存在對他而言是否也是如同那計劃當中的一環呢?

    也許是察覺到了杜曦瑤神態間的異樣,羅天淡淡的一笑,然后說道。

    “我的結論只能說服我自己,但未必就能夠解釋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你也一樣,你把我們的相遇看做是緣分也好,命運也好,甚至是有心人的指引也罷,其實都可以,但是對于我來說,無論怎么看待這份相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見到我,于是我就出現了,這樣不是很好嗎?”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天天pk10计划软件 手机 吉林11选5公式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 民生银行股票 排5走势图连线专业版 福建快3基本走图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龙虎计划软件免费版 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结果 三一重工股票行情 秒秒彩的原理 北京pk10一码独胆技巧 如何分析股票涨跌 河北快三技巧 华亿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