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橫刀問鼎 > 第七章 夢家不養閑人!(作者:洋芋片有點耙)
橫刀問鼎

《橫刀問鼎》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七章 夢家不養閑人!

    顧獨被氣憤填膺的夢心痕嚇了一大跳,呆在原地心口‘嘭嘭’直跳。看.毛.線.中.文.網看著夢心痕氣勢洶洶徑直朝外大步走去的樣子,他不自覺的倒退兩步。

    蕭劍白見狀,來到顧獨身旁,安慰了片刻,向他悄悄說了些什么,只見顧獨連連點頭朝府外跑了出去。

    隨即蕭劍白來到廳外。

    “是誰要討說法?”夢心痕對外面周元領頭的幾個人怒喝道。

    他這一聲怒喝,來的七人之中瞬間有四人泄了氣,垂下了腦袋。

    領頭的周元用滿是銳氣的言語道:“夢公子為何不給哥幾個飯吃?”

    “夢家不養閑人。”說話的并非夢心痕,而是蕭劍白。

    周元看了眼蕭劍白。不屑道:“咱哥幾個可沒閑著。”

    蕭劍白負手向前兩步,淡笑道:“你們若是不服氣,大可立刻走出夢府,適合幾位的差事外面到處都是。”

    周元瞟了眼蕭劍白,冷‘哼’一聲,看向夢心痕,道:“夢公子可是這個意思?”

    “帶上你們的行李滾蛋。”夢心痕怒喝。

    有些出乎周元的意料,因為師父也在這院中名義上替夢心痕辦事,實則是想利用夢心痕急于用人的心理享受府中資源。師父告訴自己夢心痕急于用人,加之他無暇過問族中這些事,他們便有機可乘,所以他先前才那般有恃無恐。

    可他萬萬沒想到夢心痕竟一點情面不講,完全不計后果,只得道:“既然夢公子不念舊情,哥幾個走便是。只是夢公子需給哥幾個雙倍的銀錢。哥幾個好歹也算是咱們村有頭有臉的人物,就這么招之則來,揮之則去未免也太不把哥幾個當回事了。”

    周元自恃乃場中修為最高之人,同夢心痕講著條件。

    周元身后兩個膽大之人也附和道:“對,要走可以,給雙倍銀錢。”

    蕭劍白道:“銀錢一分沒有!”

    “不給銀錢?你把哥幾個當什么人?倘若今日不給銀錢,休想哥幾個離開。”周元道。

    蕭劍白未理會周元,向夢心痕道:“去將幾位老先生請來,我倒要看看今日他們走是不走。看1毛線3中文網”蕭劍白將目光轉向周元。

    夢心痕點點頭走出院外。同時,顧獨從外面跑到蕭劍白身旁,對蕭劍白悄悄說了些什么,蕭劍白點頭看了眼院外。

    而周元則是嗤之以鼻,正如他意,將師父他老人家叫來,替自己做主。

    “奉勸幾位最好趕緊離開。”待夢心痕走后,蕭劍白對周元幾人道。

    周元冷笑一聲,竟煞有其事的坐在了院中石凳上,也不說話,只是滿臉鄙夷。

    不多時,夢心痕便將外院的三位老先生請了過來。

    蕭劍白細細打量了一番這三位五珠高手,待三人走近,蕭劍白作揖道:“煩請三位老先生將這幾位吃閑飯的趕出夢家。”說著,蕭劍白指著周元等人。

    三人中一個羊胡子老者走出,看了一眼周元,問蕭劍白:“這位公子,你且告訴老夫,他們是如何吃閑飯的?”

    蕭劍白皺了皺眉,道:“成日只知吃喝玩樂,那便是吃閑飯,夢家不養閑人。”

    羊胡子老者又看了眼周元,反問道:“如公子所說,老夫三人也是閑人了?”說著指著自己三人。

    蕭劍白沒想到老者會為周元說話,道:“老先生拿著夢夢府的錢,替外人說話不成?”

    “公子這話老夫可不愛聽了。”老者負手道:“同是為夢公子做事,何來外人之說?”

    蕭劍白聽出了幾絲老者話中之意,原本打算將周元幾人趕出夢家再來盤問這幾位老者,未曾想這幾位老者竟是同周元一類貨色。蕭劍白反倒覺得事情好辦了不少。

    既然替夢心痕鞏固族中勢力,那么便一不做,二不休,一步到位。

    蕭劍白冷笑道:“老先生拿錢,只管按吩咐辦事,何來那么多話?”

    羊胡子老者冷哼道:“這夢家,到底你是家主還是夢公子的家主?”

    夢心痕見狀,也聽出了老者話中之意,既然這般不將自己放在眼里,如今又有蕭劍白在,他堅信蕭劍白不會令他失望。便道:“何叔,他的話便是我夢心痕的話,你按吩咐辦便是。”

    夢心痕開了口,羊胡子老者消去了三分氣焰。不過正如他講給周元的話——族中無心腹的夢心痕,府中急需幾個鎮守之人。他便同樣有恃無恐。

    只見老者轉過身,負手便朝院外步去,同時道:“同在一個屋檐下,這件事恕老夫無能為力。”

    “看來老先生是不愿再為夢家做事了。”蕭劍白在老者身后冷冷道。

    “想讓老夫走?準備十倍銀錢,老夫立馬走。”老者回過頭道。

    蕭劍白斜視著老者:“今日你若是不將這幾人趕走,便立馬離開夢家,一兩銀子也沒有。我說了,夢家不養閑人。”

    “閑人?哈哈……”面對的不是夢心痕,老者一點也不擔憂得罪蕭劍白,何況就算是面對的夢心痕本人,他也無需顧及太多,他深知府中的形勢,冷哼道:“老夫便做個閑人你當如何?”

    “何叔莫要把話說得太過。”夢心痕為老者留有一絲顏面,他清楚此時撕破了臉皮對自己不利。

    老者臉色緩和了幾絲,道:“夢公子,并非老夫不識抬舉,只是這位公子未免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

    “我且問你一句,今日吩咐你做的事,你做是不做?”蕭劍白又接著道。

    “恕老夫無能為力。”老者大袖一揮,便朝院外行去。

    石凳上的周元不屑看向蕭劍白,氣焰高漲,身后的幾人同樣滿臉得意。

    而夢心痕一臉無奈,已經思索好不出五日定將這些人趕出府中。他的辦法非常簡單,用銀子。江湖上為錢賣命之人多不勝數,況且他屢試不爽。更是應了他的那句——這世間萬事,都能用銀子解決,如若不能,加價!

    蕭劍白的嘴角勾勒出一絲淡淡笑意:“老先生,倘若此時你能走出這個院,這夢家上上下下的錢財一并歸你,日后這夢家家主由你來做。”

    周元一干人像看傻子一般看著蕭劍白,夢心痕不可置信的望向蕭劍白,無比驚訝。

    羊胡子老者轉過頭,有些蠢蠢欲動,沉思片刻道:“次話當真”他堅信蕭劍白翻不起什么大風大浪。

    “當真!”蕭劍白冷笑。

    “夢公子可否承認這位公子的話。”老者又將目光移向夢心痕。

    夢心痕皺眉看向蕭劍白,他深知蕭劍白非武斷之人,只是不知他葫蘆里賣的到底什么藥?

    蕭劍白對羊胡子老者道:“我的話就是他的話,千真萬確。”

    老者還是不依不饒,詢問夢心痕:“夢公子可承認這位公子所說?”

    夢心痕又看了看蕭劍白,看到蕭劍白有恃無恐的表情,正欲開口。

    忽然,院外響起了渾厚的聲音:“廢話真多,你個老不死的腦子里裝的屎嗎?”

    屠天雄從外面來到了院中。

    原來先前蕭劍白令顧獨到雅紅院尋屠天雄去了,他斷定屠天雄要來向自己道別。果不其然,顧獨來到雅紅院找到蝶娘幾番詢問,便尋到了還在睡覺的屠天雄,想來昨夜應是忙碌了一夜。

    顧獨向屠天雄道出了前來的原因,屠天雄立刻起身同顧獨來了夢府。

    倘若屠天雄已經離開扶風城,蕭劍白便另擇它法,只是稍微困難些罷了。

    院中所有人的目光皆集中在屠天雄身上,羊胡子老者根本不知眼前之人正是東元武榜上的人物,還是他身后的一個老者驚道:“屠天雄!”

    羊胡子老者的臉色這才變得極其難看,周元一干人同樣臉色巨變。

    屠天雄來到院中也不多話,只見他一把抓住羊胡子老者的胸膛,毫不費力的將老者提離地面:“你個憨貨,還真是沒腦子,這夢家上上下下的錢財豈是你能覬覦的。”

    話未說完,屠天雄狠狠一把已將羊胡子老者摔在地上,羊胡子老者只覺渾身松軟,骨頭像已散了架,一口腥紅的鮮血脫口而出。

    這還未完,屠天雄緊捏鋼筋鐵拳,徑直朝老者的臉上襲去,一股強勁無匹的拳風率先襲上羊胡子老者面門。

    “老屠,且慢。”蕭劍白急忙制止住屠天雄。

    羊胡子老者已閉眼昏厥過去,屠天雄的拳頭離他面門只幾寸之遙,若非蕭劍白及時制止,此時的羊胡子老者已一命嗚呼。

    屠天雄收回拳頭:“就這點本事還這般囂張,不知好歹。”。

    蕭劍白不禁感嘆,五珠修為同七珠修為真是天壤之別。

    周元一干人同另外兩位老者見勢不妙,拖著羊胡子老者便慌亂跑出了院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捕鱼达人是腾讯游戏吗 有没有好股票推荐 股票开户流程步骤 黑龙江快乐十分群 广西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浪潮软件股票分析 北京快乐8选5中5概率 疫情期间村主任赌博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福建快3遗漏一定牛 两人炸金花技巧规律 山西中国体育彩票11选5 吉林快三计划图走势图 哪个炒股软件好用 北京今天的十一选五 福彩6十1中奖对照表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